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第三書包網
第三書包網 > 歷史小說 > 遠東1628 >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三十四章 一定能混出頭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三十四章 一定能混出頭

作者:茶頭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來,,..

    劉守友站在船舷的邊緣,看著遠處若隱若現的陸地,那是他們此行目的地種子島赤木尾港。他所在的風帆船將會執行一項運輸任務。

    在濟州島結束訓練,他又在濟州島訓練艦隊實習了三個月,因為表現良好,被分配到了一艘改裝型機帆船上服役。

    遠東的強大,圣薩爾瓦多城那劇烈的炮火,至今還讓他心有余悸。可是當他到了海參崴,才知道遠東遠比他想象的更強大。他知道在遠東想出頭就得靠真本事。所以自從他上艦以來,做事非常努力,他能在鄭氏海盜混得風生水起,也全靠敢打敢殺才爬上去的。

    他的努力也終于得到了回報,上艦幾個月就被艦長李少杰提拔為水手長。雖然小小的水手長和他在鄭氏海盜中的地位相差甚遠,但劉守友得知自己被提拔的消息后,還是非常激動。

    來遠東已經快一年時間了。這一年他隨戰艦去過海參崴,在那里他受到了從未有過的震撼。隨船在南海巡邏時,擊沉過幾艘弗朗機的商船,他親眼看著一艘艘夷人的大夾板船,被他腳下炮艙里的火炮轟得粉碎。他深知以后遠東絕對會成為大海上的霸主,而水手長就是他在遠東成長的基石。

    “嗚……”

    刺耳的汽笛聲不斷的響起,劉守友回過頭,看著艦隊的十幾艘風帆船正以縱隊形式,向前方的種子島航行,各艦馬上就要依次進港了。

    遠東自從占據了種子島,就對赤木尾港進行了大規模的擴建。和從前相比,這里早就不可同日而語,幾百米長的碼頭邊上停泊著大量的海船。一座座高大的木質吊裝系統,正從商船上卸下各種物資。

    自從遠東公司控制了馬尼拉以北海域。又敲掉了澳門,公司已經壟斷了日本的對外貿易。每天從大明江浙、廣東、福建,以及馬尼拉趕來的海船絡繹不絕。

    所有的船只都會把貨物送到種子島的赤木尾港,日本堺港、長崎的商人,還有各藩大名的商船隊,都會來和遠東公司交易。僅僅不到兩年的時間。這里已經變成了一個繁華的商港。

    德川幕府雖然對這里發生的事情非常清楚,但他們極為畏懼遠東公司,而且種子島屬于薩摩藩,所以德川幕府就像腦袋扎進沙堆里的鴕鳥,權當做沒看見。而且現在也派船隊過來和遠東交易,沒辦法,種子島的各種商品實在是太誘人了。

    城市規模不斷的擴大,港口區新開辟的幾條步行街上所有的鋪面還沒落成,就被來自日本和大明的商人哄搶一空。雖然商鋪的租金一漲再漲。但還是有大批的商人守在這里,就希望能從別人手里盤下一間鋪面。

    雖然鋪面的轉讓的價碼被哄抬到一個天價,可還是沒有哪個商戶有轉讓鋪面的意思。

    日本薩摩藩已經徹底擺脫了困境,有了遠東這個大靠山,他們現在過得滋潤著呢。每年島津家都會派出家族的嫡出子弟,與一眾薩摩藩的家老家臣,帶著豐厚的貢品去海參崴納貢。每次都弄得極為隆重,比他們覲見天皇都要恭敬。

    遠東很多商品都交予薩摩藩獨家經營。每年都會獲得豐厚的利益。但這些優惠當然是有條件的,薩摩藩每年會在日本收購大量的銅、硫磺。以及大批的日本婦女,源源不斷的送往海參崴。

    劉守友他們船隊來這里執行的任務是向海參崴送日本勞工,薩摩藩動用他們的資源,才為遠東找了一萬多名日本勞工。這些日本勞工前段時間,被陸續送到了赤木尾港附近的集中營,接受了凈化。并從敢死軍抽調過來一些日本武士,對他們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訓練。

    遠東公司的急劇擴張,也導致了公司目前的勞工荒。而且今年的基建項目很多,包括建設海參崴至雙城子的公路,北寧鎮各項基礎建設。庫頁島石化基地擴建工程,這些地方都需要大量的勞工。

    “嘭……”的一聲,劉守友的風帆船靠在了赤尾木港旁邊的軍港碼頭上,艦長李少杰的聲音傳了過來。

    “所有人注意,大家的假期只有不到兩天的時間,明天晚上5之前準時歸隊名……”

    船上的官兵聽到艦長的命令,都大聲歡呼了起來。但他們心里也都稍微有些遺憾。艦隊已經在海上漂了三個多月的時間,一直都在巡邏訓練的狀態中度過。大家都準備好上岸去好好消遣一番。可是假期卻只有不到兩天的時間。

    種子島現在是海軍部各艦船官兵最向往的地方。每年都會有大量的日本妓戶來到種子島,種子島的風俗店、酒屋和歌舞伎已經遍布在赤尾木港的大街小巷,甚至很多濟州島海外兵團的兵痞,在休假的時候,都會成群結隊的到種子島來買春。

    劉守友大聲的重復著艦長的命令,在船上四處巡視。他對于赤木尾港倒是沒什么向往,他現在更想天天漂在海上,在艦長的身邊多學兒東西。艦長李少杰對他挺器重,有意無意的經常教他一些風帆船上的知識。

    此時,官兵早就蜂擁著跳下了風帆船,船上只保留了十幾名干部戰士負責值班留守。他們停泊的地方,屬于軍用碼頭。這里是軍事區,閑雜人等嚴禁出入,而且還有海外兵團一個營在附近駐守。

    以前

    劉守友在假期都是擔任值班員,負責在船上留守。這一次他還是準備留下來,以前做海盜在海上漂上一年都是正常的事情,那時候哪有現在這樣的條件,光是船里的味道和天天吃得那些發臭的食物,一般人都未必能熬得下來。

    他在船上巡視了一圈,想回到船員艙室休息。迎面正好看到艦長李少杰走了過來道“劉守友,你也下船去轉轉吧,別老是悶在船上,留守的人員我已經安排好了。”

    劉守友對艦長感激的了頭,回到艙室換了一身干凈的衣服。在船上值班干部那里開了一個出門證就下了風帆船,出軍港大門的時候,他向執勤的戰士出示了出門證,然后朝赤尾木港的城下町走去。

    赤尾木港新建的港口新區非常繁華,街道寬闊,沿街的商鋪鱗次櫛比。招牌裝飾也充滿了異國情調。雖然還沒有到晌午,但街上已經非常熱鬧了。

    街上的日本人,無論是平民或是商人,看到穿著軍服的劉守友,都會主動讓開道路,有的還會對他鞠躬行禮。就連大明的商人都要沖他抱拳打個招呼,熱心的還能和他聊上幾句。

    城里的風俗店、酒屋和歌舞伎,一般都在小街小巷里。每間店鋪的門前都站著幾個日本女人,看到他走過來。就矜持的沖他鞠躬,微笑著用蹩腳的華文,請他進屋去坐坐。

    劉守友隨便找了一間酒屋走了進去,兩名日本女人挽著他的胳膊,用胸前兩團肉使勁兒的蹭著劉守友。遠東兵痞可是這些日本娘們最希望陪的客人,出手闊綽,身強體壯,折騰一晚上都不會累。

    剛一走進酒屋的里間。一股嘈雜的喧囂聲撲面而來。到處都是遠東大兵,他們懷里摟著半裸的日本娘們。大聲的笑鬧,酒池肉林,極度奢靡。

    “老劉,真的是你啊,哈哈……過來,過來……”

    劉守友轉過頭一看。發現喊他的人是賀五。他摟過一個日本娘們走了上去,坐在賀五的身邊,笑著道“還真巧啊,在這里居然能碰到你。”

    賀五把手從日本女人胸前衣服里拿了出來,端起桌上的酒杯。大笑道“兄弟,咱哥倆可有日子沒見了,干……”

    兩人仰頭喝干了杯里的酒,賀五又接著道“聽說你也做水手長了,軍銜這么快就追上我了。哈哈……我當初還真沒看錯你,以后你在海軍部,一定能混出頭。”

    “大哥,我和你怎么比啊,你所在的船,那是最新銳的機帆船,你們以后都是要大用的。你剛一上艦就是水手長,我熬了幾個月才提拔,我倆根本就是兩回事。”

    聽了劉守友的話,賀五哈哈大笑。他探了探身子,在劉守友的耳邊小聲道“兄弟,我聽我們艦長說,你的艦長那可了不得,你一定要跟緊了,那是海軍部重栽培的人。我還聽說,過幾個月海軍部就要挑一批表現優秀的海軍水手,到海參崴去……叫什么來著,對,好像是深造,你也要抓住這個機會。”

    劉守友心里頓時火熱了起來,他雖然不知道深造是什么意思,但他明白這絕對是個機會。他能感覺到,這次他可能有機會。想到這里端起酒杯,笑道“老哥,我先恭喜你,這次機會怕是已經有你了吧。”

    賀五哈哈大笑道“哪能啊,這還沒影的事情呢,來,喝酒喝酒……”雖然賀五如此說,可從他臉上的表情就能看出來,估計去深造的事情,怕是已經定下來了。

    劉守友和賀五喝了一天,可能是心里激動的緣故,晚上的時候,他大展神威,差把那個日本娘們禍害死。

    第二天睡到下午,起床簡單的吃了一口,就離開了那間酒屋。臨出門的時候,發現酒屋的那些日本娘們看他的眼神都是一副水汪汪的樣子。

    晚上五之前,所有離隊的官兵都趕回了風帆船。遠東軍對于不按時歸隊的官兵,處罰極重,甚至會對以后升遷產生影響。

    大家在船上排著整齊的隊列,接受艦長李少杰的名,然后各就各位準備接受任務。劉守友站在船舷邊向遠處看了一眼,發現一個長長的縱隊正向軍港碼頭走來。這就是他們這次準備運送的日本勞工。

    日本勞工以百人為一個中隊,身上穿的是公司紡織廠新近生產的工作裝。采用卡其色純棉布料,腳上穿的是俄式翻毛皮鞋,腰系帆布武裝帶,挎著軍用挎包和水壺,頭上還帶著一俄式戰斗帽。每個隊伍都由一名敢死軍武士帶領,隊伍行進的過程中顯得很整齊,看來這一個月的訓練效果不錯。

    日本勞工登船的時候,都很守秩序。動作稍慢一兒,帶隊的日本武士就是一鞭子,打得很重,有時候一鞭子下去,都能把日本勞工抽倒在地。他們會被送進風帆船的最底艙,足足擠進去幾百人,連甲板上都安置了百余人。即便這樣,這一萬多日本勞工還是無法裝下,只能又找了十幾艘大明的商船,才算是把人都弄上了船。

    隨著刺耳的汽笛聲不斷的響起,十幾艘風帆船的鍋爐開始生火,濃郁的黑煙在碼頭附近彌漫開來。隨著巨大的轟鳴聲不斷響起,風帆船一艘艘的離開了碼頭。(未完待續……)

    s感謝頭疼也不行的打賞支持,感謝的月票支持,謝謝大家的訂閱r1292

    </dv>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我要報錯
福彩快乐十分