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辣文肉文 > 火影之煉金術師 > 章節目錄 016 再會真理之門(求訂閱)

章節目錄 016 再會真理之門(求訂閱)

作者:楓夜弄弦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罪孽不可能被減輕和消除嗎...”

    大蛇丸點了點頭,轉身準備離開房間,而在他的腳步即將踏出房間之時,他回過頭來,向喪助說了這么一句話。更多

    “科學進步的路上,需要有這種觸犯禁忌的人,我不會悔恨自己做的事情。”

    “即便有朝一日會跟歷一樣自食惡果。”

    砰。

    大蛇丸順手把門帶上了,房間里,只剩下表情呆滯的歷以及一臉若有所思的喪助。

    大蛇丸的話中弦外之意,喪助聽明白了,他只能默默地嘆了口氣,然后轉頭繼續檢查煉成陣。

    大蛇丸會有這樣的想法喪助一點也不覺得意外,雖然大蛇丸是個忍者,但他的骨子里卻是一個科學至上的科研人員,他堅信科學的力量。

    他的想法也代表了很多科研人員的觀點,他們都認為,若是想要推動科研技術進步,犧牲是必不可免的。

    沒有那些徇道的先驅者們,就無法開辟出新的道路。

    喪助之前也是這樣的想法,他先前想要推廣煉金術,何嘗不是想讓科學的光芒布撒忍界,讓愚昧無知的人們能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看待問題,看待世界呢?

    道理喪助都明天,就是感情上沒有辦法接受。

    他可以接受自己去推動進步,讓自己為推動科學進步作出犧牲,但是沒有辦法接受自己身邊的人,成為了推動科學進步的殉道者,成為推動進步的犧牲品。

    趴在喪助頭頂的阿爾岡斯跳了下來,蹦到了躺倒在地上,目光呆滯一言不發的歷面前,伸出了它的小肉掌按了按歷的臉,可愛的小奶貓雙瞳之中閃過了一絲疑惑。

    “爸爸,歷姐姐怎么了?”房間內沒有其他人,阿爾岡斯直接開口問道,“目光呆滯,神經反射慢半拍,怎么感覺是靈魂出了問題?”

    一旁的斑點小狗兒也湊了上來,用力的嗅了嗅歷身上的味道,原本笑著感覺分外傻白甜的狗臉頓時變成了一張苦瓜臉。

    “露希爾,怎么了?”阿爾岡斯注意到了色之欲的表情變化,心想身為七罪之一的色之欲,應該也發現了什么。

    “好臭。”某作者終于想起還沒給色之欲起名于是現在才起了個名字的某斑點小狗兒開口說道:“不知道幾天沒洗澡了,身上一股子臭味。”

    “......”對你抱有什么期望的我真是蠢透了。

    “你們兩個別鬧了,安靜會。”

    檢查完煉成陣的喪助開口制止了阿爾岡斯與露希爾即將展開的爭吵,他敲了敲地板,語氣有幾分不滿,“我讓玖辛奈把你們帶來可不是聽你們吵架的。”

    “有什么事,爸爸請吩咐。”阿爾岡斯一臉正色的蹲坐在地板上。

    “爸爸你說什么我都答應你喲。”露希爾朝喪助拋了個媚眼,然而此時的她身軀變成了斑點狗,拋媚眼這個行為沒有半分誘惑不說,還讓人覺得莫名的好笑。

    “我可能要借你們的身體用一用。”

    露希爾雙眼冒光,“爸爸你終于想通了,要讓露希爾伺候你了嗎?我看看,這里有蠢貓大姐,人偶歷,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四人大戰嗎!我好性奮啊我感覺我全身都在發燙,不行了我要變成人類形態先...”

    意識到露希爾的發言越來越危險的阿爾岡斯舉起了它的小肉掌,層層的黑影在一瞬間包裹住了它的拳頭,然后重重地一拳敲向了滿地打滾處于性奮之中的斑點狗。

    “閉嘴,你這條蠢母狗。”阿爾岡斯語氣不善,“爸爸說要借我們的身體用一用,不是你想的那個用...吧?”

    喪助汗顏,這個疑問句的結尾是怎么回事?阿爾岡斯你的眼神怎么也開始閃爍了,你是不是也跟露希爾一樣想多了些什么?

    為了杜絕自家的兩個孩子腦補越來越多,喪助決定簡單易懂地說一下自己的打算,“我說的借用,指的是你們身體里的賢者之石。”

    鬧騰的小貓一狗也終于消停了會,認真地聽喪助訴說他的想法了。

    “雖然我對人體煉成沒有什么研究,但靈魂方面的研究,我還是有些見地的。”喪助緩緩說道,“大蛇丸說,歷現在的軀體只是空殼,靈魂被煉成陣反噬了,但在我看來,歷這個只是靈魂部分缺失而已。”

    “擋不住啊!快想想辦法!”阿爾岡斯竭盡全力調動出了所有的影子,組成了巨型的影子護盾試圖擋下那由黑色手掌組成的浪潮,然而那黑色手掌豈是那么輕易就能擋住的東西,只不過一次的沖擊,影子護盾上就被撞出了無數的裂縫。

    “我能有什么辦法?”黑直長少女露希爾沒好氣地叫道:“我的能力是無所不在的風,在這個空氣不對流的地方能制造出風刃就算不錯了,即便我能制造出風墻,也會跟你的影盾一樣,擋不了幾下。”

    “讓你身體里面的那個小賤貨想辦法!”

    露希爾神色不滿,對于這個軀體中存在的著的另外一個靈魂,那個與自己敵對的,作為七美德的米爾提,露希爾異常厭惡,若是能選擇,打死她都不會讓米爾提出來。

    然而這個時候,沒有選擇了,露希爾貝齒緊咬紅唇,決定喚醒那米爾提。

    淡淡的白光籠罩著了黑直長少女,轉瞬之間,黑色短裙變成了白色長裙,原本表情輕浮的露希爾表情不再輕浮,現在的她,臉上唯有堅毅二字。

    米爾提出來后,沒有多說什么,纖纖玉手微舉,一個圓形的螺旋光盾從她面前展開,光線自那螺旋形的光盾之中綻放開來,耀眼柔和的白光組成白色的浪潮,狠狠地擊向那黑色手掌組成的黑色浪潮。

    也順帶擊碎了阿爾岡斯所呼喚出來的影盾,阿爾岡斯看向米爾提的臉色不善,但這個時候,她也計較不了那么多,她直接散去了影鎧,準備直接以肉身對那黑色手掌進行攻擊。

    但此時的黑色手掌似乎很懼怕米爾提的光之潮一般,在光之潮的沖擊之下連連敗退,米爾提的光之潮,竟然將那黑色手掌壓回到了巨目之中,無法再向外蔓延半分。

    “光之賤貨,干得不錯。”阿爾岡斯哼了一聲,然后轉頭看向了喪助,這一看,差點將她嚇得魂飛魄散。

    蹲站在她以及米爾提伸手的喪助,只剩一半不到了!

    數根細小的,只有絲線大小的黑色手掌從喪助的身后、煉成陣的邊緣之處伸出,纏向了喪助,而那手掌纏繞之下,喪助的身體有如拼圖一半碎裂分解。

    “米爾提!”阿爾岡斯怒吼著,正在盡全力壓制巨目的米爾提這才意識到,那巨目居然玩陰的。

    被發現后的黑色手掌猛然變大,一掌之下,喪助直接被捏成了零星碎片,徹底消失不見了。

    面對阿爾岡斯與米爾提的憤怒以及悲傷的怒吼聲,那巨目嘲弄地看了眼前的一貓一人一眼,然后緩緩地閉上了眼。

    紫黑色的光芒消失不見。

    煉成陣中央的歷消失不見。

    喪助...消失不見。

    ****************************

    如夢魘一般的漆黑。

    無法看到眼前的景象。

    無法聽到耳邊的聲音。

    無法聞到鼻間的氣味。

    無法感覺到自己的身體。

    甚至無法感知到...自己的存在。

    我真的存在嗎?

    我是誰?

    未等他開始思索這個問題,那有如夢魘一般的漆黑如摔落到地面的玻璃制品一般瞬間破裂。

    取而代之的,是無窮無盡的光明。

    伴隨著五感以及記憶的恢復,喪助睜開了雙眼。

    是他倍感熟悉的,那一望無邊的雪白。

    那夢見過無數次的漆黑大門。

    以及在漆黑大門前蹲坐著的,怎么看怎么感覺慵懶的雪白人形。

    “喲。”雪白人形揚了揚手,朝喪助打了個招呼。

    “喲。”喪助學著那雪白人形,揚了揚手,朝它打了個招呼。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福彩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