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辣文肉文 > 火影之煉金術師 > 章節目錄 036 貧民窟里的煉金術師

章節目錄 036 貧民窟里的煉金術師

作者:楓夜弄弦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忍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猿飛日斬翻了個白眼,將手中的信函揉成了一團,丟到了垃圾簍了,隨后一想似乎有些不合適,于是又跑到垃圾簍里,把揉成一團的信函翻了出來。龍騰

    隨后劃了根火柴,將這張已經變得皺巴巴的信函點燃。

    這個消息,知道的人還是越少越好啊。

    不管是被人察覺后借題發揮,誣蔑喪助背叛了木葉成了叛忍,亦或是以此為由針對佐藤家,繼續削弱佐藤家的實力,對猿飛日斬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尤其是在歷帶回來了那套奇怪的戰甲后——根據歷上交給自己的說明上,這套戰甲竟然能讓忍者發揮出遠超其能力水平的實力!

    看著火苗一點一點地將信函吞噬,燒成一片灰燼,猿飛日斬想到喪助留的那句‘忍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后,一陣無語,心道喪助這小子別的不學好,就添亂的功夫越學越好。

    若是木葉忍者村要評一個搞事王選舉,喪助肯定能排到第二。

    至于搞事王的第一位...自然便是身為九尾人柱力的漩渦玖辛奈了。

    想到玖辛奈的事情,猿飛便覺得一個頭兩個大,喪助之前還在木葉的時候還好,有個人能管一下她,她也不敢做出什么太過出格的事情,即便搞事也在可控制的范圍之內。

    但自從喪助被他們安排到妙木山避難后,沒有小男朋友在身邊的玖辛奈像是被打開了什么奇怪的開關一樣,開始瘋狂搞事。

    若是說先前的玖辛奈的搞事行為還是在可控制范圍內,現在的玖辛奈的搞事行為,近似于在那條標準線上跳舞——你如果是說她沒超過界限,但她搞的事情實在有點過分,但若是說超過界限了要進行懲罰,那又有點過了,因為她搞的事情也不是那么難以接受。

    “要不是蛤蟆們不愿意讓玖辛奈簽下通靈契約,我早就將這個小魔女送到妙木山讓她跟著喪助一起了。”猿飛日斬有些憤懣地自言自語著,同時從柜子里拿出了他的煙管。

    “也不對,要是玖辛奈跟著喪助去妙木山了,現在多半被喪助帶著‘忍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了。”

    點起了煙管后,猿飛日斬湊到嘴邊,美美的吸了一口——

    隨后火影辦公室內爆發出了猿飛日斬的悲鳴之聲。

    “誰往我的煙管里放的芥末粉!!!!!”

    ***************************************

    呱。

    汪。

    青白花紋相間的蛤蟆雪瞪大了雙眼。

    渾身皮毛都是黑色的小奶狗媚眼如絲。

    這兩只動物互相看著對方,看起來似乎是在慪氣的樣子。

    而一旁的喪助背著小包裹,正在朝深作以及志間這對蛤蟆夫婦道別。

    “小喪助,真的不多呆一段時間嗎?”相處了這么些日子,即便是嘴巴不饒人的志間也是對喪助有了些感情,照顧喪助的這段日子,讓她找回了當初照顧自家孩子時的感覺,因而她對喪助的離去感覺分外不舍。

    “是啊,喪助,多留一段時間吧。”一旁的深作也是出言挽留道:“小自來也那邊給我們說的是你要留在妙木山一年,然后直接返回木葉,你現在這樣直接離開妙木山出去,恐怕有些不妥呢。”

    喪助笑著搖著頭,委婉道:“呆一年也只是木葉那邊的安排而已,我活生生的一個人,怎么能被他們限制死呢?”

    “再說了,一直以來,我都沒有什么機會到外面走走,我覺得現在也是時候了,到外面的世界看看,看看外面的世界,與木葉,究竟有什么不一樣。”

    “那你自己多保重了。”深作和志間兩夫婦見喪助去意已決,也沒有多做挽留,這對蛤蟆夫婦轉而將目光投向了一旁的蛤蟆雪。

    “蛤蟆雪,你真的想跟喪助一起出門嗎?”

    蛤蟆雪放棄了跟小奶狗的對視,扭頭蹦跶到了喪助的頭上,一臉得意的神情,“當然,我也到了出門游歷的年紀了,再說了,喪助一個人出門太危險了,我得照顧一下他。”

    深作無可奈何地笑道:“這小子,仙術修行稍微有了些成果,尾巴都要翹上天了。”

    “我們蛤蟆可沒有尾巴,尾巴早就在進化的時候去掉了。”蛤蟆雪義正言辭地反駁道,“你要說尾巴,那邊那條很惡心的,會拋媚眼的母狗才是真的,尾巴翹上天了。”

    蛤蟆雪一旁的小母狗,自然便是喪助的人造人,作為七罪之一的露希爾了。

    “尾巴怎么了?尾巴得罪你了?”露希爾很人性化地撇了撇嘴,“我就是高興能跟我親愛的主人一起出門。”

    ——特別是阿爾岡斯那只臭貓不在,我更高興了。

    “好了,老大,大姐頭,我就先走了,以后有機會再來妙木山拜訪你們兩位。”喪助恭敬地向這對蛤蟆仙人夫婦鞠了個躬,然后轉身朝山腳走去。

    兩位蛤蟆仙人也不矯情,待到喪助從他們的視線中離去后,便轉身回去了。

    而在喪助那邊...

    喪助:蛤蟆雪,你能不能從我頭上下來?

    蛤蟆雪:為什么?這個位置挺舒服的。

    露希爾:因為那個位置要歸我了,你給本小姐下來!

    兩只小動物就喪助的頭頂位置展開了一場激烈的戰斗。

    喪助:夠了,都給我下來,你們兩個都不準趴在我的頭頂上,尤其是露希爾,你可是狗,哪里有狗趴在主人頭頂上的?

    露希爾一陣委屈,而蛤蟆雪一臉得意。

    喪助:你也是,蛤蟆雪,你也不要趴在我頭頂上了。

    蛤蟆雪:為什么?我的體型比那條母狗要輕多了,并不會對你的頭頂以及發際線產生困擾。

    喪助:體型上是不會,但是你一趴到我頭頂,我就感覺似乎有什么重要的東西不斷地逝去。

    蛤蟆雪&露希爾:.......

    一番協商后,蛤蟆雪沒有趴到喪助的頭頂,轉而站到了喪助的肩膀上了,而小母狗露希爾也得到了相同的待遇,得以趴在喪助另外一邊的肩膀上。

    “那么我們按原計劃行動嗎?”蛤蟆雪一臉期待地問道。

    “當然。”喪助樂呵著,“難得有你這個活地圖在,機會難得,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下一站,按原計劃,我們先到龍地洞,幫你出口氣!”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福彩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