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歷史小說 > 臨高啟明 >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一節 造船廠的秘密

章節目錄 第二百三十一節 造船廠的秘密

作者:吹牛者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百度搜索:【第三書包網】.

    誰也沒注意第三層樓座上的黑衣人什么時候離開的。人群沉浸在一片狂熱的喧騰中,繼而發生了場不大不小的騷亂,那位白人船長由于過度的激動,踩斷了座板,從樓座上滾了下來。他很僥幸的沒有受到肉體上的損傷,卻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和那些被他壓傷的人一齊發出痛苦的呻吟。

    一個小時后,船長搖搖晃晃地走進巴石河碼頭區的一間酒館,要了一大杯椰子汁釀成的土巴酒,這差不多是菲律賓最廉價的酒精飲料,邊喝邊咒罵著命運的無情。

    “弗爾南多船長,”有人對自己打招呼。船長發現眼前站著一個年輕的中國人,頭戴草帽,穿著中國人常見的對襟小褂,下身卻套了一條歐洲式的水手長褲。他似乎故意將自己的陶酒杯推到船長面前。弗爾南多瞪直了眼睛,鼻子聳動著,貪婪地吸取大黃甜酒的香氣。一個貌不驚人的中國人竟然喝得起在馬尼拉售價不菲的“大唐公主”甜酒!

    “我的主人在隔壁的包間,他要請弗爾南多先生喝幾杯好的,請您跟我來。”中國人轉過去起身走了,他拿起酒杯的動作很慢。船長的眼皮跳動了一下:中國人手中,那只再普通不過的陶杯底下露出一個金光燦燦的東西。對方已經轉過身,弗爾南多伸手按住了那塊金幣,將它慢慢地籠進袖子里。

    “管它呢,”船長自言自語說:“反正已經都輸的一點不剩啦。”他丟下酒杯,抓起自己的帽子,跟著中國人的背影向酒館后間走去。

    弗爾南多瞇起了眼睛,從敞亮的酒館外間到后邊黑暗的隔間里,光亮的變化讓他的眼睛很不適應。隔間里沒有窗戶,門在他身后關上,里邊唯一的光源來自餐桌上一盞簡陋的椰油燈,火苗掙扎似的搖曳著,只能照亮半張桌子。在船長的眼睛逐漸適應了包間里咋明咋暗的微光以后,他看見一個有些駝背的人坐在桌子的后面,他的座位好像故意避開油燈的微弱亮光。

    “請坐,德?弗爾南多。”那個大半個身子都隱沒在黑暗里的駝背用一種刻意變了調的嘶啞聲音說話。弗爾南多船長坐到對面的椅子上,略吃了一驚:在馬尼拉知道自己祖國的人并不多,而這個神秘人物說的卻是法語。

    中國人為弗爾南多端來杯盤,斟滿甜酒,然后退到門口,似乎對一切談話都不感興趣。

    “德?弗爾南多,有個關于你的問題一直困擾著我,”如果有什么事情能夠讓弗爾南多停止狂飲甜酒的話,這個神秘人物的問題就是了,“你信仰哪一個上帝?梵蒂岡,還是胡格諾?”

    船長手顫抖了一下,沒留意自己的酒潑在了桌子上。從拉羅歇爾突出重圍,在巴巴利群島替穆斯林帕夏們賣命又險些喪命于葡萄牙的炮彈;替蘇拉特的英國人運貨卻遭到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襲擊,船貨兩失。這些經歷他從未對人提起過,至少在沒喝醉的時候。在西班牙人統治的地盤上,一個胡格諾除了被送上火刑架,不會有別的結局。

    “上帝是唯一的真神。”船長慢吞吞地說。

    黑暗中的身軀在椅子中移動了一下,船長現在看到面前的這個人大半身軀都裹在黑色斗篷里,臉上帶著黑色的半截面具,露出修剪得十分精致的胡須。

    “弗爾南多船長,我知道你是一名生意人,”黑衣人改用西班牙語說話了,“生意人永遠只有一個上帝。”

    他舉起右手,黑色的羊皮手套讓弗爾南打了個激靈:仿佛面前坐著的,是一個裹在黑色軀殼中的非人類的鬼怪,黑手松開了,一把杜卡特嘩啦啦地滾到桌上,有幾枚撞到船長的酒杯才倒下,發出黃金的脆響。“上帝的福音是不可或缺的,我的朋友,特別是經過一場豪賭之后。”

    弗爾南多熱切的眼神凝聚在這幾塊金幣上,搖曳而晦暗的燈光下,仿佛整張桌面都躍動著燦燦金光。

    “先生,你不會無償地彌補我的損失吧?”他拼命想咽下些口水來潤滑發干的咽喉,甚至忘記了面前擺放的美酒。

    “馬尼拉船廠的棚子下,到底有一條什么樣的船,為什么總督閣下如此的看重它?德?弗爾南多先生?”

    包間里突然安靜下來,只能聽見弗爾南多喘氣般的粗重呼吸:“那是總督殿下的秘密——”

    “薩拉曼卡先生雇傭你指揮那條建造中的小船,因為你是個足夠勇敢的船長,也因為你總缺錢用,”黑衣人從牙齒縫中擠出一聲輕笑,“我想知道,這到底是條什么船?需要您這樣一位敢于用生命去冒險的船長去駕馭?”

    “勇敢的船長”德?弗爾南多先生額頭出汗,這是總督的大秘密,在整個馬尼拉,知道這船真實情況的只有四個人。一旦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設想。

    “你需要錢,我的朋友。我同薩拉曼卡先生、馬尼拉的那些教士們沒有瓜葛,我也不喜歡他們那種偏執的狂熱。我想了解那條船還有造船廠現在都在忙些什么,”黑衣人把一個錢袋放到桌面上,解開絲帶,抓出一把金幣,讓它們從指縫間一個接著一個地落下。每發出一聲清脆的叮當聲,弗爾南多的瞳孔便收縮一下,“我也是個生意人,親愛的弗爾南多。這只不過是一樁生意,一樁生意而已。”

    黑衣人帶著他的中國侍從離開酒館時,太陽已經快落山了。他們走出酒館就登上了一輛撐著布篷的牛車。這類牛車在馬尼拉內外沒有成千也有上百輛。牛車最后停到一圈院墻圍起來的倉庫前,等這兩人下車后便走開了。巴石河邊的碼頭區多得是這樣圓木草頂的簡陋倉庫。黑衣人穿過院子后門,掏出鑰匙,打開掛鎖,和中國人一齊走進庫房。倉庫門在他們身后關上,一刻鐘后再打開時,黑色斗篷、面罩都不見了,下頷上粘的胡須扯掉了,背部填塞了大量棉花用來偽裝駝背的普爾波萬也脫掉了。范拿諾華伯爵騎上系在院子里的一匹馬,從前院大門離開了。片刻之后,紀米德穿上一件中國長衫,頭上戴的水手草帽也換成了瓜皮小帽,向帕里安區內的下一個聯絡點匆匆奔去。

    熱諾利諾?帕尼奧先生近來總是覺得頭痛得厲害,似乎全身的濁氣都涌到了腦子里。可哪怕腦殼炸裂,他也不想去看醫生,那伙醫生只知道給人放血,他可不大敢領教那個一天到晚喝得醉醺醺的理發師來切開他的胳膊。

    精通醫術的教士倒是不熱衷于給人放血,或者他也可以嘗試下中國人的大夫。不過,熱諾利諾?帕尼奧知道自己的頭痛其實不屬于醫道的范疇;作為王家船塢的負責人,他的痛苦都源于一紙該死的合同:為東印度殖民地建造12艘新的巡邏快船。

    說到底,一切都該歸罪于混賬的日本佬,萬惡的保羅?高山。那種單桅三角帆快船的圖樣、模型據說都出自他手,還攛掇總督用它們取代老掉牙槳帆戰艦和簡陋的劃艇,將使殖民地艦隊煥然一新。當然了,只要看到高山的座船,就會知道這所謂的巡邏快船就是以他的那條船作為藍本的。

    熱諾利諾?帕尼奧當時也是少數極為熱切的附議者之一,沒有人能對如此大的訂單所帶來的金錢,以及完成后所能獲得的嘉獎漠不關心。只是在他承攬下全部造船訂單,迫不及待地下令開工后,才發現自己掉進了一個大坑里。

    保羅?高山為這型看似簡單的小船提出的要求堪稱匪夷所思:奇特的索具,對船材尺寸質量的百般挑剔姑且不論;竟然要求在船底水線下都包滿銅皮。干了二十多年船匠活計的熱諾利諾從沒聽說過如此荒唐的事情,即便是橫渡太平洋的大蓋倫船,船底也不過蒙上一層涂了柏油的帆布,覆蓋少許鉛皮而已。熱諾利諾決定給新巡邏船刷上兩層木焦油,至少能保證它們足夠耐用。至于銅皮,見鬼去吧,馬尼拉所有銅都被收集起來供那日本天才制造他的寶貝大炮去了。

    這還不算最離譜的。薩拉曼卡先生不知道聽信了日本混蛋的什么鬼話,竟然當面向熱諾利諾?帕尼奧詢問新船的龍骨和肋材能否用鐵來造。要不是總督大人的尊貴身份,他熱諾利諾?帕尼奧恐怕會把肚皮笑破。這世界上還沒人有本事把生鐵彎曲成船肋的形狀,再者就算鑄造出來了,它的脆性也不適宜當龍骨和肋材。至于熟鐵,先不說馬尼拉哪里來這么多的熟鐵,光怎么加工這么大的鍛件就成很大的問題

    船廠負責人把這理解為總督在擔憂他的產品是否足夠堅固。只好在關鍵部位的船材上加倍用料。好在這里從來就就不缺上好的造船硬木。但是現在庫存多年的干燥木料眼看要消耗殆盡,卻連工程的三分之一還未曾完成。rs

    百度搜索:【第三書包網】閱讀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福彩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