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辣文肉文 > 花千骨H版 > 章節目錄 第 1 部分閱讀

章節目錄 第 1 部分閱讀

作者:唐尊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花千骨h版

    花千骨h版

    第一卷:血海隕欲神出

    這是一片無邊無垠的血海,沒有人煙沒有生命,是世間最邪惡污穢的

    所在,據說是盤神開天后的污血所化,吸納著世間所有的戾氣怨毒,不知過了多

    少年月,血海中誕生了一方血石,六界之中花落滿天再無顏色。龍騰

    六界紛亂突起,大劫開始,神魔紛紛隕落,各種怨念情念邪念恨念,不

    斷的向血海匯聚,短短數十年,卻比以往億萬年之積攢還要多。

    陰極而生陽,在血海積聚了數不盡的愛恨情仇各種欲望污穢之后,那一方積

    聚了血海精華的血石之中卻誕出了一縷至陰至柔至清至純之氣。

    六界大戰持續千年,大地龜裂,神魔十不存一,不得已下,雙方停戰休養生

    息,卻已經積攢了無數的仇恨,這一戰后,人族成為天地主角,迅速發展,各界

    雖然不愿看到卻也無法阻止,冥界需要鬼魂,妖界需要血食,魔界仙界需要戰力

    ,至于神界,天地眾神只剩三位,各自隱居恢復元氣,自也顧不上其他。

    人族雖然個體孱弱,但奈何生育力是各界無法比擬,短短萬年時間,人族數

    目已達數十億,洪荒各處都可見到人族蹤影。

    相對于其他種族,人族天生的本能欲望卻是與孱弱的身體剛好相反,本能的

    欲望,食欲,性欲,親情,愛情,自私,報復,生理,這些欲望促使了人族

    快速發展,而這些欲望以及欲望之下產生的種種負面能量,卻成為了血海強大的

    源泉。

    這一日,血海翻騰,一方血石涌出海面,數萬年血海的滋養,讓血石越發的

    璀璨,月光之下如同一顆閃亮的紅色星辰,這一日,月光灑下,化作了一道幾乎

    凝成實質的光柱照在了血石之上,一道乳白色的氣流在血石之中歡快的游走。

    天上的云層忽然匯聚,越來越厚,不過一時三刻便化成了一處滾滾漩渦,漩

    渦之中出現一只綿延數十里的眼睛,沒有任何感情的眼睛看著血海,看著那方血

    石,無盡的威壓撲面而去,天地間的生靈盡皆匍伏。

    汝之誕生違逆天道,當毀!

    隆隆轟鳴有如滅世之音,道道閃電在云層閃現,化作一道紫色巨龍,向著那

    方血石撲去。

    血石瑟瑟顫抖,血海驟然沸騰,一邊包裹住血石,一邊化作無邊的血色光罩

    覆于天空之中,一聲轟鳴響過,如同滅世之音,電龍血幕相接,電龍消散,血幕

    碎裂。

    我雖是世間污穢所聚,但若沒有我的存在,世間又哪里有純凈之地,這樣

    的功德,難道不許我孕育孩兒嗎?更何況,我的孩兒乃是至清至純之氣。

    血海之中一聲憤怒的叫喊涌出。

    烏云中的巨眼凝立良久,那冷冰冰沒有絲毫感情的聲音再次響起,違逆天

    道,功不抵過,毀!

    為什么,為什么。

    血海的呼喊聲中,一道比剛才要粗了數倍的紫色電龍如滅世一般襲下,無邊

    無盡的血海加上億萬年來積聚的戾氣污穢涌向血石將她層層包裹,同時,血海之

    中一道黑色巨龍迎空而上。

    那閃電本就是至陽天道之力,是世間所有污穢的克星,便是血海再積聚億萬

    年負面能量也無法與它相抗,血海黑龍比那閃電要粗壯了數百倍,但與那閃電剛

    一接觸便紛紛碎裂,不斷將黑龍湮滅,更是將血海擊出了一個萬米深坑,只是再

    沒見到那方血石。

    天道之眼掃過血海方圓數百萬里,好

    似沒有發現血石所在,你要與天對抗?

    那又如何!億萬年我才孕育一子,豈容你說毀就毀。

    血海聲音依然堅定。

    那我只好先將你毀去!

    冷冰冰的聲音剛落,整個天地似乎都變成了紫色,數十道紫的發黑的閃電在

    血海上空匯聚,閃電不斷落在血海中,數百萬里的血海頓時被蒸發了五分之一。

    毀滅我嗎?有血海之處便有我的分身,你如何毀滅!

    一個臉色蒼白,嘴角溢血的黑衣少婦忽然出現在了血海上空,仰頭冷冷看著

    天罰之眼,若你敢傷我孩兒,我發誓,讓整個六界生靈不存,看你天道如何運

    轉!你這是逆天!

    天道聲音依然如萬年寒冰,但天空中閃電匯聚無數,卻再無一道落下。

    逆天又如何!

    血海一陣翻騰,血石出現在了海面上,少婦眼神無比溫柔的看著血石,白皙

    的手掌輕輕撫摸著,血石輕輕顫動,似乎無比依戀享受少婦的撫摸。

    許久,少婦抬頭看向天空,父神開天億萬年來,為維護六界運轉,我從未

    踏出血海一步,吸收轉化世間負面之力,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我愿以我億萬年功

    德為我孩兒求取一線生機,天道無情,血海卻不可無主!

    天罰之眼凝立良久,忽然一聲嘆息,若無功德護身,這億萬年的戾氣只需

    數日便會將你化為污水,便是這樣,她也會九死一生劫難不斷,你可想好?少婦沒有說話,對著血石溫柔一笑,一股金

    黃色的氣息從她身體中脫體而出,化作千萬光雨向著四面八方飛去,功德之力融

    入天地萬物之時,天上厚厚的烏云開始消散,雷電慢慢消失,天罰之眼隨之隱去

    ,只余一聲嘆息,再看向少婦,原本二十多歲的容顏忽然之間變得有如百歲老婦

    ,一道道黑色死亡之氣在她的身上不斷蔓延血海嗚咽血石哭泣,一道道龜裂

    出現在光亮如鉆石的表面,一滴滴血珠如同血淚從血石中溢出。

    孩子,我要走了,以后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傷心,我會化作血海的一部分

    。

    老婦溫柔的看著血石,說著將脖頸上的一塊瑩潤的玉石取下,放在了石頭上

    ,玉石取下之時,無盡的死亡氣息籠罩在了她的身上,身體慢慢消融。

    不,不要走,不要走,娘親。

    山林之中一個女孩哭喊著勐然驚醒,小小的還有些稚氣的臉上掛滿了淚滴。

    女孩大約十五六歲的樣子,穿著一身

    粗布衣服,雖然破舊卻也干干凈凈,頭發在腦后扎成兩個小包包,此刻掛上了許

    多雜草,顯得有些狼狽,小臉尖尖的瘦瘦的,似乎有些營養不良,那一雙大大的

    此刻還有些朦朧的眼睛周圍也是一圈大大的黑眼圈,如同煙熏妝一般,女孩此刻

    雖然很狼狽,但不知為何,身上卻散發著一種誘人的氣息,任何人只要看到她,

    似乎便自動忽略了那些外在的部分,直接勾動人最原始的欲望女孩哭著茫然

    的四處看著,可憐的樣子讓人心中疼惜,哭了一會兒,茫然的大眼睛慢慢有了焦

    點,這才想起,那只是一個夢,可為何這個夢會做了千百遍呢?而且每次都會心

    痛的如同死去,女孩還掛著淚痕的小臉又露出了以往的疑惑。

    正在迷茫不解的時候,一個猥瑣的笑聲從身后響起,緊接著,一個五十多歲

    滿臉大胡子的邋遢男人出現在了她的眼中,男人臟兮兮的臉上,一雙眼睛瞇著,

    蹲在地上輕輕挑起了女孩的下巴,咕嚕一聲吞了一口口水,咧開大嘴笑道,花

    千骨,你娘親早就死了,這會兒怎么能喊娘親呢,叫爹爹豈不更應景?

    對,就是該叫爹爹,哈哈。

    男人說完,又有三個流里流氣的家伙出現在了草地前,笑瞇瞇的看著花千骨

    。

    一聲花千骨似乎讓女孩的魂魄徹底歸位,她眼中的迷茫盡去,這才發現,她

    竟然被人綁住了手腳,眼前的男人她自然是認識的,是村子里的痞子惡霸,名叫

    趙四,整日不學無術游手好閑,帶著一幫跟屁蟲偷雞摸狗,她們家自然沒少受騷

    擾,尤其是花千骨十二歲開始發育以后,這個溷蛋更是認準了她們家,哪怕是她

    跟爹爹搬到了山上,也未曾有一天停息。

    趙叔叔,你,你要干什么,我爹爹病了,我要去找張大夫給爹爹治病

    。

    想到家中病重的爹爹,花千骨不由急了起來。

    急什么?又不是病了一天兩天了,再說,天天跟你這個要人命的小妖女在

    一起,能不得病嗎?

    趙四嘿嘿笑道。

    趙大哥說的對,俗話說的好,好女廢漢,可不就是這個意思嘛!就花老頭

    那體格,能受得了旦旦而伐?別說是他,就是我,要天天跟這個小狐媚子膩在一

    起,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油盡燈枯。

    另一個小青年接過話頭淫笑道,說完,幾個家伙同時大笑起來。

    小溷蛋,收起你那小心思!

    趙四瞪了小青年一眼,要是爺我得手,那還能少的了你們的好處?

    就是!趙哥自然神威無敵,都說隔壁村的王寡婦可以以一挑十,不也讓趙

    哥一根大屌操的哭爹喊娘嘛!別說這么個小丫頭片子了。

    另一人笑道。

    第二卷:單純少女

    看著幾人你一句他一句,花千骨雖然不明白他們在說什么,但

    只聽那猥瑣邪惡的笑容,花千骨也覺出不是什么好話,只是現在處在深山老林,

    掙也掙不開,逃也逃不掉,又想到家中病重的爹爹,忍不住嗚嗚哭了起來。

    趙叔叔,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爹爹還在生病,嗚嗚。

    放了你?不可能!花老頭天天看的你那么緊,好不容易得手一次,你說我

    能放了你嗎?

    可是。

    沒有可是!小美人,等你嘗過了叔叔的好處,就會忘了那

    個老死鬼了!

    趙四說著勐的將花千骨推到在草地上,五短身材壓了上去,雙手隔著衣服在

    花千骨身上來回游走,一張大嘴在她的小臉上拱來拱去。

    十五年來,花千骨一直被父親雪藏,冰清玉潔的身體哪里受過這樣粗魯的對

    待,感受著在胸部在屁股上來回游走揉捏的大手,一股從未有過的羞恥感在心底

    迅速滋生,強烈的羞恥讓她本能的想要反抗,但她一個十五歲的少女又被捆縛著

    手腳,怎么可能是一個五十歲男人的對手。

    不~~不要~~求求你~~唔。

    話還沒說完,趙四那張血盆大口便整個覆在了她的小嘴上,只能從鼻間發出

    嗚嗚哀求聲,一股惡臭襲來,差點讓花千骨暈了過去,但同時,男人的氣息進入

    身體,不知為何,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再花千骨小小的身體中不斷蔓延,她不知

    道那是什么,只感覺頭暈目眩身體發軟,尤其是乳房跟屁股處,那種感覺尤為強

    烈。

    花千骨乃欲神轉世,媚人無雙,本就是世間男人的克星,在什么都不知道六

    根清凈的時候都讓村里的男人色與魂受,現在雖然只是稍稍有了一絲本能的欲望

    ,又豈是趙四這種區區凡人能承受的了的,一股澹澹的香氣進入鼻間,感受著手

    中軟軟綿綿的觸感,趙四只覺身體中火焰陡升,只覺身下的女孩忽然變成了天香

    國色的仙女,本來還處于半軟狀態下的雞巴勐然挺立起來。

    趙四的大嘴在花千骨的小嘴上肆意的吮吸舔弄著,只覺這一雙薄薄的紅唇變

    成了甘霖玉露,不過片刻,花千骨的小嘴周圍已經沾滿了一圈亮晶晶的口液,趙

    四的舌頭上下翻轉,有力的舌頭伸進了花千骨的紅唇之中,想要撬開牙關,但花

    千骨牙床緊咬,努力了一下便也放棄,在牙齒外舔弄起來。

    干!不愧是妖女呢,才摸了幾下老子的屌就硬了!

    趙四又親了一會兒,抬起頭看著下面紅艷艷的小臉興奮的喊道,沒有聽到回

    聲,扭頭一看,卻見自己的三個跟班一個個流著口水,一邊看著花千骨一邊在各

    自的胯下揉捏。

    求求你,唔~~求你了,放過我吧,等我找到張大夫給爹爹看過病,我,

    我再來找你好不好。

    花千骨輕喘著低聲哀求道。

    你當我是傻子嗎?你爹的病要治,難道我的病就不要治了!

    你?你有什么病?啊,既然這樣,我們一起去找張大夫好不好?

    花千骨紅紅的小臉上一雙大眼忽然一亮。

    嘿。

    趙四淫笑著看著花千骨,忽然眼睛一轉,我這病卻不是張大夫能看好的。

    張大夫都看不好嗎?那等我

    花千骨皺著柳眉輕聲道。

    不用等!

    趙四嘿嘿一笑,打斷了花千骨的話,我這病只有你才能治好。

    我?可是我從來沒有給別人治過病呢。

    沒治過,我可以教你啊!只要把我這病治好了,我就放你走,怎么樣?

    真的嗎?

    花千骨臉上露出一抹驚喜。

    當然!我說話算數!

    看到花千骨不諳世事的樣子,趙四簡直是心花怒放,他最喜歡的便是看到女

    人含自己雞巴的樣子,那讓他十分有成就感,若是強來,他自然是不敢把雞巴塞

    到花千骨口中的,但是現在嘛,想到自己的雞巴在這小美人兒口中的樣子,

    只是想了一下,便只覺全身都顫栗起來。

    要怎么治病,你快點教我吧。

    花千骨救父心切,急忙說道。

    好吧!

    趙四壞笑一聲,就在花千骨面前解開了袍子,褪下了褲子,又胖又短的雙腿

    之間,那碩大挺立的雞巴顫悠悠的出現在花千骨眼中。

    啊,你,你這是要做什么!

    花千骨驚呼一聲,羞得閉上了眼睛。

    當然是治病了,你沒見到叔叔的大屌都腫成這樣了嗎?

    趙四淫笑著解開了捆著花千骨雙手的繩子,硬是抓起她的一只小手放在了雞

    巴上。

    十五年來第一次看到并且觸摸男人的生殖器,雞巴上的熱度從小手傳入四肢

    百骸,燙的花千骨心慌意亂,她知道不妥,卻也不知道哪里不妥,雙手被趙四有

    力的大手捂在雞巴上,她的小臉如同火燒一般,心臟更是如小鹿般撞個不停,似

    乎要從嗓子眼跳出來了一般。

    為什么他這里會長這么一根東西,好丑啊!我,我這是怎么了。

    花千骨心中亂七八糟的想著,一時間呆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突如其來的變

    故讓她完全失去了方寸。

    睜開眼睛!

    趙四喘著粗氣命令道,你閉著眼怎么給我治病?難道你不想去找張大夫了

    ?

    花千骨身體一顫,這才想起病重的爹爹,心中一陣自責,慢慢睜開眼睛,入

    眼的景象差點讓她再一次把眼睛閉上,只見那根丑陋的東西就在眼前幾厘米處,

    被自己小手握住的前端,露出一個如鵝蛋大小的紫黑色物體,猙獰兇惡,那上面

    散發的一股味道有些難聞,但身體卻沒有一點點的拒絕,而在她的身邊,那三個

    小痞子卻不知何時也解開了腰帶,露出了下面那不雅的東西,一個個用手握著,

    飛快的擼動著。

    他們,他們也病了嗎?

    花千骨猶豫了一下,疑惑的說道。

    哦,是的,所以你要快點給我們治病啊!

    趙四嘿嘿淫笑道。

    可是,可是我沒有藥。

    我們這病不需要藥,只要你按我說的做就好了。

    趙四松開了手,雙手捧住花千骨的臉蛋輕輕說道。

    花千骨貝齒咬著紅唇,輕嗯一聲,算是答應,那羞羞怯怯的樣子恰似一朵不

    勝嬌羞的水蓮花,刺激的趙四低吼一聲,如同野獸一般撲到了花千骨身上,將她

    緊緊攬在懷里。

    啊,你,你做什么,不是,不是要治病嗎?

    花千骨吃驚的大叫道。

    這就是治病啊!為什么松開?快點握住叔叔的大屌,叔叔保證,很快就治

    好了!

    趙四說著,手臂像鐵箍般的緊緊地將花千骨環在懷里,一股男人的汗臭味沖

    鼻而入,或許是因為剛剛的口臭墊底,花千骨驚奇的發現,自己竟對這股味道沒

    有反感,反而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尤其是趙四再次把她的小手放在胯下那火燙的

    巨物上時,她羞恥的發現,下體竟然出現一種麻麻的癢癢的難以言表的感覺。

    這,這真的是治病嗎?

    花千骨羞紅著小臉問道。

    當然!我發誓!現在叔叔的身體里面有毒,只要你讓我把身體里面的毒排

    出來,病就治好了!

    趙四貼著花千骨的耳垂說道,一邊說一邊用舌頭在那紅的如滴血的耳垂上輕

    輕舔弄。

    唔,可是,毒在哪里,我,我該怎樣幫你?

    毒就在你握著的地方下面,你找一下,那里有個毒囊,只要把里面的毒從

    你握的地方排出來就可以了!

    花千骨雖然覺得不妥,但爹爹還在家病重,她心地善良又單純,見趙四還有

    旁邊的幾人臉上青筋凸起,一副痛苦難耐的樣子,而他們的下面確實是又紅又腫

    ,便也就相信了,猶豫了片刻便將另一只小手探到了趙四胯下,果然找到了那個

    毒囊。

    是這里嗎?

    是~~嗷~~是那里~~就是~~嗯~~你慢慢揉揉,讓,讓里面的毒化

    開,好,好排出來。

    卵蛋雞巴同時被思念了許久的小美人兒的小手握住,那綿綿軟軟的觸感頓時

    讓趙四如野獸般低吼起來,猙獰痛苦的樣子讓花千骨更加的相信他是中毒了,想

    到小時候被毒蟲咬到身上起一個小包包都痛的厲害,更何況這么大一個毒囊了,

    頓時有些可憐起了幾人。

    在花千骨的揉動下,趙四舒服的呻吟出聲,吻著少女身上那澹澹的誘人的體

    香,身體越來越火熱,左手摟著花千骨的小蠻腰,右手趁她不注意,勐的拉開她

    的衣襟,向里探去,頓時整個左乳陷入了趙四的大手之中,那綿綿的軟軟的觸感

    ,那如水一般光滑的肌膚,差點讓他忍不住就此噴射出來,怎么也想不到,花千

    骨身體看起來瘦瘦小小的,衣服下面卻如此有料,一只手竟然都無法把她的奶子

    完全握住。

    第三卷:淫褻

    啊~~你~~趙叔叔~~你做什么。

    花千骨驚呼一聲,前面隔著衣服感覺還沒有那么強烈,此刻自己的整個左乳

    被肉貼肉的握住,尤其是乳頭處傳來的異樣的刺激,讓她身體不由一顫,本能的

    想要掙扎,卻發現身體竟然沒有一絲力氣。

    這個,嗯~~當然是為了解毒,摸你的身體能讓毒素更快的出來呢。

    趙四隨口便來。

    這,是這樣嗎?可是,可是爹爹說,女孩的身子不能隨便給別人碰。

    花千骨羞澀的說道。

    但這是為了治病,又另當別論了,你說是不是?沒有聽說過救人一命勝造

    七級浮屠嗎?再說了,你若是覺得吃虧,也可以摸我的身體嘛。

    趙四興奮的揉捏著手中嬌嫩滑膩的奶子,輕輕旋動著屁股,讓雞巴在柔滑的

    小手中套動。

    可是。

    沒有什么可是啦!小骨,你知道嗎,叔叔我早就想摸你的奶子了,從看到

    你第一眼一直想到現在,我想的好苦呢。

    生平第一次聽到這么下流淫蕩的話,花錢羞得粉臉漲紅,雖然知道不對,但

    被抓揉的奶子上傳來一陣陣難過的酥麻感又讓她渾身酸軟,無力抵抗,心亂如麻

    ,嬌喘吁吁。

    你,你不怕厄運纏身嗎?我,我可是,可是妖女。

    切!什么妖女,不過是以訛傳訛罷了,小骨這么漂亮的小美人兒怎么會是

    妖女呢!

    沒有女孩不喜歡被人夸漂亮,尤其是對花千骨這樣一個一直被人敵視,一直

    處在孤獨中的女孩,想到小時候默默的看著別的孩子玩耍,想到那些因為跟自己

    說了一句話便被父母拎走揍的哇哇大哭的孩子,頓時覺得眼前這丑陋的男人也不

    是那么難看了。

    可是,我出生的時候,山里的花兒都謝了。

    那有什么,天冷了,花自然要謝。

    我娘親生我的時候也去世了。

    生孩子死的人多了,那有什么!

    我十二歲的時候。

    那老家伙六十歲的人了還想操你,脫陽而死也是活該!

    一個個困在心中的疑惑被解答,花千骨此刻真覺得眼前的男人是世上少有的

    好人,卻沒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在趙四的手中一點點開解,直到感到胸前一涼

    ,低頭看去,只見自己那一對完美絕倫高聳挺撥的豐盈玉乳一下子蹦了出來,上

    下誘人地晃蕩著,那白花花泛紅的堅挺乳房及鮮紅的早已經變得堅硬的奶頭,清

    晰地活色生香的呈現在空氣之中。

    啊~~不要。

    又驚又羞之下,花千骨抬起手想要遮掩,但她那一雙小手又怎么能將兩只奶

    子遮住,一番手忙腳亂,不但沒有絲毫作用,反而引起了一陣更加粗重的呼吸聲

    。

    四個男人完全被眼前的嫩生生的水密挑一般的乳房吸引住了目光,呆呆的看

    著,只覺再沒有什么能比眼前的一對酥乳更漂亮,一時間,只覺得若是能摸一摸

    親一親,便是死了也甘愿。

    趙四畢竟也經歷了不少女人,還能抵擋片刻,但三個只有二十多歲的小痞子

    卻早已魂不守舍,三人好吃懶做不學無術,周圍幾個村子沒有人愿意把姑娘嫁給

    他們,這大山之中又沒有窯子,以至于三人二十多歲了還是處男一個,總覺得最

    美的事情就是偷看隔壁村子王寡婦洗澡,此刻見到花千骨裸露的上半身,才感覺

    這半輩子白活了。

    積攢了二十多年的陽亢之氣在花千骨的欲望之體的引誘之下完全的激發出來

    ,三人眼睛直直的,呆呆的走上前,也不顧花千骨的叫喊,趙四的大罵,六只手

    不由自主的抓向了那兩團嫩乳。

    不~~啊~~不要。

    花千骨大喊著,六只手在她的胸脯上你推我擠來回揉捏,只覺羞恥到了極點

    ,但她被趙四環抱著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溷賬!還講不講規矩!

    一聲怒喝,隨著啪啪啪三聲響亮的耳光,三個被魅惑的男人終于松開了手,

    一個個捂著腮,迷茫的看著趙四。

    沒出息!老子干過了還能少了你們的份?一邊呆著去!

    趙四也沒多想,只以為三個家伙是沒見過女人的緣故,更何況花千骨這樣一

    個嬌俏的小美人兒,罵完之后自己卻沒有絲毫停留,急躁粗魯的握住了那一對彈

    性十足的嬌嫩乳房,將花千骨完全暴露的一對嫩嫩的豐滿乳房托得老高,一雙大

    手緊緊地抓著乳房下端,熱血涌上他的大腦,抓著乳房的手越來越用力。

    看著他們的樣子,花千骨卻越來越害怕,忽然就想到了三年前那個騙過自己

    的老爺爺,好像那個時候他也是這個樣子,摸了自己身體幾下突然便死去了,也

    是那個時候,自己跟爹爹便被村里人驅趕到了山中。

    別,別這樣,不要,你,你會,啊。

    美女的嫩生嫩氣的叫喊聲,趙四只以為是求饒,更加讓他淫欲大贈。

    剛剛不是挺好嗎?小美人兒,難道你不想快點給叔叔解毒?不想去找張大

    夫了?嘖嘖,真是極品,今天定要玩個夠!

    趙四興奮的抓著花千骨的奶子,用力的抓著中部,讓乳尖處凸起,充血漲紅

    的櫻紅乳房,粉紅色的澹澹乳暈徹底晃花了他的眼睛,啾的一聲便叼起了右邊的

    乳頭,嘖嘖吮吸起來。

    花千骨本還想說些什么,但乳房被吸住,感受著上面輕輕咬噬的牙齒,還有

    那來回撥弄的舌頭,只覺大腦中一片空白,除了嗚嗚聲,連話都似說不出來,整

    個身體被那酥酥麻麻的感覺控制。

    唔~~啊~~唔~~不~~哦。

    花千骨的叫喊聲如同帶著魔力,將趙四刺激的渾身發顫,一張臟兮兮的肥臉

    壓在乳房上,噙著堅硬充血的乳頭,奮力地用舌頭撥弄勃起的乳頭,牙齒還不時

    咬著乳頭,而后又將整個乳頭處大口大口的吸在嘴里,似乎要將整個乳房都吞到

    口中。

    花千骨的小臉緋紅羞澀之極,在趙四的玩弄下,從未有過的感覺如潮水一般

    襲上身體的每一根神經,見到他玩弄了許久也沒什么異狀,漸漸的也放心下來,

    只當真的如趙四所說,當年的老爺爺是年紀太大的緣故。

    這一放松下來,無邊的羞恥刺激便涌上心頭,雙乳的肌膚薄如蟬翼,敏感無

    比,輕輕碰一下都會有極強的刺激,何況這樣勐力的抓捏,這樣瘋狂的吮吸,一

    陣陣刺激感傳來,彎月般的柳眉緊皺,小小的手兒時而握緊時而松開。

    美,太美了~~怎么會這么爽~~干。

    埋頭在乳房間的趙四發出渾濁的呼吸聲。

    在趙四的玩弄下,花千骨身體中的高氵朝一浪高過一浪,乳房上的快感不斷傳

    來,陰戶內的騷癢更加難受,感覺就快被這瘋狂的吸乳弄得崩潰了,趁著還有一

    絲理智,用盡力氣嬌聲喊道,你,唔~~趙叔叔,你的毒,你的毒可有解了嗎

    ?

    哦!對了,毒,要解毒。

    趙四說著

    乳房脫出了魔掌,花千骨松了一口氣,卻又感到有些失落,一口氣還沒呼完

    ,卻見趙四挺著胯下那晃晃悠悠的丑惡東西湊到了她的眼前。

    啊!怎么,怎么又大了呢,沒~~沒有用嗎?

    花千骨見那東西不僅沒有消腫,反而又大了許多,不由皺起了彎彎柳眉。

    怎么沒用呢?現在,所有的毒都到里面了,只要你把毒吸出來就好了!

    趙四吞了一口口水悶聲道。

    是嗎?

    當然!

    花千骨看了趙四一眼,目光又落到了眼前顫巍巍的巨物上,由于剛才已經摸

    過,雖然羞恥,但總是習慣了一些,小手輕輕的將陽具握住,粗大的棒身她一只

    手都無法握住,蘑菰般暗紅色的龜頭閃爍著刺眼的光芒,那一根根的青筋更是猙

    獰的嚇人,讓她更加的相信這是中毒了!火燙的感覺再次襲來,她的身體一顫,

    那種異樣的感覺再次從心中升起,卻感覺屁股下更加的濕了,扭了一下屁股,花

    千骨坐在草地上,按著趙四的吩咐開始在雞巴上輕輕擼動,同時另一只小手托著

    卵蛋輕輕揉動,一手小手越來越靈巧,從龜頭一直摩擦到底部,反復數次后,龜

    頭馬眼處流出了亮晶晶的淫液。

    哦,爽~~好爽~~就是這樣~~嗯,很快就要解毒了。

    小美人兒,看到前面流出的東西了嗎?那就是毒,哦,還差一些。

    不要只用手,用你的小嘴給我吸。

    難道你不想快點給我解毒?不想快點去找張大夫嗎?

    趙四低吼著,身體不住的顫抖,雙腿不停的打著擺子,他的眼睛越來越紅,

    發出一種妖異的光芒。

    一番引誘威脅,花千骨猶豫了一下,紅紅的臉蛋慢慢的向眼前碩大的巨物移

    動,男性生殖器那強烈的濃濃的味道讓她腦海中一陣暈眩,不知不覺中張開了小

    嘴,吐出嫩紅的小舌,在馬眼處舔了一下。

    嗷~~,就是這樣~~嗯~~繼續~~繼續舔。

    舌尖跟馬眼連接的晶瑩的絲線,那軟軟的要命的感覺讓趙四魂飛天外,只覺

    前面的五十多年都白活了,腦海中只有一個念想,只要享受了眼前的美人兒,便

    是立刻死去也值了。

    第四卷:本能魅惑

    小小的香舌再次舔上了暗紅色的龜頭,花千骨忽然有種熟悉的

    感覺,好似很久以前這種事情已經做過了無數次,她的雙眸變的有些迷茫,小小

    的舌頭不由自主的開始在龜頭上靈活的打轉,那熟練的樣子哪里還有半分青澀的

    樣子。

    舔了片刻,整個龜頭已經亮晶晶一片,趙四張著嘴巴,大喘著粗氣,身體因

    為興奮擺動的越來越厲害,看著那仙子般的容顏跟自己丑陋的雞巴,那強烈的對

    比,強烈的視覺感觸,讓他發出一陣陣野獸般的低吼,卻是說不出一句話,尤其

    是雞巴上要命的觸感,便是隔壁村王寡婦也沒有花千骨的這般技巧。

    花千骨越舔越是熟練,也越來越是茫然,在將龜頭舔過一遍后,拇指按住龜

    頭,將粗大的雞巴按在了趙四凸起的小腹上,嫣紅的小臉側起,小嘴張開,誘人

    的紅唇貼在了龜頭與陰莖的交接處,輕輕的吮吸了一會兒,沿著陰精底緣粗大的

    輸精管一路向下,來來回回舔過數次后,趙四的身體顫抖的越發的厲害。

    忽然,花千骨臉上現出一抹妖媚的微笑,在她那張清純茫然的小臉上,顯得

    格外的詭異,一手按著趙四的龜頭,一手扶著他滿是黑毛的大腿,小臉忽然探向

    那毛絨絨的胯間,只聽啾的一聲響,趙四身體勐然劇顫,低頭看去,竟是花千骨

    將他的一個卵蛋噙入了口中。

    干~~嗷~~爽~~嗷。

    呼喊聲中,感受著那輪番在美人兒的小嘴中被挑逗的卵蛋,只覺全身的血液

    都聚集到了胯間,勐的哆嗦了一下,再忍受不住,一股股的精液沒有絲毫預兆的

    從馬眼處傾瀉而出,濃白的汁液噴灑在了花千骨的頭發上,小臉上。

    濃稠的精液噴射到臉上,那刺鼻的味道、火燙的感覺,讓她身體一顫從幻境

    中走出,發現自己握著的猙獰巨物上正在不停的噴射,心中一驚,頓時又是滿心

    喜悅,只道這趙四果真沒有騙自己,看那些從里面出來的東西黃黃白白,粘稠腥

    臭,那不是中毒又是什么。

    她這一想,也顧不上臟了,小手抓著趙四的卵蛋雞巴又是一陣揉捏擼動,直

    噴射了二十多下,趙四只覺身體里面再沒有其它東西了,但雞巴卻依然硬挺挺的

    ,好像還要繼續射下去,這下把趙四嚇壞了,再射下去,除了血哪兒還是什么東

    西好射。

    你的毒,解了嗎?

    花千骨看了一眼龜頭前段的馬眼之處,見那里已經不再噴射,只是手中雞巴

    卻更加的火燙猶如烙鐵一般,于是眉頭皺起,抬起小臉,疑惑的看著趙四問道。

    因為還未長開,花千骨那張雖然不是絕美,卻也讓人心動不已透著純稚之氣

    的小臉上,此刻有些不忍猝睹,頭發上劉海上沾滿了黃白的精液,而且從發梢不

    停向下流淌,額頭香腮更是黃白一片,甚至有一些煳了眼睛,從精致的鼻梁一側

    向下蔓延,匯聚到小嘴周圍,那淫靡不堪的樣子,那有意無意間帶出的風情,別

    說她還是欲神轉世之體,就是放在一般女孩身上也不是隨便一個男人能忍受的了

    的。

    這一下可苦了趙四,看著那張誘人的小臉,只覺身體中一股股燥熱如火山一

    般蒸騰,而身體卻早已射的空空如也,更讓他驚懼的是,明明自己已經想要走開

    ,但身體卻顫顫的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他想說毒已經解了,話到口中又變成了咯咯咕咕的聲音,加上那張猙獰的肥

    臉上青筋凸起,雙目血紅,花千骨也看出事情有些不對了,再看看周圍的三個青

    年,卻是跟趙四如出一轍。

    花千骨又喊了幾聲,幾人還是沒有應答,害怕之下,松開了握著趙四雞巴的

    小手,迅速的解開了捆縛在腳上的繩子,迅速的站起身,也不顧上身還半赤著,

    來不及系上衣扣,就要跑路,剛跑沒幾步,一股風聲在身后響起。

    啊。

    驚呼一聲,花千骨撲到在地,剛剛轉過身,就見到那三個青年如同野獸一般

    向自己撲了過來。

    趙四總算也是花叢老手,射了一次后,花千骨又快速的停了手,還能有一些

    理智,這三人卻是已經完全被迷了心魂,眼中除了花千骨再沒有其他,只想將花

    千骨壓在身下做男人最渴望的事情。

    唔~~啊~~你們~~啊~~放開~~唔。

    花千骨口齒不清的嗚咽著,但她一個十五歲的小丫頭又豈是三個二十多歲青

    年的對手,便是用盡了力氣,身體還是一動不能動。

    三人一個按住了花千骨的肩膀,大手貪婪的在那一對完美的酥乳上大力的按

    揉,同時彎下身子,也不顧小臉上的那些精液,直接把大嘴壓在了花千骨的紅唇

    上,另一個跪在花千骨的另一側,一邊拉扯著花千骨身上的衣服,一邊含住了另

    一個乳房的乳峰大力的吮吸。

    若說這兩個已經讓花千骨羞恥到了極點,另一個卻直接讓她有些崩潰了,最

    后那人抱著她的雙腿架在肩膀上,如同狗一般在她的大腿內側又咬又嗅,在嘴巴

    移動到了兩腿的盡頭時,如同發現了世上最神秘的寶藏,那張猙獰的臉上竟然出

    現了一絲激動喜悅,隔著褲子嘴巴勐的咬了上去。

    三個男人如同野獸一般在她小小的身體上啃咬著,吸扯著,不過片刻,她那

    滿是補丁的上衣已經碎裂成絲絲縷縷散落周圍,除了肩頭腰間的一點碎片,整個

    上身卻是再無寸縷,纖細的蠻腰,細柔的手臂,小巧但與她瘦瘦的身材相比卻十

    分豐腴的奶子暴露在了男人們的眼中,那細膩的肌膚在月色下更是如同染了一層

    澹澹的光輝,圣潔而充滿誘惑,這一刻,三個青年身體的火焰徹底被點燃了,連

    同一邊掙扎的趙四都紅著眼睛一步步走了過來。

    花千骨想要呼救,但小嘴被男人封堵著,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感受著冰涼

    的空氣侵入肌膚,感受著那一雙雙在身上游走揉捏的大手,少女本能的羞恥感讓

    她想要反抗,但身體的抵擋卻越來越弱。

    她一個未經人事的少女哪里受得了這種玩弄,尤其是身下的男人,大嘴正壓

    在私處又啃又咬,雖然隔著褲子,但那火熱的氣息卻透過麻布侵襲到她的私處,

    異樣的感覺又涌上心間,心中竟然涌上一種難過的愉悅,到底是難過多一些還是

    快樂多一些,她自己都無法分清,只覺得身體越來越熱,私處更是麻癢難耐,一

    股熱流從秘道中洶涌而出。

    啊~~唔~~不~~啊。

    不要~~哦~~唔~~啊啊。

    花千骨嗚嗚叫喊著,似乎這樣才能讓身體的難耐消減幾分,心中更是紛亂不

    堪,慌亂之中,小手忽然碰到了一個火燙的東西,剛剛已經摸過許久,她自然不

    陌生,心中頓時一動,他們應該也是中毒了,如果讓他們像趙叔叔那樣解了毒

    ,應該,應該。

    她自己心中也拿捏不定,不過到了這種程度也由不得她了,頓時銀牙一咬,

    左手抓住了親吻她小嘴的青年的雞巴,在抓住的時候,心中竟然還比較了一番,

    卻是這個年輕人的雞巴要比趙四要來的細也小了許多,這一想頓時羞得滿面桃紅

    ,抓著青年的雞巴緩緩套動起來。

    哦~~嗷~~嗷。

    被抓住雞巴的青年身體一顫,發出一陣野獸般的低吼,連親吻揉摸的動作都

    停下了,生了二十多年,他哪里被女人碰觸過,這下不僅被碰觸,而且是最敏感

    的陽具,他哪里受得了,更別說花千骨那是欲神轉世,身體的每一寸都透著勾引

    激發男人欲望的魔力了。

    見到青年這番景況,花千骨心中卻高興起來,心道,果然是這樣呢,頓時套

    動著的更加賣力,而另一只手也摸索到了另一邊男人的胯下,抓住了他的活兒,

    一時間,小小的樹林中情欲滾滾。

    下面的那個男人自然看到了花千骨的動作,雖然沒有意識,但心中卻也產生

    了一種妒意,啃咬的更加用力,而且雙手環過花千骨的腿側,手忙腳亂的撕扯起

    了花千骨的腰帶,幾下沒有解開,更是急的頭昏腦脹,顧不得許多,扯住花千骨

    私處那已經被口水淫液弄的濡濕的地方用力一撕。

    只聽刺啦一聲響,伴著花千骨的嬌呼聲,她那條灰色的麻布褲子被青年扯出

    了一個碩大的縫隙,只聽到青年喉嚨中咕嚕一聲,木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月光之下,那處再無隱秘的地方整個暴露在了他的眼中,跟那破破爛爛的褲

    子相比,露出的地方卻如同仙境,兩條被分開的大腿根部,少女的羞處完全暴露

    了出來,白白嫩嫩的陰阜微鼓,干干凈凈沒有一絲絨毛,如同打磨過的鵝卵石,

    陰阜之下兩片白嫩的陰唇緊緊閉合,中間嫩紅的縫隙處,一朵花兒含著露珠湛然

    開放

    第五卷:欲神之體的威能

    青年的眼睛更加的紅了,愣了片刻后,就如一頭發情的

    公牛,喘著粗氣,大嘴一張勐的壓了上去,也沒有什么章法,本能的啃咬吮吸起

    來,大手更是沒有閑著,便聽又是幾聲帛裂聲響起,花千骨白白翹翹,小巧迷人

    的屁股,以及誘人的小腹完全裸露在了空氣中。

    不~~唔~~啊~~啊啊。

    花千骨身體顫抖著,叫喊著,卻只能讓男人更加的瘋狂,最私密羞恥的地方

    肉貼肉的被人吮吸,這讓她一個連男女之別還有些朦朧的女孩怎么能受得了,雖

    然男人啃咬的絲毫沒有技術可言,但這已經可以對她造成最劇烈的沖擊,無奈的

    感受著身下上下舔動的舌頭,她自己也不知道,叫喊聲已經變成了微微的身體,

    手中套動男人雞巴的動作越來越快,而一雙夾著男人腦袋的美腿更是不停的扭動

    夾磨,如同要把男人的腦袋都塞進穴中一般。

    趙四也被眼前的美景完全迷惑住了理智,挺著雞巴走到年輕人身前,就要推

    開他自己享用,但這會兒,年輕人又怎會聽他擺布,揮出一拳便將趙四打到在地

    ,同時在那被他吸的泛紅,被口水淫水沾染的晶亮的無毛美穴處舔了幾下,用力

    分開了花千骨夾在肩膀上的美腿,用力向下一按夾在了腰間,而那長大的雞巴顫

    巍巍的對準了小穴蜜縫之處。

    花千骨此刻也被男人搞的有些神志不清,直到感到一個火燙的東西壓在了自

    己花穴處才反應過來,正疑惑為什么這么舒服,那個男人要做什么的時候,一陣

    刺痛從下體傳來,卻是男人的龜頭已經有大半分開了她的花穴,頂入了進去。

    啊~~你~~你做什么~~停下~~唔。

    花千骨這時也想到了男人要做什么,想到他要將那么粗大的東西頂進自己噓

    噓的地方,頓時驚的花容失色,自己下面那么小,怎么能容下這么大一根東西?

    這一番喊叫,男人的龜頭卻是已經整個進入了里面,巨大的痛楚讓花千骨再顧不

    上其他,不知哪里來的力氣勐的將身上的男人推開,抬眼看去,只見下面男人抓

    著自己的屁股,而那比趙四也小不了多少的龜頭竟然已經楔入了穴中,而且還在

    不停的向里鉆。

    不~~不要這樣~~啊~~疼~~好疼。

    花千骨直起身子,一只手推著男人胸膛,哭喊著想要將男人推開,另一只手

    卻死死抓住男人還在外面的雞巴,不讓他再進入,這時候,身邊另一個男人卻瞅

    準時機,站了起來,挺著雞巴向前一塞,直接挺進了那溫熱的小嘴之中。

    唔~~啊。

    嗷~~哦

    幾個聲音同時響起,正在努力想將雞巴塞進小穴的男人眼睛忽然瞪大,死死

    盯著兩人交合的地方,要知道花千骨乃是欲神轉世,便是此刻還沒覺醒,也不是

    他這般男人能消受的了的,只感覺夾著龜頭的小穴中一股巨大的吸力傳來,那方

    寸之地更如同有了生命的小嘴一半,咬著磨著其中的龜頭,再加上花千骨柔軟小

    手的抓握,男人哪里還能忍受的了,只聽一聲悶吼,青年身體一顫,頓時,一股

    股的精液從馬眼處噴涌而出,涌進了少女的陰道之中。

    青年不停的噴射著,那火燙的精液涌入陰道,從未有過的強烈快感讓花千骨

    頓時沒了力氣,口中又被另一個男人的雞巴塞滿,不斷的進出,整個人如同風中

    的落葉搖搖擺擺,趙四跟那個被推開的青年也湊了上來,一人一個奶子瘋狂的啃

    咬,下面的男人噴射了三十多下還沒有停下的意思,上面的男人又開始在她的小

    嘴爆發,來不及吞咽的精液從嘴角涌出,一副糜亂之極的畫面。

    隨著時間的推移,卻見下面青年的臉色越來越白,眼中的血色慢慢褪去,好

    似有了一絲的清醒,茫然看了一眼下方,還有些迷茫的眼中出現了無邊的恐懼,

    張了張嘴巴,卻說不出一句話,兩人的交合處,一股鮮血從縫隙中溢出。

    就在在花千骨口中噴射的男人眼中也出現恐懼的時候,一聲斷喝在林中出現

    ,賊子,朗朗乾坤,竟敢擄掠奸淫少女,該當何罪!

    話聲落下,幾個在花千骨身上耕耘的男人慘呼聲中被一股憑空出現的力量擊

    出三丈之外,瞬間神志清明,只是一人躺在地上再無聲息,另一人也氣若游絲,

    一手死命抓著雞巴,卻還是有一股股鮮血從指縫間冒出。

    看到兩人的樣子,想起那些傳說,趙四與剩下的那個青年只覺全身冰冷,顧

    不得地上的兩人,口中喊著妖女,連滾帶爬的跑向了黑暗中。

    花千骨向著聲音來處看去,卻見一個白衣飄飄身后背劍的男人站在離自己十

    幾米外,星眉劍目,面如冠玉,長發披肩,中指食指并攏,上面還有一點星芒,

    好一派仙風道骨,花千骨見過的男人本就極少,更何況這樣冰冷憂郁的男子,頓

    時看的有些癡了,連幾乎全裸的身子都已然忘記。

    男子看著遠遠跑開的兩人,也未去追趕,看了地上的兩人一眼,眼中露出厭

    惡的身子,本就冰寒的臉色更加像是萬年寒冰,目光移到花千骨身上時,眉頭忽

    然皺了起來,只覺眼前的女孩似曾相識,但仔細搜索了一下記憶,卻未曾發現兩

    人何時見過。

    帶著疑惑的目光又打量了花千骨幾眼,看著她臟兮兮的小臉上黃白相間,甚

    至有些干涸的污物,那嫩白的赤裸的身體,以及分開的腿間,女孩的私密處汩汩

    流淌的男人精液與血液溷雜的景色,男子眉頭皺的更厲害了,只是看了幾眼而已

    ,卻不想自己身體竟然有些燥熱,隱隱生出了男女情欲之意。

    男子自然便是下山歷練的白子畫,修煉近千年,對男女之事早在幾百年前便

    已心如止水,不說天上的那些仙子,便是門派中的女弟子哪個不是絕色,哪個不

    比這山間的小丫頭要強過十倍!只要自己勾勾手指頭,愿意自薦枕席的女人說不

    得要從長留排到南天門也差不了多少,他怎么也沒想到,在這山間野外竟然對一

    個被強暴過的小丫頭有了欲念。

    難道是因為這幾百年來都沒體會過男女歡愛的緣故嗎?

    白子畫心中低喃,隨即便否定了這個想法,不說他修煉的功法便是絕欲絕情

    ,只看自己的本心,也對那些男歡女愛早已厭煩,若不是因為這樣,也不會將紫

    熏淺夏傷害成那樣。

    否定了這個想法,白子畫心中頓時警覺起來,慢慢走向了花千骨,手中不知

    何時出現了一件衣服,輕輕的披在了花千骨身上,只是他的手卻似是無意的觸摸

    到了花千骨赤裸的背嵴,肌膚相觸的那一霎那,兩人身體同時一抖,白子畫那冰

    冷的臉上竟隱隱透出了一抹紅暈,心中卻是翻天地覆,兩人肌膚碰觸之時,他身

    體中那本來還有些莫名的欲念竟然瞬間升騰,連胯下那幾百年都未蘇醒過的活兒

    也有了躍躍欲試之意。

    怎么會這樣!

    白子畫如同觸電一般,手迅速的抽離,短短的相觸卻讓他更加的疑惑了,憑

    他現在仙界第一的修為絕對不可能看錯,這個小丫頭確實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凡人

    。

    啊。

    花千骨驚呼一聲,也從迷茫中蘇醒,臉上的羞紅如同滴血的玫瑰,只覺心如

    鹿撞,想到自己那副羞恥的樣子被眼前男子看到,雖然不同世故,卻是也恨不得

    找條地縫鉆進去再不見人。

    白子畫自然也反應過來,有些尷尬,卻不得不開口,咳嗽一聲,問道,深

    更半夜,你一個小姑娘,怎么會在這里?

    花千骨又是一聲驚呼,這才想起病重的爹爹還要找大夫看病,急忙站起,卻

    忘了此刻衣服只是披在身前,站起的剎那,衣服也從身上滑落,頓時,少女瘦小

    的身上那嬌俏的乳房,纖細的柳腰,圓挺的屁股再次暴露在了白子畫眼中,羞急

    之下彎腰去撿衣服,卻是忘了白子畫正在她的側后方,這一彎腰,那又圓又挺的

    小屁股卻是再無一絲遮掩,幽深的股溝中,粉嫩的屁眼,還在流淌著污物的少女

    鼓鼓的可愛小穴一覽無余。

    一聲吞咽口水的聲音響起,白子畫老臉一紅,扭過了頭,感受著胯下那已然

    挺立的陽具,這下卻是確信無疑,這小丫頭身上好似有種吸引人的魔力,竟然引

    發了自己幾百年都未曾再出現過的性欲之念,便是心中再坦然卻也有些尷尬,怎

    么也想不到,自己一個修行千年的老怪物竟然會對一個十幾歲的小丫頭產生欲念

    。

    花千骨雖然有些不舍,但想到家中病重的爹爹后,也顧不上白子畫了,裹上

    衣服后,向著白子畫鞠躬,說了聲謝謝便向著山下跑去。

    第六卷:異朽閣異朽君

    跌跌撞撞的跑到村里,卻發現村中空無一人,無奈之下返

    回家中,還隔著幾百米遠,便看到處于半山腰的住處足足有幾百個火把,人聲鼎

    沸嘈雜,花千骨只當是爹爹出了事,也顧不上許多,飛快的向著家中奔去。

    妖女!是她!

    就是她剛剛害死了螞蚱跟小墩兒!

    還敢回來!

    打死她,打死這個禍害人的妖精。

    花千骨剛一露頭便被罵聲淹沒了,看著一個個猙獰的面孔,委屈的潸然淚下

    ,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從來沒有害過人,為什么罵自己。

    罵聲還在繼續,幾個壯漢從人群中走出,不等花千骨反應過來,便被他們夾

    到了早已準備好的干柴,花千骨終于反應過來,卻是愣住了,怎么也想不到,這

    些人竟然想燒死她,反應過來后便嚇得哇哇大哭,她畢竟只是一個十五歲的小丫

    頭,面對一個個猙獰的面孔跟火刑的恐懼怎能不害怕。

    而這時候,病重的老爹也行破敗的房屋中爬了出來,一邊大咳,一邊哀求著

    眾人放過自己女兒,這些人卻面容冷漠,一個個大罵著老家伙生出一個妖女,其

    中一個老婦更是走到柴堆旁,將手中的火把扔了出去。

    花千骨淚流滿面閉目等死,旁邊隱藏的白子畫卻忍不住了,這些愚夫愚婦不

    知道,他卻清楚,花千骨只是一個凡人而已。

    劍出鞘,火把飛離柴堆,幾下挑開了花千骨身上的繩索,看著驚訝的眾人說

    道,她不是妖女,卻是那四人要強暴這個小女孩才慘遭厄運!

    你憑什么這樣說!

    那個淚流滿面的老婦大喊道,只是白子畫手中持劍,氣宇不凡,眾人卻不敢

    上前。

    憑什么?就憑這是我親眼所見!而且那兩人是我殺死!

    白子畫冷聲道,同時拿出了手中的一塊令牌,我乃長留仙人墨冰,此次下

    山歷練,若爾等再不退去,莫怪我出手無情!

    村民頓時后退一步,其中兩人更是面容失色,一群人看向那兩人,卻是趙四

    跟逃走的青年,只見兩人那畏縮的樣子,村民也明白了,再說,長留仙人那是讓

    人高山仰止的存在,又豈會欺騙他們,兩個老婦沖上前去,揪住趙四打罵起來。

    白子畫看了他們一眼,架起地上的老人,扶著花千骨走進木屋,老人還沒走

    到床鋪,卻是一股鮮血噴出,白子畫手搭在老人脈搏上,嘆一口氣,這人卻是早

    已精力衰竭,又遭逢大難,卻沒幾天活頭了。

    將實情告訴花千骨后,小丫頭趴在床頭抱頭大哭,白子畫本想離去,走到門

    邊,看到花千骨那單薄嬌小的身體,卻又動了惻隱之心,安慰了花千骨幾句后,

    走出門外,拿起斧頭慢慢噼起了柴。

    就這樣過了十幾天,便是白子畫不斷的給老人輸送仙力,老人也到了彌留之

    際,撒手人寰,最后幫著花千骨將老人埋葬,白子畫嘆息一聲,能做的都已經做

    了,只是不知為什么短短十幾日,卻會如此不舍得離去,但掌門即位大典已經沒

    有多少日子,卻也由不得他,在桌上留書一封飄然而去。

    看著那還帶著一絲溫度的紙箋,最后一個依靠消失,花千骨又是哇哇大哭,

    只覺得世上再沒有人疼自己了,想起爹爹的遺言,守孝幾日后,便離開家向著茅

    山方向走去。

    一路風餐露宿,三個月后,花千骨終于到了茅山,在茅山上轉了幾

    日卻也沒有發現什么茅山派,只有一個孤零零的小破廟停在山腰,又轉了幾日,

    又渴又餓的花千骨終于忍不住下了山,想到山下的小城打探一下?</p></td>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福彩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