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歷史小說 > 臨高啟明 >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二節鄭保的戰與和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二節鄭保的戰與和

作者:吹牛者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百度搜索:【第三書包網】.

    第一百五十二節鄭保的戰與和

    鄭保在失望之余還是給了汪友一個師爺的頭銜――起碼汪友在管理文案賬冊上還有一套,而鄭保也缺少這樣的人才。隨后他帶著招攬來的船只錢財活動在電白一帶的近海海域,搶劫鹽船和沿岸居民。又跑到越南海域參與了幾次南北朝之間的海上沖突,撈取了不少好處。在聽說劉香的船隊已經離開了珠江口,他趕緊率領船隊來到大嶼山,準備乘這個空檔,沖入珠江大撈一票。

    在他抵達大嶼山之后,發覺當地已經零零星星的集結了不少小股海盜,他們都是準備沖入珠江內河大干一場的。官兵在澄邁的慘敗和劉香突然離開珠江口給了他們發財的極大期望。

    鄭保來到大嶼山之后利用自己的實力很快就整合了這里的所有船只。現在這個臨時湊集起來的集團已經擴張到了大船70艘的規模。舢板長龍200多艘,海匪4000多人。

    正當鄭保準備等著合適的潮汐和風向一舉沖入珠江口的時候,澳洲人船隊的到來的消息讓他暫時打消了這個念頭。

    澳洲人在港島修筑碼頭說明他們有心在這里常駐下去。而且還派出了許多船只。鄭保想:如果不和他們建立同盟關系,船隊一旦進入珠江,澳洲人在珠江口來個乘火打劫就大大的不妙了。

    要么能得到澳洲人的聯盟,雙方坐地分贓。哪怕自己多出點血他也愿意;要么,就徹底把澳洲人的這支船隊打跨,使得他們不敢來搶地盤。

    正是在這樣考慮之下鄭保才派了金財發去。除了試探澳洲人的企圖之外,還有打聽軍情的意圖在內。特別是要打聽清楚,澳洲人最厲害的不需要船帆的“快船”有沒有來?

    他仔細的向兩個心腹打聽了澳洲人的船只數量,船上裝備的大炮數量,岸上有多少的守軍。聽說快船沒有來,他松了一口氣;又聽說澳洲人有五十多艘船停泊著,他遺憾的嘆了口氣。如果只有一二十艘該多好澳洲人的戰船雖然多數看上去和廣東福建的船只沒什么不同,在航行速度和火力上卻遠不是本地船只所能匹敵的。當初諸大掌柜就是看中了他們的“快船”才會想專門派人去奪船得。沒想到他們的帆船也這么好使

    特別是他們帆船上的“快炮”,打起來頃刻之間就是滿海面的水柱,一二百丈之外就把敵人的水手一掃而空,要是有了這樣的神器,何愁不能稱霸海上?

    鄭保便一直心癢難耐的打著這個主意。在他看來澳洲人的大炮雖然聽聞十分精良,但無非是紅夷大炮的另外一種翻版。這種大炮即貴又重,而且打起仗來還會自己爆炸。最好的還是這打得即遠又準,而且還能連發的“快炮”,若是能夠搞上幾門,裝在船上就能橫掃敵人了。

    “汪師爺”鄭保看汪友來到船艙里,趕緊招呼他。

    “這伙髡賊口氣大得很”鄭保自從干上了海盜一直一帆風順,有點忍不下這口氣,“居然要我們把兵員船只都造冊送過去――這td不是投降了嗎?就算是投奔大幫也沒這么埋汰人的吧”

    汪友不言語的看了看這“老板”。鄭保不是個傻蛋――鄭保很狡詐很兇殘,可惜只是土霸水平的最高點而已。在見識才干和諸彩老等人根本不是一個水平線上的,就是黑旗老四這樣的二路掌柜的都比他強得多。

    可惜諸彩老已經戰死在南日,而他手下的掌柜們死得死,降得降。自己也淪落到給這一號人物當師爺的地步。汪友很是不甘心。

    別得不說,就是到珠江口來。汪友認為這是在自尋死路。珠江口流域下一步一定是劉香和臨高的澳洲人集團爭奪的重點――正是大家避之不及的地方,自己這樣的小股怎么能輕易來蹚渾水?再說這里原本是劉香的地盤。雖說劉香主力已經全師移向福建海域,也不代表他就會把這塊地盤拱手讓人。

    鄭保的舉動,在汪友看來是“兩犯”的行為,把雙方都給得罪了。最終肯定會落個不得好死的下場。

    但是鄭保卻覺得志得意滿。他現在頂著所謂的大黎朝歸義侯,寧海將軍的頭銜,覺得自己像個“大官”了,在服裝旗幟儀仗上用上了各種花里胡哨,不明不黎的東西。讓汪友對他很是鄙視。

    但是眼下他只有隱忍不發,。鄭保對手下的原先諸彩老的部下即要重用又不放心,花了很多力氣來分化和提防他們。汪友知道自己在諸彩老舊部中人望最高,鄭保對自己看得極緊。稍

    有不慎很可能就會莫名其妙的“落水身亡”。

    “汪師爺,你說說看,這髡賊的事情如何使得?看來他們是要獨吞珠江口這塊地盤了。”鄭保憤憤然的說道。

    汪友咳嗽了一聲,澳洲人抵達珠江口,在港島上筑寨,所為何來是一目了然的。鄭保其實沒有多少選擇,要么和澳洲人為敵,雙方打一仗,要么就揚帆而去,一走了之。

    在他看來,一走了之是鄭保集團最好的選擇――即使澳洲人的船只再少一半,鄭保集團也絕對不可能是澳洲人的對手。要對付澳洲人,在數量上沒有極大的優勢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汪友剛說了幾句“不宜開戰”的理由,就發覺鄭保的面上露出了不耐煩的神情――鄭保顯然不打算一走了之,不僅如此,他還打起了澳洲人的船炮主意。

    “我說老汪啊,你這個人就是前怕虎后怕狼的,當年在諸大掌柜手下的豪氣哪里去了?”鄭保拍著他的肩膀哈哈笑了起來,“澳洲人再強,也不過四五十條船,又沒有快船鐵船,我看就和我們的船都差不多嘛。他火器厲害,我叫弟兄們貼上去跳幫,淹也淹死他們”

    他信心滿滿的說道:“要說船炮厲害,當然是他澳洲人強。不過論道刀槍拳腳,還是我中華功夫最厲害。只要上得船去,不管他是真髡假髡,甲板上火器施展不開,還不是由著我們隨便砍殺?”

    “恐怕事情沒有這樣的簡單。”

    “那你說說,有什么難處?”

    汪友想且不說如何把人送上甲板,澳洲人幾十條船停泊在那里,總不見得上面的人都是又聾又瞎之輩,等著敵人一艘船一艘船的往上爬。

    “我們就算能奪到幾艘船,其他船只發現了,一起圍攻過來豈不還是一場空?”

    “嗯,你說得也有理。”鄭保想了想果然如此。但是他馬上又有了第二個念頭:

    第二個念頭是擒賊擒王。鄭保準備在海匪中挑選一百名敢死之士,許之重金。然后各個懷揣利刃。然后假意前去投效,在帳前將澳洲人的大頭目一股刺殺。

    按照金財發和其他人的描述,澳洲人的大帳周圍雖然有護軍,但是也不過四五十人。鄭保認為只要有七八十人把這些人纏住,余下的人一鼓作氣的沖進去就能把里面的頭目全部殺光。

    汪友簡直哭笑不得――這個方案比前一個要現實點,但是能成功的可能性就是澳洲人全是傻子,會允許一百個壯漢隨隨便便的靠近己方的中樞,而去事先還不搜身。

    接著鄭保又提出了好幾個“計策”。全部被汪友一一否決了。

    “大掌柜若是一心要與澳洲人為敵,取得其船炮,只有一個字。”

    “什么?”

    “等。”汪友點了點頭,“澳洲人與我,實力相差無幾,若是貿然開釁。縱然能夠取勝也是慘勝。眼下只有見機行事,看澳洲人如何的動作我們再做計較。”

    其實就是什么也不干,坐等機會。鄭保不滿道:“這要等到何時?我們什么時候才能進珠江?”

    “進珠江不過是舉手之勞的事情,要是不把澳洲人的事情料理停當后患無窮啊”

    “嗯,你說得也有道理”鄭保當然不希望自己單獨闖進珠江口,背后留下這么一支艦隊。

    “兄弟倒是有個法子。”金財發見有了插話的機會,趕緊出來說道。

    “什么法子?”

    他象獻寶似得告訴鄭保和汪友他在香港的碼頭上遇到了施十四的事情了。

    “……施十四如今就是澳洲人的打扮了,要不是當初我和他打過交道,還真不不出那澳洲人就是施十四。”

    鄭保有了興趣:“哦,他現在在澳洲人那里當什么官兒?管幾條船?”

    “我沒敢問。他離得很遠,在碼頭上的一條船上。”金財發說,“有他這條線在,大掌柜的事情就有眉目了。”

    汪友馬上明白了:“你打算收買他?”

    “不錯”金財發說道,“俗話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他施十四當年不過是個小股的二等掌柜,到了澳洲人手下也不見得會做成大掌柜,多半也就管著五六條船而已。只要大掌柜肯出重金,不由得他不動心。”

    不管是讓他拉出隊伍去,還是在雙方交戰的時候突然來個反戈一擊,都是極好的機會。鄭保的眼睛都亮了起來。a

    百度搜索:【第三書包網】閱讀本書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福彩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