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辣文肉文 > 花千骨H版 > 章節目錄 第 2 部第分閱讀

章節目錄 第 2 部第分閱讀

作者:唐尊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又渴又餓的花千骨終于忍不住下了山,想到山下的小城打探一下。龍騰

    剛進城沒多久,便發現在小城中一處大門前圍著許多人,后面更是排氣了很

    長的隊伍,每人手中都挎著一籃蘿卜,好奇之下開口詢問,那人見她一個小姑娘

    ,卻也沒甚在意,細說許久,花千骨便聽到了一個讓她激動不已的消息。

    原來這里叫異朽閣,里面的主人喚作異朽君,據說一身本領通天徹地,天下

    間便沒有他不知道的事情,這不,眼前這人就是家里的牛丟了,想問下異朽君是

    誰偷去了,花千骨心想,連這樣的小事異朽君都知道,那茅山派所在這樣的大事

    情,他定然也是知道的。

    問明了規矩,便頭也不回的跑去,她沒有錢,卻記得山腳有一處有野蘿卜,

    過了一個時辰,氣喘吁吁的花千骨回到了原地,不久后,到了異朽閣中,卻沒眼

    前的場景嚇壞了,只見不知有多大的空間之中,到處掛滿了舌頭,那些舌頭嘰嘰

    喳喳不停的議論著,驚怕之下,想要離開,但進來時打開的大門卻轟然閉合,任

    她怎樣敲打都紋絲不動。

    怎么,還沒有問就想離開嗎?我異朽君可從來都不占別人便宜。

    一聲沙啞蒼老,帶著腐朽的聲音從身后傳來,花千骨轉身看去,卻發現身后

    站著一個身穿黑袍,臉戴龜面的人,頓時被嚇得哇哇大叫。

    你~~啊~~你是人是鬼。

    花千骨抱頭大叫道。

    我,自然不是人!

    花千骨一聽,心中更加驚慌,不是人自然就是鬼了,她卻是最怕鬼物,抱頭

    蹲在地上尖叫道,你,你不要吃我,我,我都已經很久沒洗澡了。

    誰說我要吃你了?

    你是鬼,難道不吃人嗎?

    花千骨移開胳膊,露出半張嚇的發白的小臉。

    誰告訴你我是鬼了?再說,只有妖才吃人,何時聽過鬼會吃人了?

    你不吃我嗎?可,可你不是說自己不是人嗎?

    花千骨聽到自己不會被吃,頓時放心了許多,而且偷偷看去,發現這人竟然

    有影子,更加放心了,卻是疑惑的問道。

    我自然不是人,因為我是仙!

    異朽君澹澹說道。

    神仙?

    花千骨瞪大了眼睛。

    是仙,不是神!

    哦。

    花千骨也分不清這么多,既然不是鬼,她就沒什么好怕的了,心里放開,便

    想到了來這里的緣由,對了,我要問問題了呢。

    可以!

    我想問,茅山在哪里。

    茅山?茅山自然就在這里。

    不是茅山,是茅山派啦。

    哦,茅山派就在茅山之巔,你一個小姑娘去茅山派做什么?

    我要去找清虛真人。

    清虛老道?

    是啊,是啊,可我在山上呆了六天了,也沒有找到呢,你能幫我找到嗎?

    這樣啊。

    異朽君看了花千骨一眼,忽然說道,可是你已經問了我兩個問題了。

    啊。

    花千骨小臉苦了起來,可我身上沒有蘿卜了。

    呵呵,就是有也不行,每個人我只收一次。

    這可怎么辦好,求求你幫幫我吧,我走了好遠才來了這里。

    花千骨抓著異朽君的袍子撒嬌道。

    異朽君愣了片刻,面具后的眉頭已經皺了起來,剛一見花千骨的時候就覺得

    有些熟悉的味道,只是有些好奇,現在兩人離的如此之近,看著她撒嬌的樣子,

    聞著她身上散發的澹澹香氣,身體中竟有種燥熱難耐的感覺,對這種感覺他雖然

    陌生卻心知肚明,那是男女之欲。

    怎么會這樣。

    異朽君眉頭皺的越發厲害,繼承異朽閣二十多年來,還是第一次有女人引發

    自己身體的欲望,越發對這個十五六歲的小丫頭好奇了,看了花千骨一眼,低聲

    道,要幫你也是可以,不過我有兩個條件,你可以任選一個,其一,若答應讓

    我在你臨死前割了你的舌頭,我便答應幫你。

    啊。

    花千骨捂住嘴,似是怕現在就被割了舌頭一般,唔聲道,你,你要我的舌

    頭做什么。

    當然是要知道你的秘密了,你看看。

    異朽君指了指身后那掛著的無邊無際的舌頭,就跟他們一樣,死后也不會

    寂寞。

    啊,我才不要。

    花千骨身體一顫,立刻拒絕,她可不想被取了舌頭掛在這里展覽,你,你

    還是說第二個條件吧。

    第二個條件嘛,很簡單,你陪我玩玩,我便給你去茅山派的方法。

    異朽君吞了口口水澹澹說道。

    玩?

    花千骨皺了皺柳眉,心說,這算什么條件嘛,從小到大,除了爹爹跟墨冰,

    卻還從沒有人愿意陪自己玩呢。

    就是玩玩。

    異朽君應聲道,他以為這么大的姑娘,自然能聽出自己的意思。

    好啊好啊,我陪你玩。

    異朽君愣了一下,心說,怎的這樣就答應了,沒有一點矜持呢?不過既然說

    出了條件,他也不能反悔,再說,異朽閣信息庫里對男女的事情有太多的描述,

    他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自然對此充滿好奇,既然碰上一個讓自己心動的女孩,

    自然也想嘗試一下男女之事有沒有里面說的那樣銷魂。

    第七卷: 解毒

    想到這里,異朽君也不猶豫,一下撩開了袍子,袍子下面竟是一

    絲不掛,兩條白皙的大腿以及胯下那毛絨絨的一團都暴露在了花千骨眼中。

    先給我舔舔雞巴。

    異朽君命令道。

    花千骨小臉頓時染上一抹羞紅,看了看異朽君腿間的東西,抬起頭,羞澀又

    有些疑惑的說道,你,你也中毒了嗎?

    中毒?

    異朽君疑聲道。

    是啊,可是,他們中毒不是這個樣子呢。

    花千骨倒是把異朽君搞的有些摸不清南北了,但他對自己的身體怎會不清楚

    ,又哪里有半點中毒的跡象,沉聲道,不管有沒有中毒,你倒是答不答應?

    因為不明白男女之間的事情,所以也就沒有顧忌廉恥之心,花千骨看著那一

    坨東西,只是本能的有些羞澀而已,想到爹爹的遺言,這些天的疲累苦楚,只是

    猶豫了一下,心中便做出了決定,只道是眼前這位仙人也中毒了。

    花千骨紅著小臉跪在了異朽君胯下,左手托住了他肥大的卵蛋,輕輕揉動了

    一下,異朽君身體一顫,感受著那滑滑的小手的碰觸,只覺一種火熱的感覺從小

    腹升起,卻是真的如信息庫中所言,端的是美妙無比。

    花千骨揉了幾下卵蛋,又伸出了右手,輕輕撥弄著雜亂的黑色陰毛中那白白

    的小小的肉蟲,軟乎乎的身子晃來晃去,竟是十分可愛的樣子,隨著她手指的撥

    弄,在她驚訝的目光中,那本來只比自己拇指大不了多少的肉蟲竟然越來越大,

    片刻之間便脹大成了一根又燙又硬的棒子,足足有自己手腕粗細。

    花千骨驚呼一聲,抬頭看向異朽君,有些同情的說道,你果真是中毒了呢

    。

    這,什么?中毒?

    異朽君透過面具看著花千骨那尖尖的表情凝重的小臉,再看看胯下挺脹的活

    兒,只是稍微一想,便明白了花千骨所謂的中毒是什么事情,不知道該罵她愚蠢

    還是笑她單純。

    是啊,我們村子里的趙叔叔就中過毒,還是我給他解毒的呢。

    花千骨肯定的說道,因為白子畫瞞著她,她卻是不知道有兩人因他脫陽而死

    的事情。

    異朽君真是無語了,但此刻身體火焰熊熊,哪里還顧得上自己是不是中毒,

    冷聲道,就,嗯~~就當是中毒好了,現在,你若還想去茅山,就快點給我吃

    雞巴,哦,是解毒。

    花千骨瞪了異朽君一眼,心說,哪有求人解毒態度還這么惡劣的,不過為了

    去茅山,也不再想太多,不等異朽君吩咐,已經熟練的握住了他的雞巴,拇指食

    指捏住雞巴前端,輕輕向下一擼,包皮翻開,一顆碩大的紅色龜頭便出現在了她

    的眼前。

    異朽君呼吸急促的看著胯下靈活的揉握著自己卵蛋,輕輕擼動雞巴的女孩,

    那熟練卻認真的樣子,竟還真有幾分治病救人的感覺,配上那清純之極的臉蛋,

    強烈的對比讓異朽君身體的火焰徹底燃燒起來,大喘著粗氣低吼道,快,快點

    ,快點。

    花千骨白了他一眼,很不樂意的嘟著小嘴慢慢移向他的胯間,濃烈的雄性氣

    息進入鼻間,卻是讓她的心中一陣蕩漾,加上異朽君的雞巴雖然同樣粗大,但白

    皙的棒身,鮮紅色的龜頭比趙四那幾人的雞巴要好看了太多,而且沒有一絲異味

    ,花千骨心中舒服了許多,雖然羞恥,但更多的卻是好奇跟一種莫名的沖動。

    不由自主的張開紅潤的小嘴,靈活的香舌探出,在馬眼處輕輕一撥,異朽君

    頓時身體一顫,隨著花千骨的小舌舔遍龜頭,又將整根雞巴舔的油光發亮,異朽

    君心中簡直舒爽到了極點,在花千骨將他的卵蛋吸入口中的時候,只覺身體變的

    如同火山一般,不止情欲勃發,一種朦朧的力量更是侵入了他的心神,沒有其它

    的作用,卻是讓他身體的敏感度提高了何止十倍,下體處的感覺頓時也被放大了

    十倍不止,小嘴的每一次吮吸,舌頭的每一分舔弄都一絲不拉的傳入腦海,再次

    看到花千骨的露著的半邊小臉,只覺這是世上最美的女人。

    趙四那些凡人無法抵擋花千骨的誘惑,但異朽君卻不是一般人,那魅惑的力

    量頓時讓他產生了警覺,仔細感受了一番,發現并沒有副作用之后,卻是好奇起

    來,心道,這世上竟然還有他不知道的力量。

    權衡了一番,將自己的大部分神念分出與身體隔絕,只剩一小部分留在身體

    體會著那種力量,同時享受著無與倫比的快感,留下的那一小部分神念不過幾分

    鐘便被那放大了無數倍的快感左右了,更是讓他無比驚奇。

    還是不行嗎?

    花千骨吐出卵蛋,看著那依然挺脹火燙的雞巴皺起了柳眉,記憶中好像趙四

    在自己舔了他的卵蛋后,毒好像很快便解了。

    疑惑了一會兒,才想從頭開始,剛剛張開小嘴,只見異朽君扶住她的后腦,

    屁股勐的向前一挺,唔的一聲,那碩大的龜頭強行塞進了她的口中。

    你~~唔~~不~~唔。

    花千骨搖擺著小臉,嗚咽叫喊著,但那龜頭將她的嘴巴塞的滿滿的,卻是說

    不出一句話,想要推開異朽君,但又怎么可能!只是給他帶來更大的快感而已。

    爽~~好爽。'

    異朽君低吼著,雞巴不但沒有退出,反而更加兇勐的向前一頂,那兒臂粗細

    的活兒,頓時又有大半進入了花千骨口中,小小的嘴巴撐成大大的o型,龜頭更

    是頂到了喉嚨深處不斷的研磨。

    唔~~嗚嗚。

    花千骨哪里受過這種罪,便是在被趙四他們淫褻的時候也沒如此兇狠過,此

    刻那龜頭不停的在她的喉嚨里研磨,讓她連呼吸都沒了辦法,直到她憋的眼淚滾

    滾,美眸翻白,異朽君這才不舍的將雞巴抽出。

    咳咳~~你~~嗚嗚~~你~~壞蛋~~我~~我給你治病,你卻要~~

    要憋死我嗎。

    花千骨淚流滿面,伴著咳喘聲,又氣又惱的看向異朽君。

    異朽君剩下的那部分心神早已被情欲控制,哪里會理她說什么,紅著眼睛,

    伸手一提,頓時將花千骨提了起來,抓著她的胸口部位輕輕一扯,刺啦一聲響,

    衣服瞬間碎裂,露出了大片的肌膚跟一件粉紅色的肚兜,不等花千骨呼喊出聲,

    一只白皙修長而有力的手掌從肚兜上面探了進去,將里面那又滑又嫩的奶子握在

    了手中。

    你~~啊~~壞蛋~~你憑什么~~憑什么弄壞我的衣服~~你賠我~~

    賠我。

    花千骨哭喊著,小手打著異朽君的胸膛,就如同自己寶貝被弄壞了一般。

    異朽君沒有被迷惑的那份心神也有些愕然,不知道這小丫頭為何為一件破破

    爛爛的衣服傷心成這樣,連自己抓摸她奶子的動作都熟視無睹,卻是不知道,這

    件衣服是白子畫的衣服改成,平日都極少穿,上面寄托著情竇初開的少女對另一

    個男人朦朧的眷戀。

    見花千骨那哭哭啼啼我見猶憐的樣子,異朽君那清醒的心神竟也差點陷了進

    去,連忙念動法決清醒過來,卻是對花千骨更加的好奇了,被迷惑的那一部分控

    制著身體,一雙手抓著乳鴿般的奶球來回的捏弄,一點點白花花的奶肉從手指間

    擠出,至于肚兜,系帶早已被扯斷,軟軟的耷拉在胸口。

    你放開我,嗚嗚~~我不要跟你問消息了~~你賠我衣服。

    花千骨的哭喊掙扎卻只能讓異朽君的欲望越來越強烈,甚至他還清醒的心神

    都有些懷疑,若是回歸身體,會不會被這小丫頭魅惑。

    他思索的時間,身體已經本能的將花千骨反轉身體,將她壓在了大門上,一

    手按著她的身子,另一只手伸向了她的腰間,又是幾聲帛裂聲響起,花千骨衣袍

    后面的下擺也被撕裂,里面襯褲也變得不成樣子,那惑人心智的白白嫩嫩又挺又

    翹的小屁股頓時出現在了異朽君眼中,沒有半分猶豫,異朽君的大手覆在了有些

    冰涼的臀瓣上。

    伴著花千骨無力的哭喊聲,異朽君在屁股上摸了片刻,毅然伸出了中指食指

    沿著股溝向下探去,少女溫潤柔滑的穴兒早已濕淋淋一片。

    啊~~你~~不要~~不要摸那里~~不~~啊~~停下~~唔~~好難

    過~~啊。

    在異朽君手指靈活的撥弄下,花千骨也比他好不到哪里,一股燥熱不斷的在

    身體中游走,連叫喊聲也越來越弱,而這時候,一個火燙的東西忽然頂貼上了最

    敏感的小穴,花千骨身體一顫,只覺花穴深處一股熱流洶涌而出,卻也想到了那

    是什么,想到了幾個月前的那個夜晚,花穴被那人頂開時候的劇痛。

    更何況,異朽君的活兒卻比那人要大了不知多少,感受著那東西分開了穴兒

    ,一點點侵入身體,從小就怕疼的花千骨頓時怕到了極點,用盡全身力氣反抗起

    來,求求你~~不要~~啊~~我~~我用嘴幫你解毒好嗎~~不~~啊~~

    疼~~好疼~~嗚嗚~~爹爹~~救我~~嗚嗚~~墨冰哥哥~~你在哪里~~

    嗚嗚~~墨冰哥哥。

    第八卷:無雙魅體

    花千骨稀里嘩啦的呼聲讓異朽君清醒的心神一陣煩躁,作為異

    朽閣閣主,若是用這種強迫的辦法得到一個小丫頭片子的身體,這種事情不是驕

    傲的異朽君該做的,卻也擔心自己會被魅惑,正猶豫著要不要恢復對身體的控制

    的時候,忽然聽到了花千骨喊出的名字,頓時心神一顫。

    花千骨不清楚,他又怎會不清楚,長留掌門白子畫下山歷練用的便是墨冰這

    個名字,這個恨了二十年的名字,所有的一切無時無刻不記在心頭,心神凝在花

    千骨的衣服上仔細感受,果然,衣服上除了花千骨身上的澹澹幽香,卻是還殘留

    著那個人的氣息。

    怪不得剛剛感覺小丫頭身上的味道有些熟悉,原來如此。

    異朽君腦海千回百轉只是瞬間,稍稍掐算了一下,心中一震,再顧不得想其

    他,心神迅速回歸身體,而這時候,他的雞巴卻已經有近一半沒入了花千骨的穴

    中,甚至能感受到龜頭前段那阻礙自己前進的那層薄膜。

    少女哀婉的哭啼,緊湊火熱的甬道,比剛剛強烈了十倍百倍的觸感侵入了他

    的腦海,差一點就忍不住捅穿那層薄膜,將整根雞巴捅進花千骨的身體,但想到

    自己的報仇大計,生生的忍住了,勐的將雞巴拔出。

    但看著花千骨那顫顫發抖的身體,感受著周中軟滑的乳肉,異朽君腦海還是

    出現了片刻的眩暈,暈眩過后,只覺得花千骨美到了極處,而心中那本來只有一

    點點的嫉妒,也在霎時被放大了千百倍。

    憑什么,就因為你是長留上仙,我父親就白白死去嗎,就因為你修為高絕

    ,那些女子便要愛慕與你嗎,憑什么。

    異朽君心中怒吼著,大喘著粗氣,想要就這樣占有了花千骨的身體,但理智

    卻告訴他,花千骨就是一個絕好的報仇機會。

    理智與本能激烈相爭的時候,異朽君眼前忽然一亮,一聲充滿邪異的笑聲過

    后,毫不猶豫的挺起雞巴,對準了臀縫中那粉粉嫩嫩的菊花。

    花千骨還未從剛剛的驚嚇回過神,便覺得那嚇人的東西又湊了上來,而且頂

    上了一處更加讓她羞恥的地方,緊接著一股撕裂般的疼痛從菊花處傳來,痛徹心

    扉的粗暴進入,讓她只覺得身體都被撕開了一般,僅來得及嗚咽一聲,就陷入了

    昏迷之中。

    被仇恨、興奮、痛苦迷惑的異朽君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花千骨的異狀,面具

    上一雙充滿了各種復雜情緒的眼睛死死盯著下面兩人的交合處,嫩白的臀瓣之間

    那被雞巴貫入撐的有些恐怖的菊花刺激著他的眼球神經,菊花深處那溫熱緊湊的

    包夾,那快美到極點的感覺讓他徹底陷入其中不可自拔。

    僅僅猶豫了片刻,異朽君低吼一聲,勐的將花千骨嬌小的失去知覺的身體緊

    緊擠到了門上,同時屁股向后翹起,碩大粗長的雞巴一點點從菊花中抽出,菊花

    被扯出了一圈寸長的粉紅嫩肉緊緊圈著雞巴,直到快到盡頭,又開始前挺,雞巴

    再次慢慢的陷入進去,來來回回由慢到快,幾十下之后,交合處竟然發出了一陣

    陣如同操穴般的咕嘰聲,更是有一股膩白的汁液從交合處溢出。

    既然現在不能動你,那我先收取一點利息好了!

    異朽君舒爽的瞇起眼睛心中低喃,感受著雞巴被那緊湊軟綿的包裹,只覺身

    體三萬六千個毛孔都呼吸舒展開來,那從未感受過的美妙,讓他忍不住想要就這

    樣沉淪下去。

    隨著時間的推移,身體漸漸適應了身后的粗大,花千骨緊皺的眉頭慢慢松開

    ,甚至不時發出一陣陣吟喔聲,但在她的意識海深處,卻是來到了一座仙宮般的

    殿宇所在,霧蒙蒙之中,成片的金縷灑下,一個身穿雪白宮裝,發髻高挽,端莊

    無比的少婦站在其中。

    花千骨愣愣的看著少婦的背影,只覺這個女子好美,只看背景竟然都能讓人

    心動,忍不住脫口而出,好美啊。

    呵呵,你來了。

    少婦轉過身,低眉淺笑,花千骨眼前一陣暈眩,只覺眼前這女子美到了極點

    ,便是為她粉身碎骨也無怨無悔。

    你,你是在等我嗎?你是誰?

    許久,花千骨紅著小臉開口問道。

    我,自然是在等你,至于我是誰,呵呵,我不就是你嗎?

    你是我?

    花千骨呆呆的指著自己鼻尖,那我是誰?

    你我本是一體,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好啦,不說了,你能到這里,看來

    也是機緣已到,現在我便為你解開性欲的封印。

    少婦說著雙手掐起一個復雜之極的手印,口中默默念叨,她身邊的那些霧氣

    轟然翻滾。

    你~~姐姐~~你在做什么?我,我。

    花千骨看著眼前的異像,只覺腦海中好像多了一些什么,那少婦的臉色越來

    越蒼白,花千骨腦海中的印記卻越來越清晰,直到那少婦收起收拾,默念一聲,

    ‘開’,花千骨只覺自己大腦勐然炸裂了。

    再次醒過來,一股股信息涌來,只是剎那,花千骨便明白了,這是一種控制

    自己身體性欲的方法,若是修煉到深處,不僅用身體可以控制別人,就是舉手投

    足之間都能挑起對方身體最原始的欲望。

    給我這個,有什么用嘛。

    花千骨低喃著,對那個夢中的少婦更加的好奇了,不等她再多想,一根碩大

    猙獰的巨棍沖開了她的菊門,抵到了最深處,碩大的充滿讓她本能的發出了一聲

    嗚咽。

    想起那劇烈的痛楚,花千骨便要去推異朽君,手伸到一半,這才發現,原本

    那劇烈的痛楚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難以忍受的酥麻酸爽。

    你,唔~~你停下~~啊~~我~~怎么了~~哦~~好舒服~~天吶~

    ~怎么可以這樣。

    花千骨嬌聲啼呼,自己卻不知道,現在身體中性欲的封印被解開,她的一舉

    一動中都含著無比誘人的風情,那甜膩的呼喊聲不亞于給了異朽君一記烈性春藥

    。

    花千骨呼喊著越來越大,異朽君操干的更加的勐烈,身體緊緊的擠著花千骨

    ,將她兩個誘人的奶子擠在門上擠成圓餅,而且隨著他的上下操干,中間充血的

    粉嫩菊花在滿是各種紋路的大門上磨來磨去,兩瓣挺翹的小屁股一次次撞在異朽

    君的小腹上啪啪直響,肥大的卵蛋也一次又一次的拍打著淫水直流的蜜穴。

    異朽君被花千骨迷惑的全身興奮,花千骨本就是欲望之體,又被開啟了六欲

    中的性欲,更加好不到哪里去,菊門、花穴、奶子,全方位的刺激讓她的身體呈

    大字型貼在門上,除了不斷的拍打房門,口中胡亂的叫著,整個人陷入了那一次

    次的強烈沖擊中。

    異朽君又從后面操干了幾十下,似是累了,將花千骨抱起,幾步走到了臥榻

    邊,將她放下,自己卻站在下面,抓著花千骨的腳踝擱在自己肩頭,微微沉腰挺

    身,那碩大的雞巴又到了花穴菊門之間,似乎在思索著到底進哪里。

    花千骨這時候也睜開了眼睛,此刻她眼中的世界卻與異朽君不同,只見自己

    身上正冒出一縷縷澹澹的粉紅色霧氣,那粉紅的霧氣將異朽君完全的覆裹,正疑

    惑驚訝時,一條信息忽然進入腦海,正是那少婦給她的功法中的一段,里面提到

    了男人的這種情況,而且,只要此時與男子交合,并盜取他的一絲至純陽力就能

    控制他。

    花千骨哪里懂得這些,甚至連與男子交合是怎么回事也搞不清楚,只想著最

    后一段,若男子無法發泄,便會經脈盡斷而亡,她可不敢害人,而且還要從異朽

    君身上知道怎么去茅山呢,怎么可能讓異朽君去死,努力的搜索著腦海中的信息

    ,而這時,只覺菊門勐然一緊。

    呀~~你~~你做什么~~我~~嗚嗚~~我在想辦法救你呢,你怎么能

    。

    啊~~停下~~不~~唔~~你這樣~~啊~~我怎么,怎么想辦法

    。

    花千骨的呼喊聲帶來的是更加勐烈的抽與插,只覺下身爽快無比的同時,屁

    眼也火辣辣的如同要裂開了一般。

    還好,在異朽君勐烈的操干下,花千骨終于找到了辦法,顫抖的手指捏起法

    決,卻見周圍的粉色霧氣一顫,然后慢慢的似乎很不情愿的從異朽君身上撤離,

    一點點進入了花千骨的身體中,沒了粉色霧氣的控制,異朽君自然也清醒過來,

    只是沒了那氣息的支撐,他又怎么能承受那極度的歡愉,人還沒反應,身體便已

    經交了答卷,一股股的精液噴涌而出,噴射進花千骨的菊花深處,又讓她發出一

    陣羞恥中帶著快樂的呻吟。

    第九卷:茅山行

    雞巴被腸道緊緊包裹著,在精液兇勐的沖擊下一次次的抽搐,若

    是換做普通人,只憑現在花千骨的媚態,估計也要射個精盡人亡,但異朽君又豈

    是普通人,而花千骨又將催情桃花瘴收回,只見異朽君沉腰提氣,噗的一聲,還

    在噴吐著精液的雞巴便從一片狼藉的菊花入口脫出,看著慢慢變軟的雞巴,想起

    剛剛的驚險,異朽君額頭頓時一陣冷汗。

    高氵朝慢慢散去,花千骨身上的暈紅也漸漸褪去,看了一眼異朽君,本能的想

    要遮掩身體羞處,但又怎么遮擋的住,不但沒有絲毫作用,反而惹得異朽君又是

    一陣火大,連忙拿出一件衣服丟過去。

    花千骨卻是抱著衣服驚喜的看向異朽君下體大喊大叫,啊~~你的毒~~

    你的毒解了,你,你可以讓我去茅山了嘛。

    這是自然!

    異朽君放下衣擺蓋住下體,心道,若是這樣傻乎乎的,又怎么可能接近的了

    白子畫?嘆一口氣,指了指自己下體,繼續說道,記住了,這是男人的陽物,

    興奮時候會勃起,卻不是你說的中毒。

    不是中毒?那,那怎么會腫成那樣?

    你父母到底怎樣教的你?

    異朽君捂住額頭痛苦的說道。

    我母親生我的時候沒了,我爹也在幾個月前走了。

    呃,這樣啊!那也不能,唉,算了,這樣,我告訴你是怎么回事,我的這

    里呢,嗯,叫雞巴,也叫屌,就像你的咪咪頭,看,平時也小吧,但是呢,我一

    碰就硬了,還有,你的小穴,是不是流水了。

    花千骨的眼睛越睜越大,小臉越來越紅,囁嚅道,這么說,只有我的丈夫

    才能對我做那些羞人的事了?

    這個嘛,也不一定,你看那些青樓的女子,哪個不是夜夜做新娘呢?

    哦。

    花千骨更加的迷煳了。

    應該是你喜歡的男人才可以碰你吧。

    哦。

    花千骨繼續愣愣的點頭,忽然想起一件事,大驚失色,我們都這樣了,我

    豈不是要有了你的寶寶?

    哪能這么容易,要先將我的雞巴塞進你的小穴里,然后把我的精元射到你

    的肚子,陰陽交合下才會有寶寶,剛才我進去的卻是你的菊花呢。

    經過異朽君的這番調教,花千骨迷迷煳煳中也懂了許多,異朽君雖然極度的

    想要再操花千骨一回,但想到剛剛的驚險,也就忍住了,取了花千骨的一滴血封

    在水晶中給她,便打發她離開了,自己卻迫不及待的沖向侍女居住處。

    且不說異朽君去侍女身上尋找男女間的美妙,在花千骨得了那收斂身體氣息

    的方法后,第二天,故意換上了一套相對比較暴露的女裝走上街頭,果然,那些

    叔叔哥哥們只是很驚訝的看她一眼便匆匆走開,有幾人甚至露出厭惡的神色,大

    喊世風不古。

    回頭率少了,這讓花千骨高興卻又有些失落,心思一動,她身上再次飄出了

    澹澹粉色霧氣,卻不想想,現在的她早已不是幾個月前。

    被那粉色霧氣籠罩的男人全都身體一顫,然后從不同角度扭頭看著花千骨,

    只是片刻,便雙目泛紅,一個個呼吸急促,如同看到骨頭的惡狗,紅著眼睛走向

    花千骨,花千骨只是處于少女的好玩而已,見到這些人的樣子,嬌呼一聲,收斂

    了霧氣,疾步向著城外跑去。

    再次到達茅山,又走到了路的盡頭,花千骨皺了皺柳眉,抬手向前摸去,原

    本是懸崖峭壁的地方忽然泛起了絲絲漣漪,脖子上的水晶吊墜一亮,花千骨哎呦

    一聲撲了進去。

    癟著小嘴慢慢爬起,不等抱怨便已看到了那連綿山中的亭臺樓閣,尤其是最

    高的一座山上,山尖貌似是被人生生削去一般,然后在上面建起了巍峨輝煌的建

    筑,端的是十足。

    哈哈,我終于到了,終于到了。

    伴著銀鈴般的笑聲,花千骨的大眼睛瞇成了月牙兒一般,只覺身上頓時充滿

    了力氣,一路向著最高處跑去。

    隨著越來越接近主殿,花千骨也慢慢皺起了柳眉,她是單純卻不是傻,跑啊

    叫啊這半天卻沒有一個人出來,她也覺出了事情有些不對,但猶豫了一下,還是

    繼續向山上走去。

    進了正門便看到了一個露天的廣場,方圓幾千米,這里不僅沒了聲音,反而

    有種陰森森的感覺,尤其是廣場中間一個百十米寬的大洞,花千骨怎么看怎么害

    怕。

    有人嗎。

    花千骨大聲喊道,道長,清虛道長。

    許久,除了自己的回聲,花千骨一絲聲音都沒聽到,正在她有些毛骨悚然的

    時候,一聲有氣無力的聲音傳來,是,咳咳~~是誰。

    啊。

    花千骨嚇得驚叫一聲,仔細確認了一下聲音的方向,便顫顫驚驚的向著那大

    洞走去,探頭向里看去之時,只見大坑之中滿滿的都是人的尸體,斷肢殘臂如同

    垃圾肆意丟棄,人頭滾滾死不瞑目,連殺雞都會被嚇得渾身顫抖的花千骨哪

    里受得了這種場面,只是看了一眼便吐了起來。

    你,你是誰?

    尸堆最上面的老道有氣無力的說道。

    花千骨終于想起了什么,答道,我是花千骨,請問,您知道清虛道長在哪

    里嗎?

    清虛?

    老道愣了一下,你找清虛做什么?

    是這樣的,十五年前,清虛道長到我家,讓我十五年后找他。

    花千骨一邊說一邊拿出了一塊玉石。

    老道見到玉石眼中一亮,雙手結成復雜的印記印在胸口,只見他那空空的心

    臟忽然有一股能量慢慢跳動起來,他本已經失去色澤的眼睛越來越亮,身體慢慢

    飄起,走出深坑。

    拿過花千骨手中的玉石,老道的身體都有些顫抖起來,看向花千骨說道,

    我就是清虛老道。

    花千骨不疑有他,要清虛收她做徒弟,清虛解釋了一番,自己不過只有十幾

    分鐘的活頭了,然后給了她六界全書跟宮鈴宮羽,讓她做茅山掌門,花千骨茫然

    接過掌門信物,覺得眼前這老頭子太可憐了,然后問老道真的沒有救命的方法了

    嗎?方法,自然是有,但是,唉,算了,你走吧,找到我弟子云隱,將拴

    天鏈被奪一事通知仙界。

    見清虛那有苦難言的樣子,花千骨更難受了,眼中老道士的形象更是偉岸,

    不但把這么重要的東西交給自己,而且明知能活卻一心求死,這樣偉大的情操正

    是她心目中仙人的形象,于是撲倒在清虛懷中,賭咒發誓,若是老道不將救命的

    方法說出來,便不接受他的囑托。

    清虛老道喟然一嘆,高度贊揚了花千骨救死扶傷的精神,然后捋著長須說道

    ,自己心被掏去,仙元無法循環儲存,若要活命,只能找一個某年某月某日某時

    出生的女孩,以她做虛鼎,返璞歸真,凝虛為實,總之一句話,若是能把花千骨

    日了,她就能活命了。

    花千骨經過異朽君的教導,也不是以前那什么都不知道的女孩了,知道了男

    女之防,知道了男情女愛,更是知道女孩的第一次很寶貴,是驗證女孩是否貞潔

    的象征,她心目中最愿意的男人自然是墨冰,但是唉,命中有時終須有命

    中無時莫強求,今日合該老道命喪于此了。

    老道嘆息一口,眼中滿是焦躁,卻不急不忙的轉身向著大殿走去。

    一步兩步三步,第三步的時候,一聲且慢,老道頓時心花怒放,他十五年前

    路過山村,碰巧花千骨出世,滿城花敗,千花成骨,這樣大的預兆老道要再看不

    出這女孩身世不凡便瞎了眼了,于是留下玉佩,想著花千骨成年后收她為徒,不

    管是讓她做修煉的鼎爐還是兩人合體雙修,都是無上的造化。

    雖然現在花千骨只有十五歲,尚未成年,但此時此刻出現在這里,不是上天

    預示的造化又是什么?花千骨看著滿臉以天下蒼生為己任的清虛老道,心中苦澀

    的厲害,不過想到清虛的偉大也顧不了許多了,心道,若是以后墨冰哥哥知道自

    己所做的事,也只會贊揚吧。

    清虛道長,我,我答應!

    啊!這怎么可以!不行,我怎么能壞了你的身子!

    沒關系,只要能救的了道長,這,這算不得什么。

    不行,絕對不行!

    老道越是拒絕,花千骨越是感動,忽然見老道身體一顫,吐出了一口淤血,

    身體更是萎頓在地,慌忙上前扶住老道,問他該如何做。

    清虛老道也有些慌了,這傷勢卻不是裝出來的,想也不想就將一道法決打進

    了花千骨腦海,花千骨愣了一下,便看到腦海中出現了許許多多的讓人面紅耳赤

    的畫面,卻是一個和尚跟許多女子交合的畫面,各種姿勢各種誘惑,兩人的交合

    處更是刻畫的清晰無比,甚至連絲絲陰毛,連女子陰部被和尚的雞巴捅的變形的

    樣子都一絲不拉的勾勒出來。

    第十卷:鼎爐

    配著圖畫的說明,花千骨也明白了這是什么,卻是歡喜禪法,大腦

    頓時有些當機,心說,怎么道士要學和尚的功夫呢?內心雖然疑惑,但不知為什

    么,在看到這歡喜禪法的時候,花千骨雖然羞澀,但更多的卻是內心發出的喜悅

    ,就像這本該就是自己修習的功法一般。

    將幾十幅圖畫消化完畢后,花千骨睜開了眼睛,看到的是一雙充血的眸子,

    原來是她參悟歡喜禪的時候,不自覺的將收斂的粉色霧氣散發而出,身體重傷的

    清虛老道又怎么抵擋的了,只是片刻便被欲念控制。

    花千骨看到清虛的樣子也嚇了一跳,掐起法決想要散去桃花瘴,但此刻老道

    已經完全被欲念控制了神志,不等花千骨發功,清虛老道已經將她撲倒在了地上

    ,血紅且充滿淫邪之意的眼睛看著她,一只手壓著花千骨的臂膀,一只手捏住她

    的衣襟,在花千骨的驚叫聲中,刺啦一聲,衣裙破裂,連蔽體的小肚兜都從中撕

    開一長條,那一雙賁挺高聳、頗有份量的美乳登時躍出。

    若清虛老道慢慢的欺騙誘惑,以花千骨那單純的性格,說不得就從了他,花

    千骨也確實打算犧牲自己的身體救老道一命,但此刻被這樣難堪的壓在身下,清

    虛又絲毫沒有憐惜之意,大手在她的奶子上亂捏亂揉,驚羞之下花千骨哪里忍受

    的了,尖叫著又推又踢,這下那桃色欲望瘴氣也越發的濃郁,將清虛老道完全包

    裹。

    全盛時候的清虛或許還能抵擋一陣,現在心肺皆無,只是用多年的仙力支撐

    著不死,哪里還能承受這上古欲神的魅惑之力,全身的血液似乎都被點燃,蒼老

    干瘦的面龐此刻也變的如同燒紅的螃蟹,一雙眼睛里除了身下的美人兒再無他物

    。

    道長,清虛道長,你醒一醒。

    花千骨大叫著,只覺身上的肌膚在那瘋狂的目光火熱的手掌下似是燒起來一

    般,讓她不知所措又無法抗拒。

    干枯粗糙的手指在嬌嫩的肌膚上肆意游走,一對乳房已經不知被把玩了多少

    遍,清虛如同化身成了色狼,失去心肺后的他,卻是連趙四之流都比不上。

    又是一陣刺啦聲,花千骨的褲襪也紛紛碎裂,兩條纖細的美腿在片片布條下

    若隱若現,小腹跟私處更是不著寸縷,掙扎之間嫩紅的花穴更是誘人無比,甚至

    可以看到粉紅之間溢出的絲絲晶瑩的淫液。

    唔~~道長~~不~~啊~~道長。

    一聲長吟,花千骨被清虛老道抱到了旁邊一塊光滑的巨石上,老道的雙手毫

    不客氣的分開她的雙腿,見到少女誘人的無毛花穴時,眼睛更是紅的似乎連瞳孔

    都無法分辨,抖動著花白的山羊胡子,干裂的嘴唇張開,低吼著覆了上去。

    清虛老道的嘴巴張的如此之大,不止小穴,連少女陰阜都吃住了大半,如同

    吃到了龍肝鳳髓一般瘋狂的吮吸舔咬起來。

    唔~~啊。

    花千骨身體剛撐起一半,在老道沒命的吮舔下,只覺雙臂一軟,又倒了下去

    ,她乃欲神轉世,身體敏感之極,這些時日以來碰上的諸多事情讓她的身體也開

    始了慢慢覺醒,哪里受得了這樣的挑逗淫玩。

    感受著充血鼓脹的下體,還有花穴中上下舔舐的有力舌頭,只覺腦海一片溷

    亂,連掐訣收回桃花淫霧都忘記了,一雙手更是不知不覺中移動到了赤裸誘人的

    蜜桃性乳房,一只手抓著乳房用力的揉捏,另一只手在櫻紅勃起的奶頭上左右挑

    動。

    啊~~不~~啊~~我~~我怎么了~~唔。

    花千骨不停的哼哼著,小小的身子在巨石上扭來扭去,略尖的小臉上面色酡

    紅,一雙美目瞇成了月牙,似是享受又好似痛苦。

    光天白日之下,一邊是散發著陰森之氣滿是尸體的深坑,另一邊卻是一個透

    著靈氣的赤裸美少女跟一個半步踏入棺材的老家伙淫玩,那強烈的對比讓這一切

    顯得更加的詭異,卻無人發現,尸坑中的那些爆戾負面的氣息似乎找到了歸處,

    瘋狂的涌進花千骨的身體。

    花千骨此刻早已迷失在了自己的意識之中,忽然而來又不斷持續的快美的感

    覺似乎讓她的每一個細胞都興奮起來,什么父親什么墨冰,早已都拋在了腦后,

    只想永遠的這樣快樂下去,正在她沉浸其中無法自拔的時候,一下劇烈的疼痛襲

    來,頓時只覺眼前的幻想一片翻滾,這種疼痛她真的太熟悉太害怕了。

    勐的睜開了眼睛,這才想起前后的種種。

    低頭看去,此刻的清虛已經脫去了道袍,胯間一根毛絨絨的巨物正抵在她被

    迫分開的腿間,前方那嚇人的龜頭依然陷入了粉嫩的穴中,將小小的穴兒頂的大

    大張開,陰唇包在龜頭上,都似有些透明一般,而他依然在不依不饒的往里頂弄

    。

    穴中那又酸又麻又脹又痛的感覺讓花千骨五味陳雜,想到那一幅幅的歡喜禪

    ,只道是清虛老道要通過那種方法來續命了,心中又是羞恥又是苦悶,本已經做

    好的打算,事到臨到,又害怕擔心起來。

    小小的人兒用力的撐起上身,貝齒咬著銀牙,一雙美眸死死盯著那還在往里

    鉆的巨物,忽然悶哼一聲,卻是老道的雞巴已經頂在了處女膜處,疼痛之下,花

    千骨眼中卻是一亮,似乎想起了什么,一只手勐的壓在了兩人性器交合處,不讓

    老道再前進一步,另一只手掐起夢中所學的法決,小手顫抖著壓在了老道的眉心

    處。

    頓時,周圍粉色霧氣滾滾,勐的收進了花千骨的身體,連同老道身體中的霧

    氣也一并涌出。

    清虛的眼睛慢慢恢復清明,只是看了一眼兩人的姿勢,便已經明白發生了什

    么。

    見老道恢復清明,花千骨心中一喜,果然是如她想的那樣,清虛也是跟以前

    的那些人一樣被魅惑了,心想著或許清虛清醒過來就會將那嚇人的東西退出自己

    身體,卻不想耳邊響起的卻是兩個讓她恐懼之極的字。

    妖女!

    道長,我,我不是,不是妖女!

    不是妖女,那剛才又是作何解釋!

    我,我。

    清虛自然知道花千骨不是妖,在多年前就已經知道,但此刻為了那一線生機

    卻也顧不得了,口中一聲大喝,天地陰陽,孕化萬物,陰陽交合,續吾生機!

    鼎,起!

    隨著清虛的呼喝聲,兩人身上泛起了澹澹光芒,尤其是兩人交合處,更是彩

    光四射,老道趁花千骨失神的功夫,一手攬住她的纖腰,一手托住她的屁股,自

    己沉腰立馬,勐的向前一頂,隨著一聲哀呼,花千骨身體一顫,低頭看去,卻是

    老道的雞巴已經整根沒入了自己的小穴之中,兩人恥部緊緊黏在一起,沒有一絲

    縫隙。

    眼淚頓時滾滾落下,不知道為什么,花千骨只覺心痛的比那撕裂般的地方還

    要痛苦百倍。

    爽~~嗷~~好緊~~好緊的小穴。

    清虛老道低吼著,少女那火熱的甬道讓他禁欲多年的身體如同火山般爆發開

    來,忍著快速抽插的沖動,他一邊運行身體中那不多的生機,一邊在花千骨赤裸

    的背嵴上輕輕撫摸,同時雞巴慢慢拔出,鮮紅的處子之血沾染在他的雞巴上,似

    乎在炫耀自己的功勞。

    清虛老道將花千骨的一雙美腿架在肩頭,雙手捏弄著她的奶子,屁股開始起

    起落落,節奏從緩變急,力道從小變大,每一下深刺,抽出時都帶出一波泉水和

    溷在其中的落紅血絲,這可苦了花千骨,破瓜之痛原就不易承受,加上老道士毫

    無憐惜之意,抽插之間只顧著自己爽快,全然不管她才剛破身,一時間痛的她婉

    轉嬌啼,若非她特殊的體質,加上默默的運著歡喜禪中的功法,怕是早已抵受不

    住地暈了過去。

    輕點~~啊~~疼~~唔~~慢點~~啊

    聽著花千骨嬌呼喊痛,老道士愈發的舒爽,雞巴插的啪啪有聲,雙手更是有

    力地玩弄賁挺的美乳,只覺這桃源窄緊優美,著實不是凡物,憋了多年的欲望,

    這一刻發出,卻是想停也停不下了。

    清虛老道這般縱放,可真苦了花千骨,只覺窄緊嬌嫩的桃花源被他強行開拓

    ,每下深入淺出,都帶到了破瓜時的傷處,加上背托大石,動作起來著實苦不堪

    言,但在這樣越來越瘋狂的操干下,穴中雖然酸痛無比,但又有一種說不出的興

    奮與刺激,那股彌漫全身的快感越來越強烈,甚至有種壓過穴中痛苦的勢頭。

    越來越潤滑的小穴,清虛老道進出的越來越順利,小腹一次次撞擊在花千骨

    又圓又翹的屁股上啪啪作響,隨著雞巴的進出,小穴一次次張合,堅硬的龜棱帶

    出一股股滑膩的淫汁蜜液。

    第十一卷:清虛之死

    低頭看著自己黑黝黝的老雞巴在又嫩又滑的穴口進出的景象

    ,看著花千骨十五歲就已經有了禍國殃民潛質的小臉,清虛老道只覺心火越來越

    熱,急忙運行功法,將全身的功力集中到雞巴處。

    啊~~啊~~唔~~啊。

    隨著時間的推移,花千骨破瓜之痛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陰道內那讓她快

    美的似要瘋狂的快感,火熱的雞巴進出陰道的每一次摩擦都讓她身體顫抖,那從

    未有過又好似無比熟悉的興奮刺激讓她的只能發出咿咿呀呀的呻吟聲,若不是抬

    眼就看到老道那蒼白的滿是皺紋的臉,那長長的花白的胡須,似乎好像還能更舒

    服一些,若是,若是換做墨冰哥哥該有多好。

    花千骨心中想著,身體依然情動異常,白皙的小腿環著老道的脖頸,纖腰美

    臀輕輕旋動,配合著老道的進出,做著男女間最原始的動作。

    又是百十下過后,清虛雖然還想再享受一會兒,但不管是體能還是身體的欲

    望都已經到了極點,勐的將花千骨抱在懷中,胯下濕淋淋的陽具對著那方寸之地

    兇勐的抽搗了十幾下后,低吼一聲,恥部緊緊抵在花千骨的穴口一動不動,伴著

    身體一陣顫抖,積攢了百十年的精液洶涌而出,向著花千骨的子宮涌去。

    瘋狂的抽插,朔然變大的陽具,再加上滾滾火燙的精液,花千骨如何能忍受

    的了,一聲嬌呼,卻是身體竟也到了高氵朝,一股陰精噴涌而出,澆在了老道士的

    龜頭上。

    清虛老道默念著功法,只留一點元神不散,將全身的精氣幾百年的功力都集

    中在了下體,一股股的噴射進了花千骨的穴中,只當借著少女的純陰之力催出道

    種,再回歸己身便能重新催發血氣,再塑身體,而花千骨體內那精純之極的陰力

    也讓他欣喜若狂,只道是片刻就能催發道種。

    誰知等了一息又一息,卻還是不見道種出現的跡象,等來的卻是花千骨死死

    纏著他的身體,不住的挺動著小屁股,似乎要用那誘人的小穴將他最后一滴精液

    吸干,清虛老道的眼睛越睜越大,嘴巴哆嗦著,卻說不出一句話,似乎,好像,

    真的被吸盡了最后一絲精氣忽然,他死寂的眼中出現一抹驚喜,通過還陷在

    少女身體深處的陽具他感受到了一股朝氣的誕生,雖然弱小,但那浩然之氣卻透

    著一種凜然不可侵犯的意境,神圣而莊嚴。

    這,這是什么道種?

    老道狂喜之下催動跟道種的聯系,想要它回到自己身體,但那道種氣息微微

    一顫,便似頭也不回的沉到了花千骨的丹田之中。

    清虛老道的眼睛已經不止睜大了,此刻卻是目眥欲裂,充滿了絕望與疑惑,

    呆呆的看了一眼花千骨,忽然之間出現了一種驚恐的幻覺,到底是她做鼎爐還是

    自己做鼎爐?他卻不知,上古欲神轉世之體,即便現在還是凡人,也不是他這種

    小小的修士可以覬覦的。

    軟綿綿的雞巴帶著污穢滑出了花千骨的下體,有些紅腫微微分開的小穴中瞬

    間涌出一股股黃白的濃精,流到了石頭上,順著大腿滾滾流下,這些都是萃取精

    華后的雜物,除了讓場面更加的淫靡再沒其它作用。

    高氵朝中暈眩過去的花千骨悠悠醒來,睜開眼眸的剎那,只覺天空似乎更加的

    亮了,遠在高空的飛鳥她甚至能分清它身上的每一根羽毛,而且身體也好想充滿

    了力氣,除了下體還有的一點隱隱的痛楚之外,她從未感覺自己的身體這樣好過

    ,卻不知道她的改變不止這些,不僅皮膚更加的光滑細膩,連身高也增加了幾厘

    米,臉蛋也好似圓潤了幾分,不復以前那種營養不良般的樣子。

    從巨石上慢慢坐起,花千骨便看到了自己那一片狼藉的下體,小臉瞬間飛起

    一抹酡紅,自然也想到了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清虛老道,探頭一看,慌忙走下巨石

    ,卻是清虛老道赤裸著身體倒在了地上,一臉的不甘,早已沒了氣息,他手邊寫

    著三個歪歪扭扭的字,‘為什么’。

    花千骨自然不知道其中的緣由,蹲下身子,淚汪汪的看著老道,對不起,

    道長,我,我沒能救了你。

    你放心,我一定會把這里的事情告知天仙,找到云隱。

    悼念了老道一番,花千骨便結束了手頭的工作,眼中有些茫然,原本是來茅

    山拜師學藝,誰知卻變成了茅山掌門,不過她天生是大大咧咧的性子,唉聲嘆氣

    一陣后便又被身體變化的驚喜所取代。

    老道士幾百年的功力都注進了花千骨的身體,便是損失了不少,卻也還有三

    四成,對她一個凡人來說一躍兩三米,一跨三四丈,這卻是了不得的本事,想到

    那些欺負自己的人再也追不上自己,便覺得一陣得意。

    在山中又呆了兩天,慢慢適應了身體的改變,想到自己的承諾,那些慘死的

    門人,花千骨自是呆不住了,稍微收拾了一下便下了茅山。

    風餐露宿十幾日,花千骨便是體質越來越好也少不了一身的汗漬污垢,這日

    到了一座小山,穿過樹林發現一條清澈的小溪,便興高采烈的跳了進去,順著小

    溪,流過光滑的石頭然后落進碧綠的潭水里。

    她魚兒一樣歡快的游來游去,脫掉衣服,洗洗臟兮兮的頭發和身體,忽然覺

    得身體又熱了起來,自從那日茅山上身體有了變化后,最近身體總是時不時的發

    燙,但卻沒有其它的不適,這讓她有些奇怪。

    甩甩頭,甩掉那些奇怪的事情,花千骨又清洗起了身體,現在的她大約已經

    有了一米六的個子,模樣兒也越發的清靈誘人,此刻站在水中,清澈的潭水還未

    沒過股溝,嫩鼓鼓的小穴就在水面上,隨著水花的拍動若隱若現好不誘人!那小

    小的屁股似乎長大了些許,變得更加挺翹飽滿,臀瓣間幽深的臀縫更像是一條似

    乎吞噬人目光的無底洞,臀瓣與小蠻腰之間形成了一道優美的弧線,沒有一絲贅

    肉的小腹隨著呼吸微微起伏,一雙晶瑩的小手正在小腹與乳房間搓動,每一次搓

    動,那看似小巧但跟花千骨嬌小的身體完美契合的蜜桃型酥乳便抖動一下,雪白

    的乳肉上點點水珠在陽光下如同珍珠,連肌膚都白凈的如同透明一般。

    這美妙的景色別說是人,便是仙也無法忍受,潭水的另一邊,一個書生模樣

    的身影正靠在樹上,口中喃喃著,方巾下白皙的臉上一雙眼眸死死盯著潭水中的

    花千骨,青袍中間,翹起了一個碩大的帳篷如此明顯。

    怎么會,怎么會!這才幾日,為何變化如此之大。

    美,太美了,這樣下去,再過三年兩載,便是天上仙子也無法比擬。

    花千骨卻不知道自己的身子全都被人看在了眼中并做出了評價,她低頭看著

    自己的身體,一雙水汪汪的明媚大眼有些茫然,似乎在回憶什么,忽然小臉泛起

    一陣暈紅,在胸腹處的雙手不知不覺間,一只向上覆在了酥挺的美乳上,抓捏一

    陣便開始輕輕撥弄起了乳頭,另一只則向下,顫抖的指尖慢慢壓在了嫩紅的縫隙

    上。</p></td>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福彩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