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辣文肉文 > 火影之煉金術師 > 章節目錄 003 先上車后補票

章節目錄 003 先上車后補票

作者:楓夜弄弦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秘境?”

    喪助一怔,“那是什么東西?我怎么聽都沒聽過?”

    鹿久笑了一聲,“我還以為你會知道這個呢,沒想到你沒聽過。龍騰 ”

    喪助也樂了,“我怎么會知道,這不是你們三家的秘密么?”

    一旁的山中亥一搖著頭接過了話柄,“秘境可不是我們三家獨有的秘密,佐藤家也有秘境的存在。”

    聽到山中亥一這話后,喪助有些懵了,佐藤家也有秘境?我這個佐藤家的族長怎么不知道呢?

    “更具體的事情可能你要回去翻翻佐藤家的資料,或者去問問火影大人了。”鹿久不愿意在這個話題上多聊太多,很快結束了這個話題,他喝了一口水,看向在座的眾人,“今天約大家出來吃飯,最主要的目的是想問問大家,對秘境有沒有興趣。”

    “由奈良、山中、秋道三家共同把持著的‘毒風秘境’。”

    在座的眾人面面相覷,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秘境究竟是做什么的,突然被邀請探索秘境,心里都感覺非常沒譜。

    “毒風?”水門重復著這個詞,“是風屬性查克拉的秘境?”

    “看來水門同學對秘境有所了解。”鹿久有些意外地看了眼水門,在座的眾人里,若是說繩樹聽說過秘境,喪助聽說過秘境,甚至爪聽說過秘境,他都不會覺得意外,唯獨出身于平民家族的水門,這個最不可能聽說過秘境的人,居然聽說過秘境,這就讓他感覺有些奇怪了。

    “湊巧聽老師提過而已。”水門微微一笑,鹿久也隨之釋然了,畢竟水門的老師是自來也,若是自來也告訴水門的,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毒風秘境探索難度不高,我們三家這一代的年輕人里,現在只有我、亥一以及丁座是符合條件進入秘境的。”鹿久說道,“所以家族的長輩們希望我們能找幾個相處得比較好的同伴一同進入秘境之中磨練。”

    “我想了很久,同屆的同伴之中,也只有你們幾個跟我們比較熟,所以我想邀請你們一起進入‘毒風秘境’進行磨練。”

    鹿久一番話后,在座的其他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既然鹿久邀請到了,那我自然沒有不答應的理由了。”

    首先開口的是波風水門,他看著在座的眾人笑了笑,道:“對忍者們來說,秘境是一個非常有效的修行手段,尤其這個是‘毒風秘境’,查克拉性質變化是風屬性的忍者在里面修行更是會事倍功半,我第一個答應了。”

    “雖然不是很懂,不過我也去吧。”犬冢爪笑嘻嘻地應了聲。

    繩樹搖了搖頭,“我的查克拉性質變化之中不包含‘風’的性質變化,抱歉,我應該不去了。”

    玖辛奈沒有表態,她看向了身旁的喪助,喪助沉吟了一會,開口問道:“能給我時間考慮下嗎?我想去問問火影大人秘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鹿久嗯了一聲,“問問吧,畢竟佐藤家也是有著自己的秘境的,若我沒記錯,佐藤家的秘境,似乎是火屬性的秘境。”

    喪助點了點頭,把這件事情記了下來。

    談完正事后,眾人又閑聊了一會,湊巧碰到了自來也、綱手以及大蛇丸三人前來烤肉店,喪助、繩樹、玖辛奈以及水門又被這三人拉了過去他們桌做陪,折騰了快一個多小時后,這場聚會才算徹底畫上了句號。

    佐藤家。

    佐藤喪助房間。

    “呼,呼...累死了。”

    玖辛奈把攙扶著的喪助一把‘摔’到床上,然后也順勢坐在了床上,不住地喘氣。

    此時的喪助臉色通紅,被玖辛奈這般用力‘摔’到床上后似乎磕到哪了,微微皺了皺眉頭,但還是沒有醒過來。

    看著床上的昏睡著的喪助,玖辛奈嘆了口氣,走到了房門口,正好碰到了端著熱水和毛巾的歷。

    “辛苦你了,師娘。”歷嘻嘻一笑,“如果不是您將師父扶回來,估計師父今晚得睡大街了。”

    “那是正好碰到我在場了。”玖辛奈紅著臉沒好氣地說道:“這家伙也不知道哪里來的膽子,綱手姐和自來也不就隨口一提而已,他還真的敢跟他們喝酒,還非得要逞能。”

    “還好,喪助這家伙雖然酒量不好,但酒品還行,沒耍酒瘋,不然我可不管他了。”

    歷笑著沒有應話,她知道玖辛奈也就說說而已,身為自家師父的女朋友,哪能不管師父呢。

    “也不早了,歷姐去休息吧。”玖辛奈從歷手上接過了熱水和毛巾,“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吧。”

    “那就辛苦師娘了。”歷也沒有推脫,笑嘻嘻地轉身回去休息了。

    玖辛奈端著熱水和毛巾走到了床邊,床上躺著的喪助似乎酒氣散了些許,臉也沒那么紅了。

    玖辛奈把毛巾浸了浸熱水,擰干水后輕柔地給喪助擦了擦臉。

    不知道是感覺到了熱毛巾的溫度還是玖辛奈輕柔的小手,原先因為酒醉而皺成一團的臉也稍稍舒松了些許。

    “你這家伙,是不是醒了?”玖辛奈瞧到喪助眼皮抖了抖,心想喪助的酒應該醒了不少了,就把熱毛巾直接甩到了喪助的臉上。

    “...熱。”

    半響后,被熱毛巾蓋著臉的喪助含糊不清地說道。

    “還知道熱呢。”玖辛奈拿開了毛巾,在熱水里搓了搓,擰干水后放到了喪助的額頭上,“我們還沒成年呢,就敢學人喝酒了,下次不要管自來也和綱手姐怎么勸你,怎么激你,都不要喝了,知道嗎?”

    “...下次再說。”

    玖辛奈撅起了嘴,“還下次,下次我可不照顧你了。”

    “別啊,你不是我老婆嗎?”

    喪助似乎被玖辛奈這句話刺激到了,酒醒了不少,伸手一把,坐在床邊的玖辛奈措不及防,喪助這一拉直接導致玖辛奈重心不穩——換句簡單的話說,就是直接拉倒,撲到了喪助的懷里了。

    讓玖辛奈感覺又羞又氣的是,喪助這家伙把她拉倒后,雙手直接環抱住了她,而且力度還不小,她不用力根本掙脫不開喪助。

    玖辛奈也知道喪助多半是酒還沒徹底醒過來,力度也掌握不好,若是自己真的用力掙脫他,指不準會傷了喪助。

    所以玖辛奈很少有地任由喪助抱著,沒有掙扎,伏在喪助的胸膛上,臉色微紅的聽著喪助的心跳聲。

    然而下一刻,她的臉快速從微紅變成了通紅,比喝醉酒的喪助還要紅上幾分。

    “你這家伙...你手放哪呢?”玖辛奈的聲音七分羞澀,三分不滿。

    “嗯...”喪助嗯了一聲,半醉半醒的他并沒有意識到自己胡來的左手放到了什么位置上了,而在他那胡來的左手的引導下,胡來的右手也緊隨其后閃亮登上。

    玖辛奈的小臉更紅了,她有心要掙脫喪助,但因為胡來‘兩兄弟’的緣故,她身子逐漸酥軟,趴在喪助胸膛上的她感覺快要被融化了一般,哪還有氣力掙脫呢。

    此時的玖辛奈突然想起了前些天自來也給她說的話。

    ...

    “要抓住一個男人的心,除了抓住男人的胃外,還有一個簡單有效的方法,那就是綁死他。”自來也侃侃奇談道。

    “自來也老師,怎么樣才能綁死一個男人啊?”

    自來也的臉上露出了叫人看不懂的笑容,“那當然是,先上車,后補票了。”

    “這個方法,不管男人還是女人都可以用哦。”

    ...

    “難道...這就是先上車,后補票?”

    < ();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福彩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