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辣文肉文 > 火影之煉金術師 > 章節目錄 014 時雨之斷

章節目錄 014 時雨之斷

作者:楓夜弄弦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叮!

    主線任務g:在一個月內鍛造30把‘時雨’仿制品,任務完成獎勵煉金術增幅器銀懷表一個,同時開啟‘煉金工房’任務,任務失敗則抹殺,當前完成仿制品‘時雨’35/30,任務剩余天數14/30

    系統檢測宿主已完成主線任務g,是否提交任務?

    隨著最后一把武器的淬火打磨完成,連續主線任務g也終于完成了,喪助看著擺放整齊的三十把仿制‘時雨’,自豪感油然而生。更多

    仿制的‘時雨’外表與正品的‘時雨’并沒有什么明顯的區別,但重量比正品的時雨輕了將近四分之一。

    重量雖然減輕了,但是刀身的強度并沒有下降,相反,因為煉金術去除了無用雜質的緣故,仿制‘時雨’的強度遠比正品‘時雨’高,喪助可以打包票,他所鍛造出來的‘時雨’,絕對耐用。

    “系統,我能稍后自己提交任務嗎?”喪助想了想,并不想這么快提交任務。

    “可以,宿主若想提交任務,請自行打開任務欄選擇提交按鈕。”

    得到了系統的答復后,喪助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即轉身看向桌子上,自己所鍛造的另外五把武器。

    “雖然鍛造的這五把武器并不是忍刀,但是系統也依舊將它們算入到‘時雨’的范疇之內了,也就是說我的猜測是正確的,就算不鍛造忍刀,但被我命名為‘時雨’的武器,也能算是‘時雨’。”

    若是此時鍛造房內有其他人,肯定會被喪助的這五把‘武器’所嚇一跳。

    因為五把武器,都不是現在忍界主流使用的刀劍,而是冷門兵器。

    最左邊為首的是一只棕灰色的鋼手套,緊挨著的是一根長達兩米的黑色精鋼索,一個巨大的折扇,一根一米長的長針以及兩把成套的手刀。

    咚!

    咚!

    咚!

    敲門聲一聲比一聲重,而門外敲門的,正是猿飛日斬以及志村團藏。

    “不知道兩位大人突然登門拜訪,所為何事呢?”

    榻榻米上,喪助給猿飛以及團藏各倒了杯茶水后問道,從進門開始,猿飛日斬以及志村團藏的表現就有點怪怪的,似乎是在找什么似的。

    “那個...喪助。”猿飛日斬拿起了茶杯,小抿了一口,“對于你之前鍛造的那把‘蒼龍’,團藏有些疑問想要問你。”

    “我鍛造的‘蒼龍’?”喪助一愣,沒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那么我就開門見山地說了。”團藏接過話語,神情嚴峻,問道:“那把仿造的‘蒼龍’,是誰幫你鍛造的?佐藤家中,是不是還有其他人在?”

    “佐藤家現在除了我還有誰?”喪助感覺團藏來者不善,態度也強硬了起來。

    “那你能否說明下,為什么仿造‘蒼龍’的劍身上,沒有使用‘千錘百煉’?”團藏冷笑了起來,“而且你所仿造的‘蒼龍’,劍柄與劍身是一體的,根本不是佐藤家的鍛造術所能鍛造出來的。”

    “真不愧是團藏大人。”喪助啪啪啪地鼓起了掌來,“連火影大人這個‘蒼龍’的鍛造者都未能發現的問題,你都能發現了,看來團藏大人對鍛造一途頗有研究。”

    “哼。”

    團藏對于喪助拍的這個馬屁嗤之以鼻,在他看來,這不過是喪助想要轉移話題的手段而已。

    “這也就是為什么,我所鍛造出的這把‘蒼龍’是仿制品,而不是真品。”喪助悠悠然地說道:“仿制品與真品之間有區別,鍛造手法不同有什么好奇怪的?”

    團藏頓時語塞,確實是這樣,仿制品之所以被稱為仿制品,自然是因為仿品跟真品有差別。

    “佐藤家的神劍‘蒼龍’,是我的父親佐藤時貞以及他的好友們一同嘔心瀝血鍛造出來的神器,我不過是接觸鍛造才幾年的小學徒,當然沒有能力照搬他們的鍛造工序以及鍛造手法了。

    “所以在鍛造仿制‘蒼龍’的時候,我用了我自己的方法。”

    “自己的方法?”團藏滿腹狐疑地看向喪助,喪助毫不膽怯地對視團藏,“對,我自己研究的鍛造法。”

    “我稱之為,煉金術!”

    “煉金術?”團藏搖了搖頭,“煉金術我聽說過,相傳是用來點石成金的法術,但這只是謠言。”

    “煉金術只是一個稱呼而已,你也可以稱呼它為佐藤家的新式鍛造術,我所使用煉金術鍛造出來的武器,有著顯著的優勢。”喪助起身,“還是直接展示比較好,請等我一下,我去將鍛造好的武器拿來。”

    “鍛造好的武器?”猿飛日斬大喜,“喪助,難不成你已經完成了?”

    “幸不辱命。”

    看著箱子中整齊羅列著的三十把仿制‘時雨’,即便是團藏也不得不承認,光從鍛造速度來說,火之國的鍛造師們沒一個能比得上喪助。

    “嗯,確實是把好刀。”猿飛日斬抽出了一把‘時雨’,看起來他對喪助的鍛造品相當滿意。

    “這就是我用煉金術以及佐藤家鍛造術所鍛造出來的‘時雨’。”

    喪助手中也拿著一把‘時雨’,淡然道:“要檢測一把武器的好壞,最簡單最粗暴的方法,自然就是實戰了,不知二位大人能否讓手下的精英們出來,用我所鍛造的‘時雨’與真品‘時雨’進行對練呢?”

    “那么老夫來熱熱身吧。”團藏站起身來,抽出了真品‘時雨’,“夢,你來跟我對練。”

    “是的,大人。”夢從暗處走出,似乎隱匿在那很久了的樣子,而他也是隨手從箱子之中抽出了一把仿制品‘時雨’。

    “相比較真品,佐藤大人所鍛造的‘時雨’似乎要更輕巧,然而這種輕巧意味著武器強度的下降,極有可能導致武器的損壞。”夢掂量了下手中的‘時雨’,看似隨意地說道,而一旁的猿飛以及團藏聽到雖然沒有說什么,但他們心中也已經認可了夢的這句評價。

    此時在場的眾人,大概只有喪助,對他自己鍛造的‘時雨’依舊保持信心了。

    “失禮了,團藏大人。”夢左手結印,右手緊握忍刀沖向了團藏。

    “木葉流!秘劍殘光!”

    伴隨著夢的敏捷的步伐,他手中的‘時雨’化作一片流光擊向團藏。

    “你的木葉流劍術有長進。”

    面對高速連斬所化的那片流光,老辣的團藏一眼便看出了,真正的殺招隱藏在了這片流光之中,手中的忍刀一轉,便是一招相同的‘秘劍殘光’迎了上去。

    鐺!

    鐺!

    鐺!

    鐺!

    鐺!

    金鐵交錯之聲。

    兩把忍刀在團藏以及夢的手中激烈碰撞著,聽著碰撞的聲音,猿飛日斬心中也有數了,大概不出十招,其中一把‘時雨’必斷。

    鐺!

    一截斷刃飛出,正好掉落到了猿飛日斬的腳下。

    “喪助,不要灰心,鍛造一途博大精深,慢慢學習,慢慢加油。”猿飛日斬低頭看著腳下的斷刃,一臉惋惜,“不要抱有太大的心理負擔,這次的忍刀雖然質量不夠好,但是分配給上忍們用也是足夠的。”

    “日斬叔叔,看仔細了。”喪助踮起腳,笑嘻嘻地拍回了猿飛日斬的肩膀。

    “斷的可不是我鍛造的‘時雨’。”

    猿飛日斬聞言抬頭看向場內對練的二人,團藏依舊是那副波瀾不驚的樣子,然而他手中的‘時雨’,只剩了半截。

    “這...這不可能!”夢目瞪口呆地看向他手中的‘時雨’,“怎么...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斷的不是仿制品!”

    “我認可了。”

    團藏丟掉了手中斷剩半截的‘時雨’,“佐藤喪助,雖然我不知道你從哪來學來的這種鍛造方法,但不得不說,你的鍛造術確實很高明。“

    “我認可你的鍛造術,我對那把‘蒼龍’的鍛造者,沒有疑問了。”

    “對于先前的質疑,我很抱歉。”

    看著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轉變的團藏,喪助也是一時沒反應過來。

    “我都說了我的煉金術可是...”

    “對于你所謂的‘煉金術’、‘新式鍛造術’,我并不關心。”團藏冷漠地打斷了喪助的話。

    “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小秘密,不管是猿飛,還是我,或者你,都可以擁有這種小秘密。”

    “只要我們的出發點,都是為了木葉的繁榮昌盛。”

    “佐藤喪助。”

    “有沒有興趣,加入暗部?”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福彩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