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辣文肉文 > 火影之煉金術師 > 章節目錄 046 犧牲

章節目錄 046 犧牲

作者:楓夜弄弦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宇智波一族駐地。龍騰網

    駐地內一片肅靜。

    在宇智波一族駐地內的訓練場中,黑壓壓一片的都是木葉警備部隊的人。

    而在眾人面前,一個年約四十多歲,看上去一副兇相的中年人,雙手背在身后,不斷地來回踱步,似在思索著什么,又像在等著什么。

    此人名為宇智波侍郎,木葉警備部隊的隊長。

    站著等的時間有點久了,下面的宇智波一族成員也難免覺得無聊,慢慢開始低聲討論了起來。

    “隊長今天召集我們過來是要干什么?”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頭緒?”

    “可能是為了之前宇智波熊...不對,應該是血之池,血之池熊也那幾人的事情吧?”

    “我們宇智波明明也是受害者,為什么村子上面還打算懲罰我們?不單削減了木葉警備部隊明年的預算,還要我們交出跟血之池一族有勾結的人。”

    “話說,勾結血之池一族的人,不就是上面的幾個長老嗎?當初不顧族內反對,硬是要吸納血之池一族進來宇智波的不就是他們嗎?”

    “還不是貪圖血之池一族的血繼限界,想吸納進來以后跟族內的人結婚生育下一代,我們明明已經有寫輪眼了,還貪圖別人的血龍眼做什么?”

    “肅靜!”

    宇智波侍郎看著下面討論聲越來越大的族人,也是臉色陰沉,一聲怒喝后,現場氣氛再次恢復到了最初的肅靜。

    “一班子蠢貨!”

    看著下面鴉雀無聲的族人們,宇智波侍郎的臉陰沉得仿佛要滴下水一般,若不是因為這群蠢貨越來越不像話,族內的長老們怎么會想要吸納新鮮血液到宇智波一族中呢?

    雖然當時自己竭力反對吸納血之池一族的人到宇智波一族中,然而自己勢單力薄,即便掌管著宇智波一族的木葉警備部隊,也沒法勸服族長以及族內長老改變心意,從而導致血之池一族事件的發生。

    “侍郎,辛苦你了。”

    一個大約五十來歲的中年人,頭發黑白參半的男人從屋內走了出來,他拍了拍宇智波侍郎的肩膀,然后徑直朝木葉警備部隊的一眾族人走了過去。

    來人正是宇智波一族的現任族長,宇智波井。

    “族長大人好!”警備部隊的一眾族人瞧見族長來了,紛紛大聲問好。

    “嗯,宇智波一族的精英們,大家好。”宇智波井朝大家擺了擺手,示意安靜.

    等到族人們都安靜下來了,他深吸了一口氣,擠出了一副笑臉。

    “今天召集大家來呢,有兩件事情。”

    “第一,是我想看一看,我們宇智波一族的精英們,精神狀態怎么樣。”宇智波井雙眼掃視眾人,不怒而威。

    “看看你們是否勤于修煉,是否還能被稱為,我們宇智波一族的精英,我們一族的驕傲。”

    聽到這里,在場的所有宇智波一族成員無一不挺直了腰板,昂首挺立,一臉傲嬌的樣子。

    看到在場的眾人精神抖擻的模樣,宇智波井滿意地點了點頭,然而一旁的宇智波侍郎,卻看出了宇智波井眼神之中一絲憂傷。

    “第二,是我有事要宣布。”

    “木葉警備部隊,第三班,宇智波千葉,宇智波隆也...以上,全員出列。”

    被宇智波井念到名字的一眾宇智波族人感覺有些不妙,然而宇智波井身為族長,多年積威之下,他們還是乖乖聽從站了出來。

    “你們有人想給我解釋一下嗎?”宇智波井看向出列的這十來名宇智波一族的組員,語氣極為失望。

    “從木葉30年春開始,你們濫用職權,放了多少走私商販進村?”

    “不認真履行自己職務,將職務交托給血之池一族的外人,導致敵國的間諜、叛忍,甚至連不入流的雇用忍者都混進了木葉,在我們的家園中撒野,你們知道嗎?”

    宇智波井語氣嚴厲,繼續怒斥道:“因為你們的玩忽職守,木葉中有多少無辜的人因此斷送性命?”

    “你們不配再叫宇智波了,宇智波一族,容不下你們。”

    “此外,我,宇智波井,在此宣布辭去宇智波族長一職,下一任族長,在長老團商量出結果前,暫時交由宇智波侍郎代理。”

    宇智波井宣布完后,轉過身,不顧一片嘩然的族人們,直接離去了。

    交代完這些事情后,他只剩最后一件事情要做了。

    ------------------------------------

    “所以你快坦白交代了,你到底是從哪里獲得的情報?”

    火影辦公室里,綱手手拿皮鞭,一臉奸笑地看向被五花大綁在椅子上動彈不得的喪助,而站在喪助身旁的,則是面無表情的大蛇丸以及笑的極其蕩漾的自來也。

    喪助別過頭去,并不想搭理綱手。

    “綱手,我只是叫你去把喪助帶過來而已,你怎么直接把他綁過來了?”猿飛日斬一臉糾結地捂著額頭,“他好歹也是佐藤一族的族長啊。”

    “有什么問題嗎?”綱手瞥了猿飛日斬一眼。

    “火影的胡子我都揪過。”猿飛日斬下意識捂住了自己的胡子。

    “火影的弟子也被我打成重傷過。”笑的極其蕩漾的自來也表情突然僵硬了起來。

    “所以我多綁一個佐藤一族的族長,算得了什么?”綱手嘿嘿一笑,手搭到了喪助的雙肩上,“我說的對吧,小喪助。”

    喪助翻了白眼,表示自己無話可說。

    “好了,胡鬧到此為止了。”猿飛無奈地嘆了口氣,“喪助,接下來的事情,我希望你能坦白告訴我。”

    “在這里的都是值得信任的人,所以你可以放心將所有事情都說出來。”

    “關于大名要被暗殺,以及血之池一族即將在村子里引發騷亂的情報,你是從哪得知的?”

    猿飛日斬話音落下,原本還顯得有些嘈雜的火影辦公室頓時安靜了下來,在場的所有人目光都聚集在喪助身上,等待著喪助的回答。

    眾人的目光如芒刺在喪助的背上一般,原本還想嬉皮笑臉蒙混過去的喪助臉上笑容也不由得變得僵硬了起來。

    所幸,喪助早就料到了,會有這么一天。

    “你們覺得呢?”喪助歪著腦袋,裝作漫不經心地看向場內眾人,“你們覺得我一個連忍者學校都沒有畢業的忍校學員,能有什么途徑獲得這種情報?”

    未等眾人進行猜測,喪助自問自答:“我撿到的。”

    “蛤?”在場四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撿到的?

    “上周我剛結束完特訓,回家的路上撿到的。”

    在場的幾人面面相覷,什么時候這種機密情報也可以滿大街撿了?又不是撿肥皂。

    “我沒騙你們,真的是撿到的。”喪助一臉無辜的表情,“那個卷軸說,切磋賽期間會有人暗殺大名,同時在村子里引發爆炸,正是因為這樣,我才會在切磋賽上叫上朋友們一起行動。”

    “為什么要隱瞞情報不上交?”猿飛日斬皺起了眉頭,心里還是沒有信服喪助的這個解釋。

    若是其他事情,猿飛日斬興許就睜只眼閉只眼過去了,但這件事情實在太過重要了,他必須得到一個滿意的解釋。

    “在我看完那個情報卷軸后,情報卷軸就自燃了,直接燒沒了。”

    喪助聳了聳肩,無可奈何道:“我若告訴你們,大名要被暗殺,村子要被人炸,有人會信我?”

    “別說你們不信,我自己都不信。”

    “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我說出這些話,你們只會當我是胡說八道,最后結果還不是一樣嗎?”

    “不,我會試著相信你。”

    猿飛日斬嘆了口氣,走上前去,給喪助解開了身上的繩索。

    “喪助,還記得我之前說過的話嗎?”猿飛日斬雙手按在喪助的肩膀上,有如父輩一般,“我是你父親的生死之交,不是什么外人。”

    “只要是你說的話,我都會試著去相信。”

    “小喪助,多相信一下身邊的人。”自來也一臉感慨地看向自己身旁的兩位好友,“身邊會相信你的,不單只有好朋友,也會有你的師長以及長輩。”

    “雖然你的做法很理智,但我還是有所懷疑,你是怎么判斷出情報真實性的?”大蛇丸并沒有被場內莫名帶動起來的情緒所影響,他漠然地看著喪助,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沒有判斷。”喪助一臉真誠地看向大蛇丸,“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火影大人!大事不好了!”

    辦公室大門被推開,負責情報工作的櫻井慌里慌張地闖了進來。

    “冷靜點,有事慢慢說,不要慌里慌張的。”猿飛日斬有些意外,平日從來沒見過負責情報的櫻井會慌亂成這樣。

    “宇智波一族的族長,宇智波井,留下遺書后謝罪自殺了!”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福彩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