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辣文肉文 > 花千骨H版 > 章節目錄 第 6 部第分閱讀

章節目錄 第 6 部第分閱讀

作者:唐尊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那女孩自然就是花千骨自己,更讓她羞恥的是,在那樣的淫弄下,她竟然滿

    面春色,一手握著一個男人的陽具淫聲浪叫,口中更是在不住的吞吐。龍騰網

    花千骨自己也大約知道,在情動之后,身體不受控制,但怎么也沒想到竟亂

    成這個樣子,在看到一個男子將濃濁的精液噴射到她口中的時候,她無論如何都

    看不下去了,不是因為惡心,而是她竟然不由自主的一陣燥熱,連下體都有些濕

    潤了。

    第二十八卷:情到深處春意濃 一

    好喜歡你害羞的樣子呢,小不點,跟姐姐一起好嗎,你想要的,姐姐都給你。

    殺阡陌俯身跪在花千骨身邊,眼中的溫柔似要將人融化,性感紅潤的口唇慢

    慢接近花千骨捂著小臉的纖纖手指,一邊輕吻著,整個上身貼在了花千骨身上,

    將她一點點壓在身下,修長有力的五指從顫抖的小腿上一路滑上,滑過大腿內側

    ,探入了小衣底部,毫無阻隔的抓住了那略有些冰涼的柔美嫩滑的屁股。

    感受著那近在咫尺的火熱呼吸,在手指上不斷舔弄的舌頭,胸部擠壓的兩團

    碩大以及下方那有力的手指,花千骨終是忍不住,發出了一聲不知是快樂還是難

    過的呻吟,在屁股上反復擠壓的手指忽然掠過腿間花穴,花千骨屁股勐的一縮,

    抱住殺阡陌手臂,哀婉嚶嚀一聲,姐姐,殺姐姐,不,不要。

    怎么了?很難過嗎?

    殺阡陌輕輕一笑,她已經感到了指尖的濕潤,低頭吻住花千骨的耳垂,吹一

    口氣,小聲道,前夜小骨可是很不一樣呢。

    就在兩人你儂我儂之際,黑氣閃過,距云床十幾米處,一個全身黑衣滿臉冷

    酷的中年男人出現,掃了云床一眼,沒有任何表情,單膝跪下,啟稟圣主,白

    子畫已經追來,我等,不是對手。

    滾!

    殺阡陌冷聲道。

    圣主。

    單春秋,我做什么需要你來指揮嗎?

    屬下不敢。

    單春秋看了花千骨一眼恨恨走開。

    殺阡陌暗道一聲晦氣,經單春秋打岔,卻怎么也進行不下去了,看著花千骨

    皺起的眉頭,輕嘆一聲,捉住她的小手,帶著一絲哀求的味道輕聲道,小不點

    ,跟姐姐去魔界吧,你要什么,姐姐便給你什么。

    殺姐姐,小骨也喜歡跟你在一起,可是,長留山上,有對小骨來說很重要

    的人,對不起。

    花千骨堅定的搖了搖頭。

    殺阡陌看著花千骨的臉,目光瞬息萬變,終究還是嘆息一聲,松開了她的小

    手,怎么也不忍心在她身上施展邪術。

    姐姐若是想念小骨了,可以找小骨來玩嘛,殺姐姐。

    聽著那嗲嗲的撒嬌聲,殺阡陌心說罷了,將花千骨抱進懷里,輕聲道,既

    然這樣,姐姐怎么也要送你一個大大的功勞,讓他們看重你。

    功勞?殺姐姐,謝謝你,但小骨不想要什么功勞,只想在長留好好生活。

    花千骨抿著小嘴搖頭道。

    傻丫頭,你以為長留就是仙山福地嗎?若沒有個好師傅罩著,早晚要被人

    欺負,告訴姐姐,你想要哪個做你的師傅?笙簫默?摩嚴?朽木清流?。

    聽著殺阡陌報上的一個個人名,花千骨目瞪口呆,心說,殺姐姐怎么對長留

    如此清楚,可聽她說了半天也沒聽到白子畫,不由皺了皺柳眉,殺姐姐,為何

    沒有白子畫,他不是尊上嗎?

    你想拜白子畫為師?

    我,我不知道啦,只是,聽說他很厲害的樣子。

    花千骨羞紅了臉,低聲道,想到在試煉前白子畫找自己說的話,忽然有些傷

    心,又十分的想要接近他,像是生命中一個很重要的存在。

    厲害?呵呵,何止是厲害,而且心如鐵石,冷若冰霜,不近人情!

    殺阡陌氣呼呼的說道,看一眼花千骨那扭捏的樣子,忽然咯咯一笑,不過

    ,他那樣的人,要是收一個小骨這么可愛的女徒弟,你說會是什么樣子呢?

    殺姐姐,你不要笑話我啦,尊上那么厲害,又怎么可能收我這個笨笨的徒

    弟呢。

    怎么沒可能?

    殺阡陌壞笑一聲,湊到花千骨耳邊一陣嘀咕。

    這不可以,這,這不是在騙尊上嗎?而且,而且我也不想。

    小寶貝,這就由不得你了哦,現在姐姐可是變成大壞蛋了,來,先讓姐姐

    樂一樂。

    殺阡陌笑著將花千骨壓在了身下,你撓我一會兒,我撓你幾下,片刻功夫,

    兩人身上本就不多的衣衫紛紛離體,豐乳肥臀,乳波臀浪,在陽光下惑人心神。

    一番嬉鬧,花千骨被摸的小臉通紅氣喘吁吁,迷離的水汪汪的大眼一副情動

    的樣子,殺阡陌同樣春意盎然,乳房上纏繞的系帶被拉下,將一對本就碩大的奶

    子托的如同打了激素,一長一短兩雙完美的大腿肆意糾纏,大腿的內側在雙方的

    陰戶上上下摩擦,濕答答的淫水順著股溝流淌而下,床單上很快濡濕一片。

    姐姐~~啊~~殺姐姐~~不要~~不要再弄了~~人家~~啊~~要~

    ~要受不了了。

    花千骨躺在床上醉眼迷離的看著上面的殺阡陌呻吟道。

    這就受不了了嗎?小不點,你如此敏感的身體,怎就一門心思要如仙門呢

    ?

    殺阡陌嘆息著,享受的看著身下那玲瓏浮凸的嬌軀,撫摸著嫩的似要出水的

    肌膚,手掌從花千骨的小腿一直摸到乳房,環繞幾下,在充血凸起的奶頭處輕輕

    一彈。

    啊~~唔~~哦。

    花千骨受到刺激,剛一張口,殺阡陌手指一彈,將一顆紅色藥丸彈入了她的

    口中,入口即化,化作一股暖流流入腹中,殺姐姐,這是,這是什么。

    你說呢?要不給你弄一點藥,等下白子畫那塊石頭來了,你怎么敢對他動

    手動腳,呵呵。

    殺阡陌得意的笑著,捏著花千骨的下巴仔細的端詳,越看越覺得漂亮,真

    是舍不得把你送給那溷蛋。

    殺姐姐,你,你到底給我吃了什么藥。

    花千骨抓住殺阡陌的手,急切的看著她。

    世間第一淫藥,最愛大棒槌。

    殺阡陌一手環住花千骨脖頸,另一手探入了她的腿間,只覺入手濕乎乎一片

    ,解藥很簡單,是男人的雞巴跟精液!

    殺姐姐,我~~我好熱~~唔~~你帶我走~~我~~我不要~~不要這

    樣見尊上,我。

    已經晚了,他要來了哦!

    殺阡陌說著手一揮,云床上的遮頂輕紗碎成輕煙,兩人幕天席地再無一絲遮

    掩,火紅長發飛舞間,性感妖異的面容垂下,再次吻上了花千骨的紅唇,而這時

    ,小島的結界一陣閃動。

    白子畫踩著飛劍從結界飛出,一身白衣,面無表情停在半空,神識向小島掃

    去,不等掃完查看完全島,身體微微一顫,睜開眼睛向遠處看去,萬年不變的寒

    冰似的臉上,一雙劍眉糾結在了一起。

    雖然隔著有幾里遠,但以白子畫的目力,跟幾米遠也沒什么區別,尤其是神

    識掃過時,比一般人拿臉貼在上面看還要清晰,火紅墨色糾纏在一起的長發,如

    凝脂白玉般的肌膚,兩大兩小擠壓成圓餅裝的乳房,還有那扭腰旋臀不住的廝磨

    在一起的陰戶,他甚至連殺阡陌陰戶上的紅色陰毛都分的清清楚楚。

    看著火熱的糾纏在一起的兩人,白子畫懸在半空,張了張嘴巴,卻說不出一

    個字,這樣火辣誘人的景色他也是不多見,尤其兩人,一個是六界第一美人殺阡

    陌,一個是下山歷練時曾經有過那一段莫名感覺的少,他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只能愣愣的站在那里。

    以殺阡陌不下于白子畫的修為,自然第一時間便知道了他的所在,看著白子

    畫那猶猶豫豫的樣子,殺阡陌心中一陣郁悶,早知如此,也不至于每次都跟他打

    的天翻地覆了,貌似找幾個美人來就能解決的事情。

    被自己的老對手這樣赤裸裸的看著,殺阡陌也更加的興奮起來,一邊跟花千

    骨激烈的熱吻,翻滾著身體讓她到了上面,一邊將手伸到了她平坦光潔小腹下,

    慢慢向外探尋。

    花千骨可不知道這一切都被尊上白子畫看在了眼中,在殺阡陌刻意的挑逗下

    ,無力推搡的胳膊早已抱住殺阡陌修長白皙的脖頸,緊咬的貝齒也慢慢松開,隨

    著殺阡陌紅嫩有力的香舌滑入,兩條香滑的舌頭攪在一起,火熱瞬間充滿了花千

    骨的身體,加上淫藥的作用,在殺阡陌將她身子翻上來的時候,眼眸之中已經完

    全被欲望充滿。

    姐姐~~啊~~好姐姐~~啊~~唔唔。

    花千骨無意識的輕聲呻吟。

    怎么了,小寶貝?

    殺阡陌細長的舌頭在花千骨的紅唇上來回舔舐。

    我,我好難過,我要~~我~~我。

    一大一小兩個絕世美人顛鴛倒鳳,動作越來越不堪,白子畫的面容貌似依然

    平靜,但他不時攥緊張開的拳頭跟越加粗重的呼吸卻出賣了他,沒有人能真正的

    斷情絕欲,便是他修為高深若此,也只是壓抑而已。

    作為仙界至尊跟魔界妖女,白子畫跟殺阡陌交手不知多少次,他從來在殺阡

    陌身上的只有殘忍好殺,高傲冷艷,哪里見過這樣淫靡的樣子,那岔開的修長健

    美的大腿,大腿之間火紅色陰毛覆蓋下的誘人肥美陰戶,渾圓豐滿的屁股,纖細

    的腰肢碩大的奶子,沒有一絲遮掩的出現在他的眼中,這一切都讓白子畫有種說

    不出來的刺激。

    第二十九卷:情到深處春意濃 二

    花千骨,當初那個纖纖弱弱,害羞的如同小

    兔子一般的女孩,沒想到不過半年的時間,竟然有了這么大的變化,不止身高長

    高了許多,連同身體也圓潤了不少,雖比不上殺阡陌的火辣性感,卻也有種別樣

    的清純秀美的味道。

    白子畫不知不覺有些亂了,眼中只剩下了那廝磨在一起的美麗玉體,殺阡陌

    的裸體還只是讓他覺得有些刺激,在看向花千骨時,卻總覺得這樣的景色好像在

    千萬年前就已經見過多次,疑惑了片刻,只能將這歸結于上次下山歷練時的問題

    。

    看著花千骨那小而圓翹的屁股,他不知不覺吞了一口口水,在花千骨壓低蠻

    腰,露出幽深臀縫下那雪白鼓鼓,正不斷的溢著晶瑩淫液的小穴時,白子畫只覺

    一股燥熱從小腹升起,他自己知道已然動了性欲。

    默念清心訣,強行將那股欲念壓制下去,長袖一揮,御劍向著前方沖去,不

    過幾個呼吸就已經落到了幾十米處,看著愈發清晰的誘人美景,白子畫低喝一聲

    ,妖女,放開我長留弟子,速速受死!

    咯咯,白子畫你倒是近些說話呢,姐姐聽不清!

    殺阡陌撐起上身浪笑道,怎么,遠處看的不過癮,要到這里來看,嘻嘻,

    這可不是你白子畫的作風呢。

    妖女!放開我長留弟子!

    試煉都沒過呢,就成了你長留弟子,真不要臉!

    殺阡陌左手撐著身體看著花千骨咬著自己的奶頭吮吸,右手從花千骨小腹向

    后探去,中指壓上那紅嫩的縫隙,一邊搔動一邊說道,我還說這是我七殺殿弟

    子呢,你看,我們倆你情我愿,咦,莫非你跟這小丫頭有私情不成?那么多

    弟子不去救,單單來尋老娘的晦氣!

    你胡說什么!放開她,我自然能解開你的妖術!

    白子畫冷斥一聲,心中確實有些說不清的慌亂,尤其看到花千骨那小巧飽滿

    的肉穴上探出的那根晶瑩的手指,看著那手指上下撥弄,在一陣陣嬌膩的呻吟聲

    中,一股股晶瑩的淫水流出,順著殺阡陌的手指滴落到她茂盛的火紅色陰毛上,

    淫靡的景色讓白子畫一時間再無法控制身體本能,長袍中間鼓起了一個碩大的帳

    篷。

    哈,哈哈,白子畫,你,哈哈。

    殺阡陌指著白子畫的下體放聲大笑,直起腰身坐起,雙手環過花千骨的屁股

    ,兩根手指一左一右輕輕按在花千骨的陰唇兩側,左右一撥,嫩紅的穴肉整個裸

    露出來,怎樣?若忍不住,可以把你的活兒塞進來,反正長留的女弟子早晚要

    落到笙簫默手中,現在便宜了你也沒什么!

    妖婦,我豈能容你顛倒黑白!看劍!

    白子畫拼指一點,一道寒芒飛向殺阡陌,殺阡陌雪白玉足輕輕一踏,云床四

    分五裂,下一刻她已經攬著迷失在欲望中的花千骨飄在了半空,將耳鬢的亂發一

    挽,殺阡陌那張冷艷的面容出現,冰冷的眸子譏笑的看著白子畫,長留的哪個

    女人他沒上過?呵呵,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別忘了,紫熏仙子現在可是

    紫熏妖女了。

    紫熏?是她告訴你的?

    怎么?敢做還怕別人知道?呵呵,我們兩人有時會交歡面首來玩,沒必要

    這么驚訝,啊~~哦

    殺阡陌說著身體一顫,卻是花千骨的小手探入了她的腿間,手指急躁的撥動

    著她的陰戶,似乎在尋找什么。

    姐姐,我要~~啊~~我好熱~~好難過~~下面~~唔~~好癢~~給

    我~~姐姐給我。

    面色緋紅的花千骨語無倫次的呻吟著,藥物已經讓她完全迷失了自我,岔開

    美腿小穴抵在殺阡陌的腿上飛快的挺動著翹臀上下摩擦,小手更是在殺阡陌的腿

    間不斷的摩挲。

    當然可以!

    殺阡陌站在半空得意的看著地上臉色有些蒼白的白子畫,大風吹著她火紅的

    頭發肆意飄舞,完美s型火辣性感的裸軀說不盡的誘惑,兩條修長結實的大腿微

    微分開,一手拉住花千骨的左腿架在腰間,另一手環住她的纖腰,紅潤的口唇含

    住花千骨櫻紅的奶頭,肆意吮吸,而在她的胯下,陰毛覆蓋的陰阜處,一個肉包

    慢慢鼓起,越來越大,最后形成了雞巴的形狀,頂向花千骨穴口。

    被一陣誘人的呢喃驚醒,入眼便是殺阡陌胯下一根巨物正在一點點撐開花千

    骨的穴口,白子畫又驚又怒,一股醋意騰然升起,大喝一聲,妖女,亂我心神

    ,該死!

    不顧一切的向著殺阡陌沖去。

    殺阡陌咯咯一笑,隨著一陣鳥鳴聲響起,火鳳從她的腳下憑空出現,托著兩

    人極速飛馳,白子畫在后面緊緊跟隨,想用一些強力術法攻擊殺阡陌,又怕傷了

    花千骨,但小的術法對殺阡陌又沒什么作用,只能心煩意亂的看著那溷蛋突然生

    出的巨物一點點沒入花千骨穴中,覺得心越發的痛了。

    小不點,等會兒姐姐再來找你哦。

    享受了片刻花千骨的包夾,殺阡陌依依不舍的在她耳邊說道,她也沒有辦法

    ,已經把白子畫引來了這里,若再糾纏下去,怕是便困不住他了。

    不~~姐姐~~不要~~小骨~~啊~~小骨要你的~~唔

    不等花千骨說完,殺阡陌在她穴中狠狠挺動了幾下,將她用魔力裹住,向后

    拋出。

    白子畫,人給你了,咯咯,姐姐有時間再找你玩啊!

    白子畫接住花千骨的功夫,殺阡陌已經笑著離開。

    一片滑膩如玉如凝脂般的觸感入手,白子畫萬年不變的臉終于動容,白皙的

    臉可見一抹暈紅,少女誘人的體香,嬌嫩的肌膚讓他心跳霍然加速,不經意間看

    到那對雖然不大卻渾圓飽滿的酥胸,只覺一陣口干舌燥。

    吞了一口口水,想要脫下外衣,給這要命的美人兒披上,剛解開束腰,敞開

    衣襟,花千骨便依偎了進來,一只手攀上白子畫的脖頸,另一只手徑自探下,握

    住了他胯下那一團,用力的揉捏起來。

    活了數百近千年,白子畫也還是處男一個,哪里經受過這樣旖旎的挑逗,尤

    其是經歷了剛剛的那番色情轟炸,他胯下活兒還是挺立的,這下被花千骨一抓一

    捏,雖然還隔著兩層布片,卻也不是他能經受的了的,整個人如觸電一般勐的一

    顫,只覺被柔軟收緊的陽具上,一股無比美妙的感覺傳遍全身,神情恍惚下,連

    飛劍都有些搖晃起來。

    在花千骨的另一只小手也探下握住了他的卵蛋時,白子畫只能帶著花千骨向

    地面飛去,這樣的狀態別說追殺阡陌,不出車禍都是好的。

    兩人落在了一處草地上,白子畫站穩身體,便將外衣披在了花千骨身上,內

    心掙扎了一番,又把她的雙手從自己胯下移開,從懷中掏出一粒丹藥給她喂下,

    花千骨只安靜了片刻,又掙扎起來,一邊喊著熱一邊把衣服甩開,迷惑不清的走

    向白子畫。

    看著赤身露體向自己走來的花千骨,若說白子畫沒有感覺那是騙人,少女那

    還顯青澀,但已經慢慢成熟的身體正是他這種走在成功路上的老家伙的克星,只

    說年齡,花千骨連他的零頭都及不上。

    極品老處男吞了一口口水,眼睛自然而然的落到了少女粉嫩無毛的恥部,那

    延伸到少女雙腿深處的鮮嫩縫隙,讓白子畫直接閉上了眼睛,無奈之下,手指連

    環點出,封閉了花千骨的穴道。

    從中午走到下午,晚上,白子畫還是沒能走出這片樹林,他的表情慢慢凝重

    起來,大約猜到自己或許是被困住了,更讓他驚訝的是,他抱著花千骨飛上樹林

    上空一陣疾馳,最終還是回到了原地,明顯是有人下了陣法,他卻死活找不到陣

    法的痕跡。

    抱著花千骨,白子畫漸漸有些心煩意亂起來,因為花千骨的小臉通紅,身上

    很燙,美眸中目光都有些消散的跡象,口中胡亂呢喃。

    他本想著離開這里,隨便找個男人給她解去這淫毒,誰想到竟有自己都無法

    看破的陣法。

    花千骨的身體越來越熱,目光越來越渙散,白子畫心中掙扎數次,狠心扭過

    頭,自言自語道,是你自己非要來這里,跟我沒有關系!你是我的生死劫,這

    卻不是因我而死。

    一邊向篝火中添著柴枝,白子畫口中反復念叨,腦海中翻來覆去都是花千骨

    那白皙誘人的胴體,正想這樣一走了之的時候,一個名字讓他心中一顫,竟連眼

    神都溫柔了起來。

    墨冰哥哥,是你嗎?

    花千骨看著火堆,口中喃喃,臉上露出一陣發自內心的笑容,你真的在長

    留,你真的來接我了,嗚嗚~~小骨找的你好辛苦。

    第三十卷:老處男的春天

    花千骨被身體欲火燒的煳里煳涂的一番呢喃,終是將白

    子畫冰冷的心劃出了一道小小的缺口,看著火光下那緋紅的小臉,美麗的雙眸中

    落下的大顆大顆的淚珠,白子畫嘆息一聲,心說罷了,走到花千骨身邊輕點幾下

    。

    沒了束縛,花千骨緩緩撐起了身子,定定的看著白子畫,竟沒有像不久前那

    樣直接撲上去,貝齒緊咬著紅唇,眼淚吧嗒吧嗒的落著,把白子畫看的一陣心酸

    心痛,他在歷練之后,已經將花千骨腦海中自己的容貌模煳了,誰想到,在她被

    燒的神志不清之際,竟然記起了他的樣子。

    哽咽一聲,花千骨撲進了白子畫懷中,沒有一句話,只是小聲的抽泣落淚,

    真是我見猶憐,更別說身在其中的白子畫。

    時間一分一秒走過,花千骨的抽泣中逐漸夾雜了一絲急促的呼吸,抱著白子

    畫的脖頸越來越近,滾燙的身子,便是隔著幾層衣衫,白子畫都感受的清清楚楚

    。

    墨冰哥哥,小骨好想你,小骨要~~小骨要你~~墨冰哥哥。

    花千骨低喃著,在白子畫耳邊脖頸輕輕親吻,越來越向上,慢慢到了他的唇

    邊,少女帶著一絲奶香味的體香,還有火熱的呼吸不斷的進入白子畫的鼻間,將

    他熏得頭暈目眩,只覺比度天劫時候被雷電來回的噼還要恐怖,腦袋暈暈乎乎之

    際,不知怎么就被花千骨推倒在了地上,與此同時,那小小的火熱的紅唇也壓了

    上來。

    粉滑的紅唇一遍遍在白子畫的嘴間蹭著,不時咬住他的唇瓣親昵一番,濡濕

    香滑的小舌靈活的來回撥弄,強烈的觸感讓白子畫的鼻息也越來越重,一張白皙

    的臉也越來越紅,總覺得很是別扭,雖然面容還是三十歲的樣子,但白子畫卻是

    一個貨真價實幾百歲的老怪物了,此刻竟然被一個沒有自己零頭大的小姑娘逆推

    ,但若讓他正推,他一個幾百歲的老處男,卻還真不知該如何下手,只能默默享

    受了。

    墨冰哥哥,你不舒服嗎?小骨做的不好嗎?

    花千骨一邊說著一邊繼續用小舌在花千骨口中打轉,不知為何,對白子畫的

    唇這樣上心,一直渴望的陽具卻只是拿膝蓋蹭來蹭去。

    嗯~~舒服~~咳咳~~這~~唔。

    話沒說完,花千骨的小舌便鉆進了他的口中,在他的口腔內滑來滑去,不時

    逗弄一下他的舌頭,搞的白子畫全身繃緊直愣愣的不知該做什么。

    既然舒服,你為什么不抱小骨,為什么,為什么不摸小骨。

    花千骨羞澀的抬起頭,舌尖一道細細的絲線連接在兩人舌間,好不誘人,濃

    濃的少女春情燒的白子畫都有些化了,少女一邊呢喃一邊將白子畫的大手放在自

    己的腰間胸口,扭捏的閉上美眸,墨冰哥哥,小骨是不是,是不是不要臉的丫

    頭呢。

    呃~~這個~~沒有~~不~~不是。

    白子畫不停的吞著口水,手僵硬的捏著那軟軟的胸脯,挺翹的屁股,便是隔

    著一層衣服,那酥軟而充滿彈性的感覺還是讓他差點鼻頭竄血。

    人家當然不是,小骨只是想要墨冰哥哥舒服,那哥哥就不會離開小骨了,

    小骨學了好多東西,很會伺候男人呢,哥哥一定不會舍得離開我了。

    花千骨騎在白子畫腰間,如同做夢一般呢喃自語,說著輕解束腰,本就只有

    一件的外衣滑落,水蜜桃形飽滿渾圓的乳房在火光照耀下,如同熟透的水蜜桃,

    紅紅的小臉上寫滿了羞澀與幸福。

    白子畫握著少女飽滿的乳房,呼吸更加重了,看著衣衫半裸的花千骨,雖然

    知道她現在被藥物跟身體的欲火焚燒的神志不清,卻感覺她身上散發著一種神圣

    的光芒,讓他都有些覺得自慚形穢。

    說話間,花千骨已經解開了白子畫內衣上的衣扣,衣衫分開,白子畫上身盡

    赤。

    花千骨再次趴到他的身上,毫無阻隔的肌膚相觸,讓兩人身體同時一顫,花

    千骨舒服的哼哼著,親吻著白子畫勻稱白皙的肌膚,身體不斷的扭動,讓乳房奶

    頭帶起的摩擦力更大一些,畢竟從上次跟東方彧卿那次暢汗淋漓的性愛過后,便

    是一直被挑逗,僅有的那次插入還是殺阡陌,但殺阡陌畢竟是女人,那根活兒也

    是跟曠野天的陽物一般,用神秘材料做成,又怎及得真正的男人身上味道的挑逗

    性,還是她一直喜歡苦苦尋找的男人。

    白子畫痛并快樂著,感受著那柔柔的小嘴在胸口舔舐,那又軟又贏的奶頭在

    腹腔處按壓,一股股的熱血涌上大腦,雞巴早已怒發沖冠,心中大吼著,為什么

    沒有別的男人!卻不想想,就算是有別的男人,他又能站在旁邊看著花千骨被淫

    辱?冰哥哥,舒服嗎?

    花千骨輕聲問道。

    白子畫嗯哼兩聲,不做回答,眨眼間卻忽然低吼起來,一道鼻血汩汩涌出。

    卻是花千骨咬住了他的奶頭,正輕舔慢吸,同時一只小手順著小腹滑入了底

    褲中握住了雞巴,在勃起的巨物上環繞一周,沉到根部,捏住卵蛋一陣輕柔,這

    樣的刺激,一個幾百年的處男如何經受的了。

    停~~慢~~唔~~嗯。

    哥哥,你流鼻血了。

    哦~~嗷。

    白子畫忙著止血,花千骨卻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香舌將兩顆小小的乳頭吮

    舔的晶亮紅腫后,又一路向下,解開了白子畫的褲帶褪到膝蓋,跪在白子畫身體

    一側,美眸火熱的看著紫紅色的巨物,碩大的巨物從褲子的束縛中搖頭晃腦的探

    出頭,還沒有完全硬起來,連龜頭都還有一大半包在包皮中,可即便這樣,那巨

    物也已經有了一尺多長,花千骨一手都無法圈住,心中不由冒出一句話,這才是

    龍王。

    顧不得想龍王不龍王了,白子畫已經止住鼻血,直起了身子,看著自己赤裸

    的下體,只覺此生都沒有這么狼狽過。

    這。

    我的!

    白子畫剛看著自己的活兒說出一個字,花千骨便連忙打斷,趴在他的胯部,

    一手抓著他的雞巴,一手握著那肥大的卵囊,白子畫真是爽并郁悶著,還好花千

    骨現在神志不清,若是清醒,他真不知如何自處。

    心說,算了,她的就她的好了,我只是,嗯,治病的道具,現在算作一味藥

    材好了!墨冰哥哥,你的雞巴好大哦,比東方哥哥的還要大呢。

    剛剛有些平靜的心瞬間被雷到了,看著眼前瞇著水汪汪的大眼,滿眼迷醉的

    欣賞著自己巨物的花千骨,白子畫這才確定她是無心的,這么清純美麗的少女跪

    在地上,露著奶子,口中雞巴長雞巴短,真是有夠刺激,不過心中又有些酸酸的

    。

    那個什么東方到底是誰?小骨竟然見過他的陽具?她這么單純不會被騙了吧

    ?一瞬間無數個疑問從白子畫腦海生出,他自己都沒覺察,心中那個從未抹去的

    瘦弱的身影越來越清晰,慢慢占據了一個讓他無法忽視的位置。

    那個,嗯,那個東方是誰?

    是一個博學的哥哥,什么都知道呢,嘻嘻,我從他那里學了好多東西。

    花千骨說著俯下身去,啾的一聲,將白子畫的一個卵子吃到了口中,只是一

    個便撐的她的小嘴滿滿的,努力用小舌勾動慢慢吮咋。

    哦~~嗯。

    白子畫憋的滿臉通紅,看著茂盛的陰毛間那忽上忽下的小臉,感受著卵蛋被

    不斷吮舔收緊的快感,不由問道,這,這也是他教你的?

    花千骨忽然想到了樹林中那瘋狂的一幕,東方彧卿的雞巴在她的屁眼中小穴

    中肆意穿梭的快感,身體微微一顫,不由自主的磨蹭了一下大腿,是呀,東方

    哥哥還說要娶我做娘子,可是我還要找墨冰哥哥呢,就騙他說等他考上狀元,嘻

    嘻。

    東方哥哥還教了我好多東西,等下哥哥就知道了,東方哥哥都夸我呢,哥

    哥你一定會舒服的。

    這個,女孩子,怎么能隨便給別人吃這東西呢。

    白子畫終于忍不住說道。

    是呀是呀,東方哥哥也是這么說的。

    哼!你一口一個東方哥哥,怎么不見他來救你!

    白子畫冷哼一聲。

    我為什么要人救?

    花千骨愣了一下,忽然嬉笑顏開,墨冰哥哥你吃醋了!

    我,我怎么會吃醋!

    白子畫心中一緊,看了下四周,還好沒人。

    撒謊可不是好孩子。

    見白子畫不承認,花千骨不樂意的嘟起小嘴。

    白子畫哭笑不得的看著花千骨,她雖然不高興,卻也沒忘了手中的活兒,如

    同小狗一般乖巧的跪在地上,雙手靈活的把玩著雞巴卵蛋,一陣陣的快感傳來,

    白子畫也失去了說話的興趣,傻傻的看著花千骨的側臉,越看越覺得漂亮,白皙

    的脖頸、刀削般的香肩、水蜜桃形的嫩乳,還有柔和滑膩的背嵴,不知不覺呼吸

    越來越重,看著自己衣衫蓋著的腰臀交接處,翹起的圓圓的小屁股,目光似要鉆

    到里面一般。

    城市套路深

    好想回農村

    農村路又滑

    人心更復雜

    做好手中事

    珍惜眼前人

    傳說癡情種

    唐尊小壞蛋

    ——2016年11月17號唐尊—著—</p></td>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福彩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